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抗疫失守問題不在制度、資源、民意 完全在管治者本身

2022-03-01
路易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14.jpg

香港抗疫破防,日增破三萬。醫療資源擠兌,市民慌張失措,社會人心惶惶。

至於這場危機如何形成,很多人有不同看法。有人說香港的制度不行,做不到高效,做不到嚴格管控,住在香港只能自求多福。有人說香港太小,資源不夠,處理不了這種大型突發災難。有人說香港社會構成太複雜,反對派太多,所以政府做甚麼都會被搗亂,所以疫情肯定防不住。

但仔細推敲即會發現這些看法並不是事實,大多來自於人們對香港的刻板印象。

先說制度。香港的制度真的低效和鬆散嗎?首先,歷史上就不是這樣。2003年SARS突襲香港,面對史無前例的危機,港府自全力動員抗疫開始,在10日內通宵達旦全面改建黃大仙醫院為防疫醫院,3周內將廣華醫院ICU改為負壓病房,之後又在其他醫院陸續加設了負壓病房。

雖初期反應速度遭人詬病,但後續一切工作都是高效推進的。要知道當時還沒有防治SARS的經驗和標準,港府是在完全無知的狀態下靠勇氣和決策力硬頂。

反觀現在,新冠疫情已經兩年了,世界各地尤其中國內地已經積累了各種成熟的防控經驗,然而直到這波疫情到來,港府高官們還是猶猶豫豫,瞻前顧後,按部就班,毫無預案。把疫情從小拖到大,搞到如今失控的局面。難道是制度原因?

其次,從本地法律的底層邏輯角度看也能理解。作為一個曾受殖民統治的地區,其法律原則必然是以自上而下的嚴格管控,而非自下而上的限制權力。所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可賦予特首及行政會議在極端情況下的絕對權力,可以隨意立法。《刑事罪行條例》對社會行為的規管極其嚴格,尤其9、10兩條對於煽動、叛亂等涉及所謂「言論自由」的行為都有明確且嚴厲的刑罰。港英政府在1967年處理暴動時,此條法律行之有效。然而,即使在2019年的極端情況下,特區政府也未使用這個被他們稱為「休眠法律」的條文。只是用《緊急法》啟動了一個間接起作用的《禁蒙面法》控制騷亂。一場危機拖了那麼久,真的是制度原因嗎?

16.jpg

再說資源。香港真的缺資源嗎?那就看抗疫需要甚麼資源。

一,人力資源。一直以來香港政府都在說抗疫人手不足,但真實情況是直到現在政府連18萬人的公務員團隊都沒有充分動員。直到現在政府依然有部門在家工作。前兩日,疫情已飈到上萬,依然有一些公務員在做不合時宜的工作。只舉一例,現在全港120個「港康碼」註冊支援站仍在運作,請問現在還有市民註冊「港康碼」嗎?現在註冊還有意義嗎?這些人手不去抗疫前線在這幹甚麼?

除去公務員,社會中還有很多可用力量。尤其是在疫情影響下失業的行業,完全可以馬上招聘快速培訓,填補一些空缺。例如做前線物流,在現場維持秩序,做核酸檢測等。按政府統計,香港單旅遊從業員大概就有25萬人,如果招募起來是雙贏結果。筆者最近接觸到一位旅遊業的朋友,甚至組織同團隊同事一起學習了打針技術並拿到證書。雖然無從醫資質,但在特殊時期是否聘用,都是可以考慮的方案。

另外,義工團體,各政黨社團,同鄉會等,都是有生力量。香港缺人嗎?

二,土地房屋資源。香港缺地方嗎?原本以為缺,但自從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聲令下,現在陸續宣布的未來可用於隔離的各類設施已有7萬個名額,它們難道都是一天變出來的?早為甚麼不能徵用?

三,財政資源。香港缺錢嗎?更不缺吧?能全民派10000元消費券,難道不能在疫情初期多建幾座社區隔離設施,多部署幾個檢測站?就算派錢,把錢與全民強制檢測和禁足聯繫起來不好嗎?參加了才能拿錢,不參加不能拿錢還有法律責任,如此錢撒出去至少還能幫助防疫。

就算有哪項資源不足,香港還有國家做後盾,任何需要都可以支援。所以香港抗疫失守因為資源不足的說法完全錯誤。

15.jpg

最後再說社會,或者說民意基礎,同樣不造成阻礙。香港是多元社會,意見分歧多,甚至有黃藍陣營的撕裂,這些都是事實。但華人社會有一個普遍共識:生死為大,人命關天。有人一直在預測香港也會如歐美出現反口罩、反限聚遊行,但時間證明完全是庸人自擾。兩年了,港人口罩戴的好好的,強制檢測即便算不上真「強制」也非常配合。香港最多人看的新聞平台評論區都在呼籲「禁足」,就連被認為最「反動」的連登上也在聲討家人檢測陽性卻不注意防護,牽連全家。可以說民意很清晰,市民普遍認為應當嚴格防疫。

綜上,相信大家有同樣的感受:香港抗疫失守,根本不是制度問題,不是資源問題,不是民意基礎或者社會構成的問題,完全是管治者本身的問題。說白了,現在的政府正在實施無效管治,可以說這一波疫情爆發後港府的每個政策都在惡化局面,削弱社會信心。

再說直白一點,2003年和2022年的區別,就是董建華與林鄭月娥的區別,就是陳馮富珍與陳肇始的區別。管治者的決策思維、能力、責任感、決心,決定了香港面對危機的狀態。當年至少市民收到的信息是這個政府會保護我,如今市民的感受是這個政府已經放棄了,大家只能自己保護自己。

難道不是嘛?原本的強制圍封,強制檢測,強制隔離,變成現在的自行檢測,自行申報,自我隔離,甚至自行服藥,自行監控是否「轉陰」,自行結束隔離?特首,局長,這還不夠荒唐嗎?這種且戰且退、毫無原則的心態,正是疫情擴散最大原因。

中央已多次表達要香港應「動態清零」,並說明這是關乎人民生命安全的、壓倒一切的任務,但港府高官卻不緊不慢,大有「能清就清,不能清也沒辦法」的意思。一個全民檢測就羞羞答答,配合禁足令更是各種不願意,生怕強制了有爭議,政策不完美會被罵。大佬,如果現在地震要撤離,你是不是還要考慮睡在公園裡沒有床墊怎麼辦?絲綢睡衣還沒乾晚上沒得穿怎麼辦?沒有熏香安神睡不舒服怎麼辦?幼稚得難以置信。

如果在內地,陳局長早已因防控疫情不利被免職,特首也會因主體責任缺失而一同下台。而在香港,她們卻穩坐釣魚台,難怪有網友感嘆,國家監察委為甚麼不管?

中央應當重視這種民意,重視事態的發展,敦促特區政府改正錯誤的政策。如果不能改正,那就果斷問責,落實任免機制,讓該交權的交權,該下台的下台。庸者下,能者上,迅速穩定局面。這是生與死,是社會穩定還是動蕩的問題。香港沒有那麼多「兩年」給這些官員糟蹋,沒有那麼厚的底子由她們揮霍,留給香港的時間不多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確診數字急升便可能帶來新一波的公共醫療系統擠兌,而草根因居住環境和密度關係,感染機會率較高,對於公共醫療系統的依賴度又高於富人,香港若貿然對外通關,不是變相等於拿窮人的命,換取另一批人有機會賺取更多鈔票嗎?

    陳凱文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