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美式民主的致命問題

2021-09-06
 
AAA

499ecf67a7be9555e1d35b8fdfd68f89.jpg

拜登敗走阿富汗,影響民主黨中期選舉。多方預測:共和黨在中期選舉當可奪回參眾兩院的多數議席,而且會大勝。

如何挽回民心?美國的民意很容易操縱,因為近年美國選民的智商問題。拜登只要開動印鈔機,加速將 2 萬億美元投入基建和疫後的福利救濟,用在見得到的民生好處之上,即可堵塞住對拜登破口大罵的民主黨支持者。

在這方面,美國失業率下降,國會批出全國經濟救市預算,政府高官未來幾個月可全國宣傳派錢和經濟援助。

拜登可以繼續將阿富汗撤軍之敗的責任,推到前阿富汗總統加尼政府和前美國總統杜林普身上。只要不斷重複:阿富汗是一個失敗的個案,我們美國人已經努力嘗試替他們建立議會民主國家,但這個不爭氣的第三世界,不但塔利班不領情,而且絕大多數人也學不會。

拜登政府只要不斷強調這一點,雖然即近於所謂的種族主義,但民主黨選民終究會相信。

適當時候,將國務卿和國家國安事務顧問蘇利文雙雙解職,換上兩個形象鷹派剛朗一點的,或由前美軍將領出任,則幼稚的民主黨選民,會又一次將選票投給民主黨。

剩下來對拜登和民主黨最不滿的,當然是美國軍人為代表的草根選民。阿富汗撤軍的失敗,又一次證明東岸華盛頓精英對於現實,其實漠不關心。他們沉迷的只是小圈子的歡樂,前總統奧巴馬 60 歲生日聯歡會,這個階層的 feel good 貴族出席,眾人照樣開香檳、品美食、跳舞。對於貧富懸殊,這個精英統治階層最懂得用的一招,就是印鈔派錢。而印出來的鈔票,分發到民主黨的管治州,又養活了一批官僚。華爾街和矽谷的 IT 界,基本上已經屬於「高度自治」,他們的財富來源在中國和全球的網絡消費者,與拜登奧巴馬的民主黨統治精英,早已結成牢不可破的利益同盟。

阿富汗危機對於這個階層,最關心的,就是兩年後國會中期選舉如何先保住權力。這就是今日美式民主的致命問題。

 

文章原刊於《CUP》。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作爲美國對華團隊的重要一員,美駐華大使人選從原來的政客改爲有外交經驗的學者,明顯是希望新大使能深入了解和研究中國。

    吳幼珉  2021-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