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智庫:台灣「黑陸」民粹 為何盛行?

2021-03-02
 
AAA

1222.jpg

上海東亞研究所研究員周天柱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2月號發表專文《剖析台灣「黑陸」民粹》。作者認為,當今台灣政壇的亂象,專門抹黑大陸的台灣民粹(簡稱黑陸的台灣民粹),稱得上是名列前茅的政治「奇葩」。依政治學的定義,凡民粹有兩面,一面是「庶民為了自身權利抗爭特權階級」;而另一面則為「煽動庶民偏見且經過政治精算的一種意識形態」。很明顯島內的民粹純屬後一種概述。台灣的民粹一開始帶來所謂「民主」,但是「民主化」後的持續民粹,其實質上乃淪為由特定政治勢力或者政治精英所操弄、所掌控的政治戲碼,其權力並不在民眾。文章內容如下:

「民主」與「民粹」衹一字之差,但兩者真正的初衷與終極目標卻大相徑庭。2016年島內政壇第三次政黨輪替,堅持「台獨」黨綱的民進黨上台執政,台灣的經濟面臨極其困難的轉型難題,台灣的政治更是到了攸關未來發展的十字路口。一條路是以良性競爭、善意監督、實現社會進步的真正民主;而另一條路則是「倚美反中」,以民粹綁架民主,綁架政治,綁架社會,以與大陸全面交惡的極端「台獨」路線,將兩岸關係逼入緊張對峙嚴峻的境界。台灣的現狀證實,民進黨當局選擇所走的正是後一條絕路。

一、疫情下黑陸民粹猖獗

1、黑陸為民粹主旨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台灣社會在民進黨當局的惡意操弄下,「反中」「仇中」民粹噪浪越升越高。少數理性平和的聲音被壓制、被消音。民進黨刻意營造的肅殺之氣,讓島內有識之士直呼可怕。

新黨籍新北市議員潘懷宗衹因在台灣一檔電視節目上,引述外國學者的論文研究,推測新冠病毒可能從美國而來,便被綠營政客、支持者、網軍謾駡,說他「舔中舔共」「配合統戰」「吃裡扒外」。後來潘懷宗再上電視節目,聊起防疫話題,說道「過去台灣大部分口罩都是進口,而且都是來自祖國大陸」。這一客觀表述,尤其是「祖國大陸」四個字,刺痛「獨派」勢力的神經,對潘的謾駡攻擊升級為「台奸」「不配住台灣」「怎麼不去死一死」等。疫情期間,《聯合報》發表一篇社論,文中講到「武漢乃至更多大陸地區的隔離,其實是為了避免病毒殃及別人所做的犧牲。中國大陸為世界爭取到的因應時間,其他地方卻白白把它糟蹋了」。竟遭到綠營政客在電視上公開「抹紅」。有民進黨籍議員煞有介事地胡扯:「《聯合報》為什麼會用社論幫中共說話?難道《聯合報》也成了造謠說謊的中國『大外宣』下一顆棋子嗎?」

民主反被民粹吞噬,這樣的例子越來越多。國民黨前副秘書長蔡正元說,現在台灣的氛圍是,衹要想幫大陸一點忙就會被霸凌,衹要多幫大陸講一句話就會被攻擊。幾位有基本是非觀和同理心的台灣藝人,批評民進黨當局漠視大陸疫情之後,受到綠營網軍鋪天蓋地的霸凌;經常往返兩岸的台胞,被綠色政客和網軍視為所謂「通敵叛國」的高危險人群,對他們的「忠誠」進行審查、批判與污衊……民進黨當局一手挑撥煽動出的惡質民粹,不斷反噬著自己兩岸政策的迴旋餘地。大陸釋放善意的窗口一次次被關閉,民粹情緒對人心靈的荼毒之深可見一斑。

為此筆者的一位台灣朋友私下感歎道,近年來台灣輿論環境讓很多理性中立的人不願甚或不敢發言。衹要稍微顯現出所謂的「和中」立場,就會被綠營網軍「公開審判」,甚至被「人肉搜索」。少數心理素質不那麼堅強的人被攻擊到有自殘的念頭。「一個正常社會的百姓,原不該承受這麼多壓力」。

2、害台是必然結果

炒作民粹是一場與魔鬼之間的交易,炒起來容易,想降溫就沒那麼簡單了。近年來,民進黨當局四處散播仇恨、歧視的種子,煽動民粹,也許因此獲得了一時的選舉利益,但無疑是在飲鴆止渴。為了維繫自己的既得利益,作為民粹玩家的民進黨最終勢必捲入危險漩渦,整個社會逐漸失去理性,陷入狂妄無知與僥倖偏狹,關鍵時刻無法做出正確選擇,活活埋葬了台灣的發展機遇和無限未來。

操作兩岸仇恨,激化兩岸民意對抗,正把台灣推向十分危險的境地。且不說綠營長期意識形態掛帥,正在耗乾台灣的競爭力,明明大陸與台灣是命運共同體,非要經濟上「脫中」「遠中」,導致兩岸服貿、貨貿停擺,台灣喪失一波波發展機遇,民眾收入不漲反跌。更重要的,明明兩岸同文同種,同根同脈,非要極盡手段扭曲歷史,操作「去中」「仇中」情緒,讓不少台灣年輕人忘記了自己本從何來。許多祈盼兩岸和平穩定發展的有識之士因此憂心忡忡。他們擔心若這股民粹之風越刮越盛,造成兩岸民意直接碰撞,將對兩岸關係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要知道,血濃於水的同胞親情,是多少金銀也換不回的最寶貴財富。

二、黑陸民粹為何盛行

民粹,是現今萬事祈求民意的台灣社會披着民意外衣的特有產物。民粹主義雖是當下台灣最重要的社會思潮之一,但不是島內民意的真實反映,卻對民意與社會政治有着重要影響。民粹主義伴隨着「住民自決」「人民當家作主」「台灣人出頭天」、民主異化與民主外衣下「台獨」思潮興起而發展。其典型做法就是民粹式的政治人物高舉「愛台灣」這一大旗,將「台灣」概念政治化、神聖化。「台灣」成為今天台灣社會的神靈,不能批評,不能矮化,不能受到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否則就會在全社會激起民憤,就會情緒激化。任何政治人物甚至學者不敢批評「台灣」,否則就是「不愛台灣」,就是台灣人民的敵人。

在民粹主義影響下,「天佑台灣」「台灣第一」「台灣優先」成為今天台灣最高價值,甚至將「台灣」這個歷來被視為專一的地理概念,偷樑換柱變為政治概念的「祖國」(台灣媒體已經常出現)。兩岸的任何互動、往來、交流與合作,台灣方面都將台灣利益放在第一位,強調以台灣優先,以台灣為中心,於是「台灣中心主義」與「台灣至上主義」成為台灣在兩岸交流與交往中的主要思維。

民粹主義的另一個社會政治效果就是「反大陸」。任何與大陸發展良好關係、開展合作的政黨、政策甚至言行,都被認為是「不愛台灣」。馬英九上台執政後,全面與大陸發展關係的政策作為,一直被綠營指責為「台奸行徑」。台陸對立,赫然成型。「愛台灣」必然「反大陸」;「愛大陸」必然「賣台灣」。涇渭分明,一清二楚。這就是典型的民粹主義的政治操作。

台灣民粹主義者癡心操作民粹樂而不疲,最大誘因在於民粹就是選票的同義詞。彼輩以臉書等社群網站為工具,大肆以民粹語言散播民粹元素,加上運用「心有同感」的網軍為其搖旗吶喊,大唱讚歌,從而攏聚幾可形成「軍團」的粉絲。

每逢選舉,「軍團」粉絲自動轉化為選票來源。衹要日無間斷地操弄民粹,政治人物十之八九都是選壇常勝將軍。公民素養越成熟的民主社會越難操作民粹;反之,島內公民素養不足的空間有多大,就有多少操弄民粹的領域。

疫情之下的台灣,為什麼有那麼多反智的宣傳成天在媒體黑大陸?主要目的就是給台灣民眾「洗腦」。凡是能拉高兩岸仇恨,衹要有一點可操作,就極盡煽風點火之能事。內中的詭異其實很簡單,一切為了「台獨」!民進黨很清楚,靠他們自己搞「台獨」,註定失敗。為此他們需要大量的死忠支持者為其當炮灰。在島內操縱輿論不斷給民眾洗腦,在兩岸操弄仇恨不斷引發這些人對大陸的恐懼,從而讓這些人在恐懼之下更加抱團,衹能跟着「台獨」的指揮棒走,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三、揭開黑陸民粹的班底

1、領軍人物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民進黨當局能夠在互聯網戰場上興風作浪,除了資金支持,最重要的就是籠絡人才。2020年5月20日,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發表就職演說。同一天,民進黨成立網絡社群中心。由蔡英文2020連任競選辦公室發言人廖泰翔擔任主任,為蔡英文連任成功操刀的負責網絡社群的黨副秘書長林鶴明領軍督導。從這一刻起,民進黨「網軍」班底浮出水面。當然,這衹是擺在檯面上的網絡文宣正規軍團。

疫情期間,民進黨當局大力推行「口罩外交」、「以疫謀獨」,粉絲數超85萬的蔡英文Twitter便是重要渠道。林鶴明說,在防疫期間,將頻道影片加上英文字幕放上 Twitter, 讓外媒能更直接進行轉載,帶來的不衹是點閱,更是外國人對台灣所留下的「正面形象」。

除了林鶴明,另一位被蔡英文政府倚重的人物當屬唐鳳。唐鳳被台媒形容為「最年輕閣員」、「台灣最具知名度的公民駭客」、「全球首位跨性別『部長』」。2012年唐鳳曾取得「政府」文件,揭發馬英九當局高層收受政治獻金,製作「懶人包」,為當時在野的民進黨提供政治彈藥。2014年台灣「太陽花學運」時,唐鳳參與駭客團隊架設相關網站,將運動期間的所有言論直接播出、記錄和存檔,極大煽動了「台獨」分子的氣焰。2016年,唐鳳被蔡英文當局招攬為台灣行政部門「政務委員」,負責督導數字經濟與開放「政府」發展。但事實上,她的工作與網絡政治更密切相關。在政策面上,唐鳳假借「防範假新聞」「防範大陸滲透」的名義,經常以「政府」官員身份向社交媒體發號施令。

去年香港「修例風波」引發的暴力事件中,唐鳳也是亂港網軍的幕後軍師。

2、雇傭軍

「1450」是台灣人對民進黨網軍的戲稱。這個稱呼起源於2019年3月,台「農委會」的「2019年度加強農業訊息因應對策計劃」,編列了1450萬元(新台幣、下同)預算,以每月4萬元以上薪資,招募人員在網絡論壇等社交平台進行「訊息澄清」等工作,遭到島內各界質疑:「是否衹要不利於民進黨當局的消息都會被歸為假消息」「這是拿台灣人民的納稅錢養網軍」,「1450等於民進黨網軍」的說法由此而生。

民進黨當局豢養、縱容「網絡水軍」抹黑污衊大陸、打擊島內異己,已不是什麼新鮮事。衹不過這次疫情之後引起公憤,才讓更多的人注意到而已。島內媒體早就揭露,民進黨當局通過各種資金支持的公關公司來養網軍。據媒體報道 ,2019年底國民黨和新黨聯手舉行一場揭穿「民進黨暗黑網軍」的記者會,公佈「民進黨以南風公司、惟勤公關公司養網軍」的實錘材料。這些材料顯示南風公司每半個月向民進黨中央彙報一次網軍的執行成果,還將屬於「卡神」楊蕙如的51個網軍帳號列為「友軍」。楊蕙如手下的網軍每人都擁有數十個帳號,因此她便能掌控數千個帳號,並根據發文數量來發放酬勞。被楊蕙如、南風公司這些「高級玩家」招攬的普通網軍處於「食物鏈」最底端。「他們的薪資按發帖量計算,收入很低,最後淪為工具人,讓發什麼就發什麼」。

四、黑陸民粹的慣用手法

民進黨網軍的正規部隊將所有主流社交媒體幾乎一網打盡, 而 PTT和臉書粉絲專頁則是雇傭軍操縱輿論方向的重要工具。PTT作為民進黨網軍最集中的平台,其最核心的主題就是對大陸傳播極端仇視。

至於具體的手法,有選戰經驗的網軍操盤手坦陳,「文章要夠辣、夠勁爆,標題下得夠好,讓大家好奇想要繼續看」,這倒也不難理解。而讓人最為不齒的是,暴力攻擊、炮製假新聞,是黑陸民粹常用的手段。

1、暴力攻擊:網軍肆虐之下,眼下在島內,誰如果敢對民進黨說個「不」字,各種污衊謾駡就如潮水一般排山倒海而來。在網軍橫行和民進黨高壓政策之下,島內民眾噤若寒蟬,「台獨」勢力肆虐無忌。

這次疫情,讓中國大陸真正認識到了台灣的所謂「1450」網軍有多猖獗。這些網軍對「親中」的世衞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進行瘋狂的人身和種族攻擊;因為德國發言人收到台灣的口罩之後沒有表態感謝,並拒絕回答關於台灣的問題,這些台灣網軍又蜂擁去「德國之聲」洗版。無論在推特上、在臉書帳號上,還是在外媒留言中,都有他們抹黑中國大陸的身影。

2、炮製假新聞:台灣民粹的霸凌與炮製假新聞勾搭成奸,缺一不可。比島外任何地區的假新聞製造者棋高一著的是,綠營的政治人物與支持者從一開始就極力把自己塑造成假新聞的被侵犯者與無辜的受害者。在博得外界同情的同時,一再指控大陸全方位對台發動網絡戰、信息戰。在毫無事證的情況下,賊喊捉賊地指稱,中共暗中策劃、暗中操盤、暗中出資以網攻台。結果造成台灣社會輿論紛紛要求加強對大陸的網絡戰。

必須指出的是,綠營媒體與網軍的配合是屢見招數。網軍開路,散佈謠言後,綠營媒體便迅速跟進,寫成傳統新聞發佈,在主流輿論場進行放大,以影響到更為廣泛的受眾。此外,買賣帳號、更換IP位址等也是民進黨網軍常見的偽裝手段,以致假新聞在台灣社會氾濫成災。過去一年來,唐鳳扮演假新聞的「消毒劑」,大搞所謂「迷因工程」。「迷因」就是網絡上的爆紅事物,用大家熟悉的話語來說就是「蹭熱點」。目前台灣行政部門各「部會」紛紛尋找外部公關公司或自行成立新媒體小組,化妝轉身成為蔡當局「迷因工程」團隊的當然成員。

表面上「迷因工程」是為了宣傳政策、破解謠言,但他們不會去辟綠營網軍的謠,所以本質上隸屬蔡英文當局的網軍體系。也因此在網絡輿論戰上,蔡英文所掌控的資源比在野的國民黨多得多,且可以名正言順地耗費公帑。

五、若干思考

1、如今在台灣,「少數服從多數,多數才是主流民意」的民主原則與機制已被嚴重扭曲為「多數為暴力,少數才是正義」的反民主傾向。民眾期望台海情勢穩定,期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張得不到保護與保障。這是台灣社會所謂「民主」最大的敗筆,最劣的欺騙。這也正是大陸理應緊抓不放、着力批判台灣假「民主」的命門所在。

2、千萬不能無視乃至姑息黑陸的台灣民粹的客觀存在。這類由地下的民粹製造公司炮製的民粹,專門針對兩岸關係現今的熱點下手,蠱惑性、欺騙性特強,其最大的特點是似是而非,主觀強加,排山倒海,製造、拋出、呼應一條龍,其動能猛烈、居高臨下的態勢是常人無法從容抵禦的。而謠言重複一百遍、一千遍,往往就有可能變成了「真理」。為此大陸主管部門必須針鋒相對、第一時間進行反擊,一要學會正確區別主流民意與民粹。民粹以極端思維為導向,以偏激、粗暴語言來攻擊對象。採用的手法是以偏概全,以假亂真,不分青紅皂白,帶有明顯的政治傾向性。二要以鮮明政治立場、強有力的邏輯思維,擺事實,講道理,重點不在於要與島內橫行的「政治蟑螂」展開辯論,而在於要盡力牢牢佔據兩岸輿論的制高點。

3、幾經努力,既然已找到了島內黑陸民粹的製造總公司是台灣民進黨當局,那反擊此類台灣民粹,就要提高到黑陸民粹意在阻礙、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融合發展的高度來認識,來處置。要緊抓此類民粹背後的黑手,針對要害,予以反擊。對民粹風潮往極端政黨去,往網絡、往年輕世代去的發展、演變的趨勢要有充分的預判與研究,有的放矢運用於具體實踐。

4、民粹與主流民意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社會思想與思潮,決不可混為一談。對台灣主流民意,要善於和風細雨、潤物無聲地加以引導,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要認識到扭轉島內的主流民意是一項持續、艱苦的工作,要有長期性的考慮與準備,不能急於求成。改變主流民意的最佳時機是在一個重大事變後的教訓與反思。但最終解決台灣問題,不是靠改變台灣民意的走向,而主要靠大陸自身的發展進步、綜合實力、堅強意志與充分準備。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經過這趟春運和春旅,我體驗到台灣的多元出行選擇,包括鐵路、公車、共享腳踏車、共享電單車等公交選項幾乎無縫接軌,也看到台灣人相當珍惜本土旅遊資源。

    溫偉中  2021-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