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病毒從哪兒來?

2021-06-21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2323 (6).jpg

在全球多國想方設法為民眾接種疫苗尋求群體免疫之際,關於冠病病毒來源的討論與爭議,也一點兒都沒有消停。

本周一,《紐約時報》圍繞「武漢實驗室泄漏說」,對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做了長篇報道。隨後,多家美國媒體報道的一項調查,又似乎是「實驗室泄漏說」的反證。

根據美國感染疾病學會的官方刊物《臨床傳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周二刊登的論文,研究人員分析了去年1月2日到3月18日間,從全美採集到的2萬4079個血液樣本,發現九個樣本有冠病19的抗體,顯示當事人曾經染疫。

其中,一個早至2020年1月7日在伊利諾伊州採集的血液樣本,就已有冠病抗體,顯示冠病19病毒可能在兩周前,也就是2019年聖誕節前夕(12月24日)就已出現在該州。馬薩諸塞州則有一個在1月8日採集的血液樣本,被發現有冠病抗體。

這些案例的數目非常零星。不過,「冠病早在2019年12月就在美國出現」的可能性仍十分引人關注。事實上,去年11月美國疾控中心也曾發表報告說,它在7389個紅十字會的捐血樣本中,發現39個於2019年12月13日至16日採集的樣本中有冠病抗體,時間點比中國確認有冠病疫情,早了約一個月。

這說明什麼?病毒可能源自美國嗎?中國的專家們顯然認為不該排除這個可能。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就提出,下一階段應優先調查美國,別忘了美國在全世界也擁有多座生物實驗室。

回顧這場疫情大暴發至今,「病毒從哪兒來」始終是人們腦海里揮之不去的謎團,尤其糾纏着科學家與政治人物——科學家是為了研究,政治人物則是為了政治目的。最初暴發疫情的中國大城市武漢又不偏不倚有一座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讓「實驗室泄漏說」有了由頭與聯想。當然,聯想不是證據,至今大家都無法證明什麼。

國際科學家們大多不認為病毒是人為製造,世衛組織今年3月發佈的溯源調查報告,也指出病毒很可能是經由另一種動物從蝙蝠傳染給人類,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極小」。不過,世衛也間接批評中國,指專家反映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遭遇困難,要求進行第二階段的研究。世衛也稱,一切假設都還未被排除。

大家的難點是,病毒來源有多種假設,但都缺乏證據,一切仍是羅生門。即使前述的研究顯示,美國(或其他國家)居民的血液樣本早前就有冠病抗體,科學家也懷疑,那些抗體會不會是其他流感引發?它們能證明什麼嗎?

與此同時,雖然過去16個月來始終沒有新證據佐證「實驗室泄漏說」,卻無阻於這個假說周而復始地出現。比如,上個月底在世衛大會召開期間,有關武漢病毒所2019年11月曾有三名研究人員生病入院治療的「內幕」被媒體高調報道,讓「泄漏說」引起更多關注,無形中為冠病溯源的政治性議程加推力。在周末發佈的七國集團(G7)峰會聯合聲明中,也呼籲在中國進行「及時、透明、專家領導、以科學為基礎」的病毒起源調查。

可以預見,美國與中國圍繞冠病疫情的政治攻防會一直進行下去,病毒溯源是一條線;疫苗外交是另一條。

科學家們很無奈。上個月13日,18名科學家在《科學》雜誌上發表公開信,呼籲對冠病起源的兩個主要假設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分別是病毒從動物跳到人類後開始傳播的假設,以及病毒實驗室逃逸假設。對比起來,2020年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主政時,當地科學家多迴避「泄漏說」,以免為特朗普缺乏證據的病毒來源論背書。而今,雖然科學家仍普遍相信病毒是自然演化形成的,一些人仍希望能進行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的研究,找出真相。

可惜,在中美關係緊張的當下,真誠的冠病溯源調查也難逃政治化的命運,中國「透明」地讓美國等西方科學家進行調查,也就難上加難。在國際報道的字裡行間,中國科學家有時不被視為「潛在的真相合作者」,而是「潛在犯錯者」,這無助於創造合適的調查氛圍。

其結果是,肆虐全球的冠病病毒到底是怎麼來的、哪裡來的?人類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真相,也許永遠都不會有答案。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此一巨大結構的變局,會不會令中國覺得遭受進一步欺凌,在台灣引爆戰爭,從而改寫 21 世紀歷史?這才是長遠眼光的歷史戰略學家應該關注之處。

    陶傑  2021-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