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碩鳴:台灣韓流還在 但韓國瑜不再了 看不到重返政壇的念想

2022-01-13
紀碩鳴
資深媒體人
 
AAA

0.jpg

朱立倫出任國民黨主席後出師不利,四大公投滿盤皆輸,台中立委補選,國民黨也無功而返。 期間,出現過一個台灣萬眾期待的小高潮:韓國瑜要回來了! 但韓流還在,只是韓國瑜可能不想再了。 2018年我曾經採訪韓國瑜,他那利索模樣,至今印象非常深刻。


(一)

 

兩年多隱匿,韓國瑜一出場,還是那麼陽光燦爛,粉絲蜂擁而至。台灣韓粉似乎永遠在期待他再出江湖的那一天。期待《韓先生來敲門》。

 

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在台北舉辦了一場新書發表會,地點選址大安森林公園舉行「善良微光見面會」。大量韓粉到場聲援,還有早一天連夜進場霸一個好位,就為一睹久違的偶像。場面熱絡,經久不衰。正值國民黨自公投以來連連挫敗,韓流是否再起波濤、韓國瑜是否重返政壇,引起關注。

 

一時,期望韓國瑜再出山,拯救國民黨的呼聲,此起彼伏。

 

身為「韓家軍」戰將的藍營立委許淑華11日出聲降溫,她表示,完全沒有看到韓國瑜有重返政壇的想法,「因為台灣政治肅殺氛圍太重」。韓國瑜放下2年,顯少在公開場合上露面,今時今日仍不選擇重拾從政,是表達對台灣政壇的一種失望。

 

全台韓粉都在等一個人,但韓國瑜的忠誠支持者許淑華卻說,他不會在政壇上再現。接受網絡節目訪問時,許淑華坦言,很多人關注韓國瑜新書《韓先生來敲門》發表以後的動向,但韓國瑜其實是單純感恩那些忠誠的鐵粉。從高雄市長、競選台灣領導期間,一路受到很多人支持。他倍感珍惜,念念不舍。

 

韓國瑜現在做的事,完全跟選舉無關。許淑華清楚表達看法,雖然他仍會關心公投等政治事務,但他個人從政則完全沒有看到,完全看不到韓國瑜有再出江湖的想法。

 

韓國瑜會否對2024大選動心,許淑華直言「我覺得也沒有」。許稱,韓現在是從公益出發、發掘感人故事,就是希望讓支持者能感到溫馨,「談2022跟2024完全是沒有的。」

 

(二)

 

經常去台灣,和韓國瑜也有交往。2018年1月在高雄,正值韓國瑜備戰參選高雄市長。那晚致電韓國瑜,他正在台北回高雄的高鐵上,約定第二天到高雄國民黨黨部接受訪問。

 

他來了,快人快語說,我們談5分鐘,結果聊了19分鐘。

 

國民黨強調的是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遇上民進黨就是「秀才遇到了兵,有理說不清了」。韓國瑜來自基層,快人快語,也不失禮節。他奉行溫良恭儉不讓。對的就堅持,民進黨打過來,他毫不客氣地回敬。韓國瑜給人的印象就是思路清晰,愛憎分明。

 

最過癮的是他出口成章,故事不斷,以老百姓喜聞樂見的語言打動你,感染你,得到認知。高雄遇到大雨,城市路面坑坑窪窪5000個洞,民怨四起。韓國瑜舉例美國巴頓將軍戰時驗收降落傘的故事。他讓制傘工人自己去試降落傘,這樣才讓合格率從99%,提高到了100%。韓國瑜告訴大家,認真做,什麼都能做好!

 

選舉中沒有狼性、沒有血性的詼諧讓民眾溫心。他說,體會到,選舉不是花燭洞房。花燭洞房是靠自己的努力,別人幫不了。選舉一定要靠大家(選民)的幫忙,引來市民的一片掌聲。問他選舉很辛苦,平時有鍛煉身體嗎? 他直率地回答,「平時不鍛煉,有空打麻將」。

 

那時他時間很趕,15分鐘聊完,他似乎很興奮,說你等一等,我要送一件禮物,走到門口,隨手在一大紙箱裡拿起1罐裝伯朗咖啡,「送給你」。他就是這麼隨心、接地氣。

 

(三)

 

新書發表會上,韓國瑜表示,一直很想做公益,離開政壇後有時間有機會,幕僚建議採訪感人故事,透過YouTube影片、彙整成書,將良善力量傳播出去,他成立「典亮慈善基金會」推廣公益活動。

 

韓國瑜現場領唱《當我們同在一起》、《想你》、《堅持》、《 朋友》等4首歌曲,韓粉們感動到熱淚盈眶。現場所見,新書見面會的支持者人數及展現的熱情,遠遠超越國民黨為拼公投過關,所辦的任何一場造勢活動 。韓國瑜雖然已表明暫時不會參選,但國民黨不斷受挫的現況,讓藍營支持者前景無望,韓國瑜就 成為唯一的寄託。沉寂已久的韓粉為之興奮,如果韓國瑜能復出,時機應該恰到好處。

 

在寫稿時,突然想起,2018年,我採訪完韓國瑜,從高雄回到香港,依高雄社會的觀感及民眾對韓國瑜的支持,肯定認為韓國瑜有戲。但遠在加拿大的台商林大誠先生潑我的冷水,還要賭一碗牛肉麵。結果,那一次選舉,韓國瑜是贏的。

 

突然想起這碗面,和林兄聯絡。在加拿大從事旅遊業,林大誠先生也是韓國瑜的支持者。我說想寫一篇文,「韓流不再,別等了!」 他說,別呀!韓流仍在,只是年輕人不多。但她女兒韓冰可以爭取不少年輕人的選票。林大誠認為,對韓國瑜來說,2024,他心中還是想的,關鍵要看他的團隊組不組的起來,還有國民黨能否在選舉中有起色。

 

他強調,不能讓民進黨一黨獨大,一意孤行!這個對,但無論如何,國民黨是沒有老路可走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