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中央全面落實管治權的開始——評李家超參選特首

2022-04-06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4-06 at 18.20.03.jpeg

李家超正式宣佈辭去政務司司長,準備參選第六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如無意外,他將「黃袍加身」,成為首位警察出身的香港特首。李家超的「跑出」,當然獲得北京的祝福和加持,顯示中央已經無所謂外界對「警察特首」的猜忌,將維護國家安全置於重中之重。更重要的,這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也即中央全面落實管治權的開始。

3月12日,筆者在《抗疫仗與特首戰》一文,除了分析特首選舉將在5月8日如期舉行,現任特首不可能連任,也探討了「在抗疫戰考察幹部」:
2019年修例風暴一役,傳統公務員系統出身的高官首鼠兩端,紀律部隊則經歷了考驗,李家超、鄧炳強、曾國衛等「武官」因此獲得晉升,李家超更罕見成為特區政府二把手——政務司長。此次抗疫則是另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進一步加速了AO集團的崩盤。如果說北京過去可能擔心「警察特首」會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如今思維會否有所調整呢?觀乎李家超曾經短短兩三天之內接受中新社、中通社、點新聞訪問,在《紫荊》雜誌撰文大談「國家支援 香港戰疫必勝」,會否在抗疫鬥爭中完成人生的逆襲?

重翻舊文,並非顯擺自己「眼光獨到」。當時筆者也只是認為李家超有不錯形勢,但「真命天子」是誰其實全繫北京一念之間。說白了,誰當特首,都可以堆砌一堆理由。如果坊間傳說的「兩司選一」成立的話,中央最後不挑財政司長陳茂波,而是選擇了不諳財金的李家超,至少顯示了幾個問題。

維護國家安全仍是涉港政策的重中之重

修例風暴之後,中央制定《港區國安法》,一法定香江,之後完善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香港由亂及治。一些人認為,香港今後應該休養生息,走懷柔之路,搞好經濟,維護好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下任特首,應該找位「財金特首」,在政府核心領導層之中,陳茂波是唯一沒被美國制裁的高官,政治上也可靠,不失為合適人選。

但在北京眼中,國際形勢依然波詭雲譎,美中矛盾是結構性矛盾,是老大和老二的矛盾,是維護霸權和大國崛起的矛盾,不論誰當總統,美國遏制打壓中國的國策不變,只會不斷變招,萬變不離其宗,除了「台灣牌」,也不會放棄「香港牌」。最近,英國及美國同一時間分別發表「香港半年報告」及「香港政策法報告」,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牽制中國。

因此,香港形勢雖然初定,但各種不穩定因素仍然存在,內部還有很多勢力在軟對抗,外部勢力也不會放棄干預,絕不能刀槍入鞘,馬走南山,維護國家安全仍然壓倒一切,也是繁榮安定的基礎和前提,必須由一位強悍的人物來掌舵香江。經歷過血與火考驗的李家超,最後終於壓倒形象溫和的財爺。

中央全面落實管治權的真正開始

2014年,北京發布「一國兩制白皮書」,正式提出「中央擁有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但由於反對派的興風作浪,由於香港強大的傳統體制,也由於特首的「不給力」,中央雖然逐步掌握對香港的管治權,但仍沒有達到「全面落實」。

即使「完善選舉制度」之後,北京掌控香港的政治體制,坐上了「教車師傅」的位置,但一些AO出身、包括現任特首在內的政府高層,仍然無法適應這個政治現實,對「師傅教車」不情不願,甚至陽奉陰違。

這在抗疫一役展露無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難行「中國抗疫模式」可以理解,但特首竟然敢說「我不是動態清零的始作俑者」,勒令要求封城者「必須反思」,這在一些京官眼中簡直是「大逆不道」。中央多次敦促特區政府「切實負起主體責任」,不滿之情溢於言表。

紀律部隊最大的特點是服從和執行。李家超出任特首,對於中央的指導和命令勢必「堅決貫徹落實」,用內地的一句政治套話:理解的執行,不理解的也執行,在執行中理解。中央由此可以真正全面落實管治權,「一國兩制」進入新階段。

李家超予人的印象是不黨不群,與財團沒有甚麼瓜葛,也似乎沒有甚麼班底,他的倉促上馬,從政綱到組閣,背後勢必有北京的影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也覺得有些眼花繚亂。原因是施政報告沒有一個「綱」,指的主要不是指文章的標題,而是香港目前、未來幾年或更長時間發展經濟的總方針。而發展基建、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搶企業」、「搶人才」等,都只是遵從那個方針的工具。「以結果為目標」,是需要方針來實現的。

    吳幼珉  2022-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