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抗疫不力是政府能力不足還是未盡全力?

2022-03-08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11.jpg
第五波疫情下,特區政府的表現令市民不滿,3月5日的政府新聞稿「堅定負起主體責任穩控疫情」中,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出,特區政府採取的每項措施都以保障市民生命安全為出發點,惟執行上遠超出特區政府自身能力。到底是能力不足,還是根本未盡力、未盡責?這一點是有疑問的。


第五波疫情發展迅速,截至3月5日,陽性檢測個案已達44萬人,約佔總人口數的5.8%,死亡人數1774人,疫情的嚴重程度已經在世界的前列。香港地少人多,居住條件欠佳,而且人口老化嚴重,公立醫院床位緊張、人手不足等等,這些都是香港抗疫中實實在在的困難,也是疫情爆發後,情況急轉直下的客觀原因所在。


香港同時也是全球最發達的國際大都會區,有一流的醫學、科學人員,有曾經成功抗擊沙士、禽流感等重大疫病的經驗,有充裕的財政儲備,有高質素的市民和成熟的社會,有高效的市場機制,還有國家作為緊實的後盾,有「照單全收」的中央支持和內地援助,打贏抗疫戰,還是有許多有利的條件的。


但是,自第五波疫情爆發以來至今,特區政府的表現卻差強人意,令市民和社會不滿。特區政府在疫前面前節節敗退,到底是疫情已遠超出政府的執行力,還是特區政府根本未盡力抗疫,這一點是存有疑問的。

直到今日,特區政府仍未全面動員起來,許多政府部門仍然在按常規工作,而未全面投入抗疫。舉例而言,在疫情之下,政府停止開放康文署轄下的各種文娛康樂設施,讓這些設施都處於閒置狀態,相關的工作人員則無事可做,這就是未全力應對疫情的一種表現。


疫情當前,在許多曾經出現過嚴重疫情的國家和地區,體育場館、康樂文娛設施都會立即變成抗疫設施,大型的體育場館可以改建為方艙醫院、隔離設施,小型的場館、社區中心,也可以用作臨時的檢測中心,甚至用以安置急須幫助的老人和弱勢群體,但是,特區政府並未見有這些舉措,一方面是大量設施閒置,另一方面則安老院舍大批長者要被迫「與病毒共存」,一部分居住劏房的市民染疫後不敢回家,流落街頭,而又無人關顧。


再舉例而言,中央和內地援港的大批物資,已陸續抵港,但卻遲遲未能有效地分配到市民手中,據稱,原因之一就是政府部門之間還在扯貓尾,互相推卸責任,到底應由民政署負責,還是應由社福署負責,沒有個說法,交由民間社會組織,則又未必有能力做到全民派發。


還有,從第五波疫情爆發開始,社會上已經有許多聲音認為,政府應動員全體公務員投入抗疫,取消公務員在疫情下在家工作的安排,讓公務員都走到抗疫最前線,但遲遲未見政府回應。事實上,疫情之下,社會運作大受影響,許多常規的政府服務也都未能正常運作,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所謂的公務員在家工作,實際上就是進入半休息的狀態。這種狀態到底是無能力執行抗疫,還是根本沒有積極投入抗疫?


抗疫必須動員所有可以動員的社會力量,但特首和特區政府在這方面的表現也受人質疑,社會普遍對私家醫院拒絕援手抗疫,甚至拒收染疫病人感到不滿,而在這方面,卻未見特首及特區政府有所行動,也未見特首公開地向私家醫院提出要求。


香港社會的運作,除了特區政府,還靠社會各個環節配合,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而許許多多的社福機構、社會組織和非政府組織,平時主要依靠政府公帑運作,但在這次疫情之下,卻未見能調動起這些機構,參與抗疫。


社會未被全面動員起來,導致抗疫不力,這到底是政府能力不足,還是政府未能盡其責,未能盡其力,尚未真正投入到抗疫之中?市民對此有疑問,特首和特區政府必須有所反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確診數字急升便可能帶來新一波的公共醫療系統擠兌,而草根因居住環境和密度關係,感染機會率較高,對於公共醫療系統的依賴度又高於富人,香港若貿然對外通關,不是變相等於拿窮人的命,換取另一批人有機會賺取更多鈔票嗎?

    陳凱文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