溫偉中:春旅中看台灣春運冷暖

2021-02-22
 
AAA

223321.jpg

「買回台北的火車票,比搶五月天演唱會的票還難!」

朋友的這句話,我親身體會到了。

話說我大年初一到初四到台東走訪,發現台灣春運需求紅火,要買來回火車票都很不容易。

雖然已提前好幾天查詢,但發現南下北上的火車票都已售罄;在秋冬防疫期間,每班列車也只開放120張限量站票。

於是我起早摸黑,搭上了清晨最早的列車啟程,也幸運地趕上最遲的午夜列車,凌晨4時42分回到台北。

最難忘是回程當天,我在零時零1分台鐵網站開放售賣當日「紅眼列車」的站票時,還是搶不到票(估計給外國人的票有一定限額),還好朋友幫忙用台灣身份證,幫我買到最後一張站票。

更幸運的是,我大概因為搭上「早出晚歸」的列車,來回都碰上有乘客臨時沒報到,上車後都找到僅存空位坐下。

這股南下的人潮,有人是返鄉,也有人是在境內旅遊「避年」。

體驗到春運的一票難求後,立馬感受到台灣春旅的熱爆,尤其體現在我住的三家背包旅館每天客滿,到台東池上稻田的天堂路、都蘭海邊的草地,到處都是人潮。

印象深刻的最後一幕,是在晚餐後到搭午夜11時47分的紅眼列車之前,還有三小時空檔,朋友建議我騎電單車上山,到一家「部落咖啡座」觀星。

「總算可以享受一段清靜的美好時光了。」我暗自欣慰。

結果我錯了。在暗無街燈的蜿蜒山路騎着電單車,正感到高處不勝寒,抵達目的地前還遇到山頂大塞車。映入眼帘的是各式豪華車、休旅車、電單車,都忙着找停車位……

當天不巧白雲遮住星空,但遠眺着迷人台東夜景,也如點點星火;山頂到處是帥哥美女在拍照,還看到阿公開心呼喚著兒孫合照。只是部落里的咖啡座客滿,連買杯咖啡或上洗手間都大排長龍,我拍了幾張夜景照,便下山歸去。

台灣觀光局數據顯示,在全球旅遊幾乎停擺的當下,台灣國際觀光客總數從2019年的1184萬人次歷史新高,直墜到2020年的137.7萬人次的41年新低(其中100萬人次是在第一季來台)。

觀光局預估,今年國際旅客恐怕少過百萬人再創新低。對此台灣交通部長林佳龍表示,已研議繼續推出旅遊補助方案救市。

我的觀察是,雖然以海外遊客為主的店家紛紛關門,但台灣內需也不小;各縣市已推出好些周末優惠,或能繼續吸引境內旅客去散心和消費,能熬過的業者,在邊境解封后仍大有可為。  

據多家業者向《聯合早報》透露,去年第二季陷入寒冬的旅遊市場,忽然在去年夏天大爆發,尤其是花蓮和台東成了境內旅遊的超人氣熱點,生意量還比過去飆升五成。

交通部前部長賀陳旦撰文說,台灣每年春節前後都有200萬人次出境,每年出境花費約新台幣8000億元(約380億新元)。在我看來,「悶了一年」的人潮和消費潛力,很大部份都表現在這次的春運和春旅。

我在台東的人潮里找陌生人聊,大家異口同聲說,東部很空曠,有山有谷,有太平洋也有稻田,「比較不怕病毒傳播」。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結果大家都往東部走,受益的還包括台東以北的花蓮。據報道,花蓮在七天春節的連假迎來百萬人次遊客,整個花蓮縣的旅館民宿的住房率高達九成;人走後也留下3000公噸垃圾,是非假日的三倍。

相比之下,北部比較慘淡經營。雖然台北市政府端出每人新台幣千元的旅遊補助優惠,旅館業者也紛紛打削價戰,但有業者說,自從桃園醫院出現群聚感染後,旅館就湧現退訂潮,估計三成訪客退訂,感嘆這是開業20年來「最冷的一個年」。  

在前天的交通部總結檢討會上,林佳龍指出今年春運整體還算順暢,成功疏運的關鍵,包括公共運輸提供票價優惠、用路人善用手機應用掌握路況「聰明上路」。

台鐵數據也顯示,春節疏運期間有4606人次刷悠遊卡擠上車,被台鐵檢票員捉到,必須去補票續程,有人擔心成了防疫破口,呼籲應重罰以儆效尤。但我從這裡看到台灣人性和彈性的另一面,補票後讓人站着搭車回家,終究不忍在過年期間趕人下車。

經過這趟春運和春旅,我體驗到台灣的多元出行選擇,包括鐵路、公車、共享腳踏車、共享電單車等公交選項幾乎無縫接軌,也看到台灣人相當珍惜本土旅遊資源,藉此創造親子同樂、夫妻同游的溫馨時光。

我心想,這就是春運和春旅的意義。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