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以結果為目標」打中香港痛點

2022-04-18
路易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41.jpg

李家超參選行政長官提出了三大政策方向,其中「以結果為目標」最為矚目。一句樸素的語言,卻引起了社會最大的反響。幾日之內零差評,大有一句話扭轉「內定」觀感之勢。讓人不禁感嘆政治很複雜,但也可以很簡單。

這句話之所以得到廣泛討論是因為他一擊打中了社會痛點。香港近年各種政治風波,各種社會問題,都可以歸結到一個原因:香港人普遍過的不如以前好,社會焦慮。

深層不必說,只說市民每日面對的民生問題。

醫療:自1997年回歸以來,香港人口從600萬漲到750萬,65歲及以上人口激增109%至142萬人,但25年來香港只新建了北大嶼山醫院一家24小時服務的綜合性公立醫院。這導致近年公營醫院內科病床佔用率長期「破百」,各類複診排到一年後簡直是家常便飯。很多人被迫以高價去私院診療,徒增生活負擔;而大量低收入基層市民只能苦等、忍耐。執政者有沒有想像一下民眾會作何想法?

住屋:香港私樓市場持續爆高價其中有金融中心特性的因素,這裏只說公屋。據房委會公布截至2021年12月的最數據,公屋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為6年,與承諾的3年期限愈拉愈遠。至少15萬家庭在苦等,執政者有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扶貧:據2021年最新數據,香港貧窮人口達165萬,即每4.5個港人便有一人,是2009年有記錄以來的新高。GDP一直增長,而貧困率卻一路上升,執政者卻從來沒有設定過消除貧困的工作目標。

套用魯迅的一句話: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但從字縫裏看,滿本都寫着「政府無為,社會不公」。

以上工作港府有的設定了「服務承諾」,有的甚至沒有承諾。但共同的特點是從未有官員因達不到目標而負責。整個施政從來就是為做而做,「我們應該建公屋,那就建公屋」,「我們應該扶貧,那就扶貧」,「我們應該為市民提供醫療服務,那就提供」,但從來無人講結果,導致所有工作只要遇到一點阻力就降速,甚至不了了之。而這些還只是政府繁雜工作中的一小部分。

結果就是執政者好像在玩一款策略遊戲。一項政策如果推動有阻力那就存檔、擱置、再研究。研究好了就重推,研究不成就先存着,等未來有時機再推。然而在普羅市民等不及你按部就班,他們是「落水者」,在漆黑的大海裏不停地游,香港的發展像救生圈,如果抓不到,他們總有一天會沉入水底。

所以李家超提出「以結果為目標」在理念上打到了市民心裏,下一步就看如何執行。踐行這個理念,至少要做到三點:

一,扭轉公務員長期以程序為先的思維。這種思維在抗疫期間尤為凸顯。由於時間倉促,所以圍封大樓的晚餐就可以不供應;竹篙灣隔離設施住滿,本應隔離人士就自動居家了;自測申報系統開發不出,確診者就不必申報。

如果用「以結果為目標」的思維就完全不同。時間倉促,則主管官員應立刻啟動plan B,大量採購外賣填補空缺;竹篙灣住滿則應及時聯繫本地酒店業提供空置房間;自測申報系統開發不出,保安局已給出答案,直接用WhatsApp先頂上,達到及時收治確診者的目標。方法都不難,關鍵在思維。

二,設立關鍵績效指標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將結果列入各部門工作的評價體系,如果在沒有合理原因的情況下不達標,則公務員影響晉陞,官員必須負政治責任。即便不能一蹴而就,也要持續帶來階段性成果。這在私營公司完全是標配,是為提高企業效益而定的制度,政府不應例外,管治也要講效率。

三,合理簡化程序,推動立法修改繁文縟節。以結果為目標,必然要讓程序退居次席。但絕不是說不要程序了,而是不能因為走程序而葬送目標。不能因為發展土地程序複雜,就不發展土地了。不能因為增加醫生有程序,就不增加醫生了。如果真的程序阻礙了結果,那就必然要簡化程序。不然難道做大餐差一種配料就整頓飯不吃了?

另外,殖民統治時期留下了一些繁文縟節不符合現代社會要求,則應該去掉,如果涉及立法,應該優先推動。可能首當其衝的就是在改變土地用途或做新的城市規劃面臨的程序,這將成為下屆政府的第一個考驗。

不過,以結果為目標施政的第一步是確定自己想要的結果。這點李家超就比林鄭月娥思路清晰。在通關問題上,不同於林鄭政府一邊說與內地通關,一邊找國外搞旅行氣泡的「既要又要」,左右為難,李家超近日直接明確與內地通關更重要,關係到香港的前途。未來達標的方法還有待他當選後具體推動,但這種決策力就是好的開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