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建制派要從鬥爭型政黨轉變為建設型政黨

2021-03-18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3-18 at 12.58.31.jpeg

中央有關部門一連三日在香港舉行的專題座談會17日結束,負責來港聽意見的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總結時強調兩點,一是立法會中選委會議席要多於功能組別和分區直選,二是很多人提出取消或大幅消減選委會內區議員的席位。這可能會令一些一向將主要精力放在地區選舉的建制派政黨感到有所失落,但建制派政黨必須清醒地認識到,311改制改變的是整個香港政治,建制派政黨也需要作出相應的改革,要從鬥爭型政黨,轉變為具有先進性的建設型政黨,否則同樣會被時代所淘汰。

人大311決定,一向打着「愛國」旗號參政的建制派自然舉腳讚成,有一部分建制派中人可能暗中十分高興,以為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後,將由他們取代其他過去參與治港的持分者,有些政黨中人可能已經在盤算如何「分餅仔」,在選委會和立法會中搶佔多少席位。

但近日的座談會釋放出的信息卻可能令這部分人感到氣餒。立法會的組成中,選委會席位佔有較大比例的席位,分區直選的席位將會大幅度減少。這不僅僅是反中亂港者出局,就連傳統的愛國愛港的建制派政黨在地區直選中可以分得的席位也會減少。

回歸以來的近24年,愛國愛港的建制派政黨一直未能大舉進入政府的管治架構,近年即使出現少數幾位建制派的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也僅僅是點綴,而且還要背上能力不足的負面評價。建制派政黨主要仍是循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的途徑,成為立法會議員,參與香港的管治。因而建制派政黨將絕大部分資源和精力都投入到地區選舉之中。

人大311決定,大幅度縮減地區直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席,再加上選委會中區議員的代表席數將有可能被刪除或大幅度減少,這些建制派政黨參與管治的機會有可能不增反減,難免令一部分感到失落。

於是有一部分建制政黨和人士開始打選委會的主意,希望能從1500個選委會席位中,分多一杯羮,搶佔多幾個席位,進而在立法會的選委會席位中,搶佔多幾個席位。但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很快又因日益高漲的「賢能者治港」的論調,而感到灰心,甚至氣惱。

建制派政黨應當清醒地看到,人大311改制決定,並不是要為傳統愛國建制派政黨度身訂造一種新的制度,方便他們可以進入管治架構,取得權位。而是一次對香港政治的重新洗牌,建立新的遊戲規則。改制如果不能吸納社會精英,只讓「忠誠的廢物」參與香港的治理,市民不會接受,改制也不能說取得成功。

在人大311改制之前,建制派政黨的主要戰場在地區直選,用以制衡反對派。政黨的絕大部分資源和人才,都已投放到地區。改制之後,香港特區的政治,將由政治鬥爭轉移到提高管治效能,社會需要的是能夠帶領香港發展進步,能夠促進社會協調穩定發展的政治力量。改制之前,反中亂港坐大成勢,建制派政黨樹起愛國愛港的旗幟,與之抗衡。而改制之後,只有愛國者才能入局參與管治,要比拼的是政治能力、管理能力、創新能力,比的是賢與能。

因此,面對311改制決定,傳統的建制派政黨同樣必須重新定位,重新思考未來的發展之路。要從鬥爭型的政黨,逐步轉變成具有先進理念,具有凝聚民心促進社會團結的政治力量,以及具有促進社會整體創新發展進步的能力的建設型的政黨。如果建制派的政黨不轉型,同樣也會面對被時代淘汰的結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落實愛國者治港既然是改善選舉制度的原因,容許一個外國籍或持有雙重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擔任選委的話,我們又如何得知這些人口頭上的「愛國」,實際上究竟是愛哪一國呢?

    陳凱文  2021-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