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宮官員分析大陸可能對台動武兩種情形

2022-04-03
 
AAA

 6228125ae4b0d7a7e6f7f3f8.jpg

前白宮國安會中國事務主任何瑞恩(Ryan Hass)認為,北京不太可能已設定武統台灣的時間表。在兩種情形下北京可能對台動武:沒有希望、沒有別的可行途徑實現統一;覺得可以快速和以最小成本實現武統。無論如何,北京都會假設美國將介入台海衝突。

現任布魯金斯學會台灣研究主席的何瑞恩3月31日參加“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TI)為他去年出版的新書“更強:在競爭性相互依存時代調整美國對華戰略”舉辦的線上對話會,談及在其提出的“競爭性相互依存”框架內如何處理台灣問題。

何瑞恩稱,美國人對台灣深表同情和支持;美國也看到美台密切夥伴關係對美國及其在亞洲的盟友和夥伴具有巨大的戰略價值;幾十年來,美國的戰略一直圍繞著維護台海和平與穩定。美方的目標是,如果有可能的話,為台海兩岸領導人提供和平解決分歧的途徑。

何瑞恩表示,這需要美國做一些艱難的事情,阻止兩條可能導致衝突的道路:台灣走向“法理獨立”,或者中國大陸武統台灣。目前美國更關切的是,確保美國有能力繼續阻止中國通過武力實現對台軍事或政治目標的信心。這要求美國及其合作夥伴保持可見的、可信的威懾能力,並有決心實施這種能力;也要求台灣繼續加強自己的防禦能力。

被問到如何評估中國大陸對台動武的時間線和緊迫性,何瑞恩稱,他非常嚴肅地對待台灣面臨的風險,並認為風險是真實的,要盡一切可能來防止“噩夢”發生。

不過他以自己在奧巴馬政府中與中方打交道的經歷,覺得中國領導人承諾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時間表是“不典型的”(uncharacteristic),中國領導人會為追求的行動保持盡可能多的決策空間和靈活性。他說:“如果他或其他人在內部承諾了一個時間線,我會感到驚訝,但我們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我自己的感覺是,決定可能是基於條件,而不是基於時間。”

何瑞恩分析,一方面,迫使中國大陸對台動武的條件是,如果北京感到沒有任何希望,沒有任何可行的途徑,實現他們對於台灣的政治目標,即在台灣或者宣布獨立,或者遠離大陸的情形下,北京無法設想除了動武,還能通過任何方式來實現他們的目標。

另一個情形是,如果中國領導人認為他們可以快速和以最小成本實現他們對於台灣的軍事目標,亦即有武統台灣的合適機會。

何瑞恩稱,避免這種情形出現,是美國政策制定者要做的工作。他仍相信美國和台灣有能力做到這一點,但認為需要有明確的目標、一致性、可預測性和原則。

談到美國對於兩岸形勢發展的影響力,何瑞恩稱,美國在兩岸關係中起著相當重大的作用,有能力影響台灣海峽的事件對美國是有好處的。他不認為美國只是兩岸動態的旁觀者,相信美國的行動已經對台灣和中國大陸對兩岸關係的看法產生了影響。

至於美國正在進行的對台戰略模糊性與清晰性的辯論,何瑞恩問:“我們要解決什麼問題?我們是否不確定中國是否尊重我們對台灣安全支持的信用?”他指出,北京假定美國將介入兩岸衝突;他們不得不這樣假設,不這麼假設就是疏忽;他們不得不基於這種假設來做計劃。

何瑞恩相信,戰略模糊對美國是有益的,他希望美國對於台海形勢發展有一個穩定的原則和可預測的姿態,這是由“我們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根本利益”所指導,是美國的政策目標。他還引用羅斯福的名言“輕聲說話,拿著大棒”,稱這樣對保護美國的利益和台灣是一個好的立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中國人說“事緩則圓”,但也說“夜長夢多”。不論從主客觀、內外在因素來看,大陸很可能會加快實現國家完全統一的步伐。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