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恒大危機 中國房地產春天的終結?

2021-09-26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785708689.jpg

時間回撥到2017年。許家印可謂風生水起,春風得意。他以425億美元的身家,加冕中國首富。其麾下恒大集團被譽為全球最大地產商之一,總資產高達2.1萬億元(約3250億美元)。
但許家印並不滿足,仍心懷更大夢想,要向特斯拉老闆馬斯克發起挑戰。2019年,他宣布了一項宏偉計劃,將投資450億元,在三至五年時間裡把恒大打造成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製造商,並希望再次續寫他1996年從零開始打造恒大地產王國的傳奇故事。
「買,買,買」的口號本已彰顯了他的自信和高調,但他又祭出更為高調之舉,2017年以1500萬元年薪,聘請一位經濟學家,來為他站台,詮釋和宣揚他的商業理念和願景。
然而,時間僅僅過了四年,恒大已被視為全球負債最多的房地產商,債務額達3000億美元之巨,可謂搖搖欲墜,處於崩盤的邊緣。曾被高調宣傳的電動汽車公司,原計劃今年推出新車,但迄今一部車都沒賣出去。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大及恒大新能源汽車股價已跌掉近90%。
全球投資者所擔憂的是事件的傳遞效應,擔憂其不僅影響高槓桿的地產行業,也可能會波及中國整個房地產市場的經濟健康,包括房地產開發以及從鋼鐵到水泥等相關行業。有估計顯示,整體房地產行業佔中國GDP的25%到29%。
已有分析人士把恒大事件比作中國的「雷曼時刻」。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產,直接導致了2008年那場全球金融危機。
這個類比很抓人眼球,也成了頭條新聞,但它是站不住腳的。據路透社報道,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似乎也不認同這種類比。他22日表示,恒大債務問題似乎是中國所特有的,並不認為與美國企業有任何可比之處。鮑威爾表示,中國主要銀行「並未深陷其中」,中國政府也已對高槓桿企業設置了新的嚴格限制措施。
鮑威爾的這番話對股市起到了穩定作用,香港恒生指數23日即出現強力反彈。
許家印本人也在做出自己的努力。在過去一個星期,他兩次對公司員工喊話,表示他堅信公司很快將走出至暗時刻,並要求公司全力以赴復工復產,確保如期向業主交樓。
不可否認,恒大重組不可避免,但何時重組及以何種方式重組,將取決於政府何時及如何干預。迄今為止,中國官員仍三緘其口,主要官媒也很少提及恒大事件,只有一些財經類媒體發表評論,敦促政府出手,以防恒大事件拖累整個房地產行業。社交媒體一些熱門視頻也顯示,恒大理財產品投資者及未能如期交房項目的業主,聚集在恒大總部及一些住宅項目工地,採取維權行動。
在恒大事件上,政府沉默不語可能會讓一些投資者略感意外,但政府保持沉默是有其用意的。這也許表明,政府希望能借恒大危機這件事,徹底遏制和解決房地產市場存在的槓桿過高這一頑疾。
據報道,許家印已對自己2017年推出雄心勃勃的擴張計劃感到後悔不已,表示他誤讀誤判了中國經濟和政策走向。但對一位有着廣泛政界人脈的億萬富豪來說,這很能說明問題。早在2016年底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之後,其實一切都已水落石出,政府隨即也出台了系列嚴厲措施,加強對房地產市場監管。
其實,2017年許家印順風順水、意氣風發之時,中國另一地產巨頭萬達集團以及海南航空已開始去槓桿,被迫出售海外資產和國內投資,以化解金融風險。2017年之前,萬達集團及其董事長王健林都曾被海內外投資者熱捧,王健林還曾連續幾年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之首。
有憤世嫉俗者認為,許家印2017年提出雄心勃勃的擴張計劃,不能簡單地用誤讀誤判政治風向來解釋。他可能誤以為,通過大舉借債謀求發展,就能把恒大打造成一個「大而不能倒」的巨頭。因此,在一無技術二無經驗的情況下,他依然高調宣布進軍已競爭激烈的電動汽車行業,這或許是他精心設計的一個賭注,目的是讓銀行和投資者繼續源源不斷地向他的商業帝國投錢。
去年8月,在政府出台政策,劃定「三道紅線」以遏制地產商靠舉債盲目擴張時,許家印的雄心規劃就難以為繼了。「三道紅線」是指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凈負債率不得大於100%以及現金短債比不得小於1。
這一調控政策出台後,網上就曾流傳恒大集團致信廣東省政府,尋求幫助。信件請求廣東省政府出面幫助進行重組,並帶有威脅口吻稱,否則的話,將會引發金融系統一系列風險。當時,恒大否認了這封網傳信函的真實性。
目前,政府似乎樂見恒大自行收拾自己的爛攤子。然而,政府也面臨著壓力,要求政府出手干預的呼聲也愈來愈高,以防發生流動性危機,防範對金融和經濟造成衝擊。此外,如果恒大不能如期交房,可能會威脅社會穩定,這是政府所擔心的。而恒大重組,將標誌着中國房地產市場春天的終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