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做好邊境規劃 造福深港兩地 勿蹈羅湖覆轍

2021-05-05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05 at 10.44.25.jpeg

特區政府在羅湖沙嶺一帶興建「超級殯葬城」,惹起深圳市居民的不滿,認為「超級殯葬城」影響他們的景觀,又責怪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在規劃邊境土地用途時,沒有顧及鄰近地區居民的感受。

在羅湖「超級殯葬城」事件前,屯門曾咀垃圾堆填區計劃也曾引起深圳市居民的不滿,認為港府在鄰近深圳的土地,接連興建「厭惡性設施」,是對他們的不尊重,也是不配合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未來,特區政府會在邊境一帶進行大規模發展,除了河套創新科技區外,落馬洲管制站及新田一帶,將會在新皇崗口岸實行「一地兩檢」後,釋出大量土地。特區政府應該記取羅湖「超級殯葬城」的教訓,在規劃邊境土地用途時,不應事事以「本位思想」出發,應多以香港以至大灣區,甚至國家規劃部署出發,進行利國利民的發展計劃。

現有的落馬洲邊境管制站,將於2023年隨著實施「一地兩檢」的新皇崗口岸啟用,完成其歷史任務。現有管制站用地,再加上落馬洲新田一帶的「棕地」和農地(甚至包括現有主要面向內地旅客,現時人流很少的「新田購物城」),可以釋出至少十多公頃以上的土地。倘若特區政府做好未來落馬洲和新田的規劃,這將可以推動香港經濟的發展。

除此之外,落馬洲的發展規劃除可以服務香港本地的利益之餘,也可令深港的合作更為緊密,為兩地經濟和民生發展,作出重大的貢獻。

筆者認為,落馬洲及新田一帶土地可以在2023年港方邊境管制站北移至皇崗後,政府應將原管制站以至附近的「棕地」收回,進行以下兩種用途的土地發展方向:

其一,是住宅發展項目,佔落馬洲新田發展區七至八成用地。未來新田的房屋發展方向,與新界東北不同的地方,是應該針對於河套創科發展區工作或創意的人士。此外,部份單位也可提供予有一定經濟條件的跨境家庭,方便他們生活和工作,有利家庭團聚。因此,該區應以私營房屋為主,為河套區工作和創意的年青人而提供的宿舍和住宅為次。

當然,這種私營房屋為主的規劃,並非要犧牲本港居民的住屋需要。反之,通過該區部份私營住宅用地的拍賣,特區政府可以賺取資金,用於加快推動新界東北或其他公營房屋的發展計劃(譬如洪水橋新市鎮、東涌新市鎮擴展),加快為基層市民提供宜居的單位。

其二,大約兩至三成土地,應用於擴展河套創新科技園的發展。香港經濟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受到重創,經濟骨幹行業例如旅遊業、航空業,復原時間漫長。而且,今次經濟危機也證門了單靠金融業和地產,難以支持香港經濟多元化和均衡發展,更遑論支持香港整體市民生活水準的不斷提升。日後香港經濟要重新出發,必須要加強創新科技發展,將香港創科水平追近內地以至其他地區的發展水平。

而且,將落馬洲作為推動創科的中心區域,亦有助於深圳市或大灣區城市的企業,通過香港深化自身的創科水平,同時可以令自身的發展更為國際化,推動大灣區以至國家的創新科技水平。

同時,利用落馬洲和河套區鼓勵創科,鼓勵初創企業,也可以為年青人提供更多就業和社會階層向上流的機會,令他們安心地發展個人事業和家庭,安居樂業,這將有助於減少現時香港社會的戾氣和撕裂,為香港的長治久安,作出深遠的貢獻。

特區政府需要吸取以往邊境用地規劃的教訓,從做好落馬洲一帶發展開始,不但要配合香港社會的整體發展和市民需要,也同時要符合鄰近城市居民的感受、大灣區規劃的利益,以至國家的整體利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