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毅夫:關於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史料

2021-06-11
汪毅夫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講座教授、全國台灣研究會會長
 
AAA

106111113.jpg

汪毅夫(來源:中評社資料圖)

主持人,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上午好!我已經退休多年,今天是來做供述的,向各位提供和講述我聞見所及的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史料。

請允許我按照老年人說話的習慣,從往事說起、然後絮絮叨叨。另外,我一口胡建腔的普通話,也請各位包涵。話說1994年,大約在秋季,我得到一個接待任務,同幾位從島內來的台灣同胞餐敘,他們是台灣地區的政治受難人,原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那天,他們由曾到台灣從事黨的地下工作,後來曾任中國科學院福建物質結構研究所黨委書記的莊牧同志陪着來。那時我是福建社科院現代台灣研究所研究員兼福建省台盟副主委。席間,他們表明自己在被刑訊、被關押期間,從未供述任何破壞組織、出賣同志的材料,對黨是忠誠的,這次是來找組織的。當時的情景,給了我很深刻的刺激、很深刻的印象。事後,出於工作需要和學術慣性,我開始研究他們,查找材料和其他當事人,很快就查明了他們當年在組織上屬於閩西南地區中共地下黨組織的台灣工作委員會。台灣光復初期,受中共閩西南地區地下黨組織的委派,張連(林綠竹)、莊枚等人兩次入台,完成了建立組織、發展黨員的任務。1947年9月18日,張連領導的台灣工委宣布成立,下設台北、台東、高雄、台南、新營和南鯤鯓小學6個支部。不久,組織遭受迫害,多數黨員被捕。張連和莊枚被迫於1947年年底從台灣梧棲港(台中港)乘船撤回大陸。該台工委台南支部的林斤瀾,是1938年入黨的中共黨員,1946年9月到台,以教師的身份在台南從事地下工作,1947年底被捕入獄,經營救出獄後返回大陸繼續從事革命工作;1950年調到北京,從事文學創作,並成為與汪曾祺齊名的著名作家;1957年初,林斤瀾在當年《人民文學》第一期發表小說《台灣故娘》,用的是他在台灣、在獄中親歷和親見的題材,講的是中共在台地下工作者的故事。 1997年以後,我先後在台盟福建省委、福建省人民政府、台盟中央和全國台聯工作了22年,有了更多機會接觸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史料。

現在就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史料談幾個話題。        

1.關於中共在台地下組織。以1945年台灣光復為界分為前後兩個時段,1945年以前,儘管台灣共產黨是1928年在上海成立的,但按照共產國際的安排,台灣共產黨在組織上屬於日本共產黨,稱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部分台灣共產黨黨員如謝雪紅在1945年以前另外履行了中國共產黨的入黨手續,另有部分台灣共產黨員如王天強等則是在1945年以後加入中國共產黨的。1945年以前,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主要表現為中共黨員個人的地下活動;1945年以後,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就是中共的組織行為了。應該據實指出,1945年以後中共在台地下活動的領導機關有中共上海局(後改名華東局)台灣省工委,還有中共上海市委台工委,中共福建省委台工委等,以及中共閩西南地下黨組織在台灣建立的台工委,還有華東軍區等。據我所見史料,另有幾個部門(如中共華南局、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等)也派遣和領導地下工作者赴台工作。1949年5月13日,「台灣省主席」陳誠到台灣省參議會宣布「鎮壓中共在台地下人員和島內反抗運動」的命令,5月14日宣布台灣全省戒嚴,5月24日公布《懲治叛亂條例》,以此為出場鑼鼓開始了殘酷鎮壓中共在台地下活動的「白色恐怖」:1949年12月10日,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張瑞芝被槍殺;1950年1月30日,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林正亨、傅世明被槍殺;1950年4月29日,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藍明穀(藍益遠)被槍殺;1950年6月9日,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吳石、陳寶倉被槍殺;1951年1月26日,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戴龍案被破獲;…,中共在台地下組織遭到了嚴重的破壞。          

近年有一種流傳很廣的說法,稱中共在台地下組織,在蔡孝乾被捕叛變以後全軍覆沒。中共在台地下活動史料表明,蔡孝乾被捕叛變以後出賣了400多名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蔡孝乾之後,台灣省工委書記的繼任者陳福星也被捕叛變,也出賣同志,他甚至帶着軍警抓人,陳福星叛變後又有500多人被捕;那麼,中共在台地下組織是否就此全軍覆沒了呢?不。在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史料搜集工作中,我發現,被捕的中共地下工作人員在獄中又重新建立和發展黨的組織,還將已經犧性的同志編為一個大隊(支部)。真正中國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誠哉斯言也!              

2.關於李友邦同志。1995年,我在福建接待了到京參加紀念抗戰勝利50周年活動後到訪福建的李友邦遺孀嚴秀峰,同她做了幾天深度訪談,她告訴我:「我們從來不要求平反,而要求給李友邦一個歷史的公道」,另外還說了一些情況。嚴秀峰還希望我寫《李友邦傳》,我因當時手頭另有研究寫作任務,向她推薦了廈門大學的學者。有公開發表的資料,如人民日報出版社1994年版《中國共產黨浙江省組織史資料》透露,李友邦於1929年在杭州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曾任共青團杭州中心市委委員,並曾在杭州藝專秘密發展團員。另有館藏檔案表明,

1932年李友邦因「危害民國罪」被判處4年徒刑,收押於浙江軍人監獄。我還注意到,李友邦及其台灣義勇隊的出版物,完全不涉及反共的字眼和反共的內容。多年前,我得到李友邦的軍法審訊卷宗,當即別錄副本贈送金華的台灣義勇隊紀念館以供展覽。讀李友邦的軍法審訊記錄,李友邦表現出共產黨員視死如歸的氣慨,令人感到震撼!當軍法官問及黨的組織和成員,李友邦的回答一律是「不知道」;處死當天,軍法官問:「今天要執行了,你有話要說嗎?」李友邦的回答是:「沒有了」,然後是一紙法醫的驗屍報告:「身中三彈斃命」。面對刑訊和死亡,一句「不知道」、一句「沒有了」,這個革命電影裡常見的情節,由李友邦同志真實演示,多麼感人!             

3.關於反面教員蔡孝乾及其反面教材。在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史料搜集中,我曾見另外一份核心材料,蔡孝乾的軍法審訊記錄。據我所知,蔡孝乾另有蔡乾、蔡前、鄭葆真、陳啟順、陳敬硬、陳石峰、陳純、鄭昌華、老鄭、老唐和陳先生等名字、化名和稱謂。在他叛變以後,留下的是臭名和罵名。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是共產黨員的靈魂,失去了理想、信念就沒了靈魂;失去了理想、信念的叛變,是非常可怕、非常可恥的叛變。在蔡孝乾的軍法審訊記錄裡,軍法官問:「中共中央最近的對台工作指示如何?」蔡孝乾供述了「四點指示」後表示「只完成了第一點,隱蔽幹部」,接着將「隱蔽幹部」的姓名、藏身處一一供出。蔡孝乾出賣了他的所有同志,如下一段短短的供述就出賣了李友邦、嚴秀峰、張志忠和季沄:「情報工作由季沄負責,情報由嚴秀峰從他的丈夫李友邦處獲得,交給季沄,再由張志忠交給我」。蔡孝亁的軍法審訊記錄是一份反面教材,從中可以看到他的叛變是徹頭徹尾的叛變,他的供述是完完全全的破壞組織、傷害同志的供述。反面教員蔡孝乾的反面教材,從反面證明了理想、信念教育的重要性。           

4.關於台灣島內的統派。以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林書揚、陳明忠、陳映真等人為代表的台灣統派人士,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以「共諜案」受到殘酷迫害而不改初衷,出獄後全身心投入祖國統一運動;另有一批犧牲於「白色恐怖」,至死也是擁護祖國統一、擁護社會主義。他們的事跡和精神是我們的寶貴財富。我在一次活動中坐在陳明忠同志邊上,他指著台灣某政黨的某個人物告訴我,他在獄中時,其太太馮守娥大姐找過這個人(當時是立法委員)求助,這個人說,你們是紅的,我不管,現在這個人贊成統一,就不必計較了。如此胸襟,令我肅然起敬。當前,台灣的統派陣營是多元而複雜的,應該宣傳和弘揚以林書揚、陳明忠、陳映真為代表的統派人士的事跡和精神,樹立他們的榜樣。           

我再講講許金玉大姐的故事吧。1950年,許金玉大姐因「台灣省工委郵電支部」案被判刑15年。許金玉大姐的丈夫辜金良也是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也是台灣地區的政治受難人。出獄後,夫婦倆勤儉勞作,買了鴨蛋再加工成鬆花蛋(皮蛋),銷路很好,賺了加工的錢就委託也是「統左派」人士的林先生投資經營,掙得的、省下的錢都用於救濟難友和難友的家屬。在領得政治受難人的賠償金後,全數用於設立「辜金良文化基金會」,用於支持祖國統一運動。我幾次見到許金玉大姐,心中總是充滿崇敬,幫她推輪椅的手總是在顫抖。試想,1950年我剛出生,許金玉大姐已經為黨和人民的事業被捕入獄,開始受盡磨難!最後一次同她見面,她要求「單獨談談」,她告訴我,有位難友死於獄中,依稀記得她是福建連江人,希望我協助查找她的家人。我做了努力,卻因當年地下工作有使用化名、單線聯繫的情況,無法查明,愧對許金玉大姐的信託了!2018年,許金玉大姐往生了。但許金玉大姐和她的丈夫辜金良是永生的,他們留下的精神財富、他們留下的「辜金良文化基金會」,還在永續加持祖國統一運動。再講一個故事吧,作家呂赫若的故事。中共在台地下組織有一個地下印刷所,名叫大安印刷所,該所也印《孕婦保育須知》《小學音樂課本》《世界名曲樂諳》《俠盜羅賓漢》等書,也有《所有權人狀》即產業證書。但該所的主要業務卻是秘密印發革命書籍、紅色書籍,如《中共十八周年紀念文獻》《中共黨員手冊》《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獻》等。大安印刷所的「所有權人」呂赫若長得很帥,又很有才華,是作家也是音樂家,有「台灣第一才子」之譽。我讀過他的小說,寫過《呂赫若小說的民俗學解讀》(1997),也讀過《呂赫若日記》,還接待過呂赫若的兒子。呂赫若是中共在台地下工作人員,為避追捕逃到台北鹿窟山區,露宿田間被毒蛇咬傷,不治而死。呂赫若犧性於1951年,年僅38歲。由於時間的關係,我最後講講藍明穀和陳仲豪的故事。藍明穀是高雄岡山人,1946年曾住北平鈴檔胡同9號,我實地看過,是一個小雜院,門口有很多的電表(有多少電表說明住着多人家 )。藍明穀當時名藍益遠,是個作家,代表作有《一個少女的死》,返台後曾將魯迅的《故鄉》譯為日文發表。1946年,藍明穀隨大陸台胞返鄉潮首批返回台灣後,進入基隆中學任教並從事中共在台地下工作。在中共r基隆中學支部,藍明穀和陳仲豪是支部委員。中共基隆中學支部做了許多工作,有名的紅色媒體《光明報》就是在基隆中學後操場的一個山洞裏印刷的,因而「中共基隆中學支部案」是「白色恐怖」時期的一個大案。藍明穀被捕後寧死不屈,於1950年4月29日被槍殺。同案的陳仲豪,幸未被捕,這是因了同志們的掩護,這也說明被捕的同志包括藍明穀堅貞不屈,不出賣同志。1949年10月6日,陳仲豪巧妙地逃離台灣返回廣東家鄉,為祖國社會主義建設、祖國和平統一工作到2021年2月14日逝世為止。全國台聯工作團隊完成的《陳仲豪口述歷史》相當珍貴。        

主持人、各位老師、各位同學,感謝各位給我機會並耐心聽完我的供述。老人慈祥地祝福大家。謝謝!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張榮恭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蔡英文提不出促進台海和平穩定的方法,剩下三年任期內,無論是原有兩岸制度化、事務性協商或蔡所謂的有意義對話,都確定不會出現,當前台海局勢也只會更惡化而不是已經最惡化;至於蔡英文與民進黨推行的漸進式「台獨」,大陸正以漸進式武統來應對。

    2021-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