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夏寶龍老調新彈 支聯會何去何從

2021-02-24
李伯達
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HA1.jpg

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就「愛國者治港」作出論述,定出「愛國者」標準,要求「抓緊完善有關選舉制度,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重要崗位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反中亂港分子佔據。雖然夏寶龍說自己是「老調重彈」,但與三十多年前鄧小平的「愛國者」三標準,尤其是希望「(治港者)左翼的當然要有,盡量少些,也要有點右的人,最好多選些中間的人」相比,顯然有了進一步闡釋和修正。因此,與其說是「老調重彈」,不如說是「老調新彈」。

1984年,鄧小平提出「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愛國者」標準有三,一是尊重自己民族,二是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三是不損害香港繁榮和穩定。夏寶龍講話重提鄧公的「愛國者三標準」,但同時指出,「這一論述是重點針對香港回歸前的情況而說的,所界定的標準很寬泛。」言下之意是隨著香港回歸後的新形勢,尤其是本土和港獨勢力抬頭,民主派與攬炒派沆瀣一氣,癱瘓議會,鼓吹暴力,有必要對「愛國者」重新定義。

夏寶龍指出,不從事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活動,這是對愛國者最低的標準,明確要求「愛國就是愛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愛國者不能反共。他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一國兩制」方針的創立者,是「一國兩制」事業的領導者,一個人如果聲稱擁護「一國兩制」,卻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那豈不是自相矛盾?一些輿論據此認為,這是要求「愛國必須愛黨」,但平心而論,夏寶龍只是要求愛國必須尊重執政黨,並沒有要求「愛黨」。

當年鄧小平容許回歸後「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共產黨是罵不倒的」,雖然指的是香港親台人士,但也被理解為一般港人。從這個意義上,「愛國者」定義確實出現新的調整。而坊間頗為關注的是高喊「結束一黨專政」的支聯會在港區國安法之下,尤其是夏氏新論述之下何去何從?會否遭到取締?

支聯會是一九八九年成立的組織,五大綱領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幾乎年年六月四日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紀念活動。此前已有官方智囊認為,五大綱領顯示支聯會是「政治顛覆性組織」,涉嫌違反國安法。夏寶龍發表講話之後,支聯會秘書蔡耀昌擔憂,不能排除支聯會被取締的可能性。

筆者不是法律專家,沒有能力判斷五大綱領是否違反國安法,但「結束一黨專政」似可理解為偽命題,不等於推翻執政黨。根據《憲法》,我國實施的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不存在「一黨專政」。而且,支聯會除了每年行禮如儀,喊喊口號,根本沒有能力「顛覆」,也看不到實質行動。

夏寶龍提出的愛國者不能反共,針對的是反共人士不能進入政權機構,比如參選立法會,與取締支聯會應該是兩碼事。不過,支聯會以前之所以風生水起,具備影響力,是因為其領袖司徒華、張文光、李卓人等都是立法會議員,享有尊榮地位,但隨著「愛國者」重新定義,支聯會核心成員不可能進入議會,逐漸消失於鎂光燈,整個組織被陰乾是必然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的名稱自公司登記冊中剔除後,其組織即告解散,但是支聯會的每名董事(或常委)的法律責任,仍然持續並可強制執行,猶如該公司未曾解散一樣。

    陳凱文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