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功:烏克蘭戰爭與世界的聯繫

2022-04-19
 
AAA

 34.jpg


作者:安邦智庫創辦人陳功

很多人不知道烏克蘭戰爭與自己的關係,不知道烏克蘭戰爭與經濟、政治的關係,不知道這場戰爭改造了世界。他們要到具體的事情發生的時候,甚至在總結和回頭看的時候,然後再經別人之口他才會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天氣變化與他們是無關的,電閃雷鳴才知道可怕。我們這個世界,有多少誤會是因為一廂情願,有多少誤判是因為假裝知道,有多少惡果是因為相信不會發生。

所以這裡寫幾句烏克蘭戰爭與世界的關係,萬一某些人看明白了呢。

集權。要知道你的「不滿」也是別人的資源,一旦這種情況已經發生,再往後的不滿,就跟你沒關係了,你已經不存在了,存在的是權力意志,你只能支持權力意志的渴望。這一點,普京今天做的很好,但在他之前還有很多人做的更好。

價格。當然,價格維繫很多人的生計,從快遞小哥到大學教授。戰後幾十年,價格在籠子裡面,通過數據可觀察,現在它終於掙脫出來,讓數據徹底見鬼去了。現在甚至經濟增長的含義都出現了改變,吃飯要緊,高速公路上可以種莊稼,都是增長率。猶如今天的俄羅斯,規範市場僅能提供數據,外匯黑市才能提供貨幣。

陣營。陣營模糊叫全球化,陣營清楚叫盟友,至於在盟友中間幹什麼,那就鬼才知道。一個只有「哥們」,沒有「組織」的時代開始了。全球化,作為一個戰後的美好現象,或許繼續成為教授們的幻覺。

疫情。那只是一件小事情,它從世界各國的政治家和醫生的錯位配置開始,到病毒笑看人類的忙碌而收場。當然,還有下一場。

同盟。烏克蘭戰爭告訴你,世界上最牢固的同盟也是扯淡,北約這個軍事組織的秘書長「談和平」比外交部長們「談和平」要多得多。烏克蘭戰爭開始的時候,多少世界「強國」爭先恐後的撤出軍事「顧問」;現在烏克蘭贏了,又不斷派回去繼續「顧問」。只有自己才能照顧好自己,一切拿利益來交換,就像拿蔥來換鹽,這個世界就是如此了。

全球化。人們把戰後偶然出現的現象,當成了必然,一個錯覺而已。當然,也許將來還有,但除非你能活得夠久。

市場。在權力意志和民粹的重壓之下,那裡還有哈耶克說話的份兒?除非你有病,否則越早承認過去學到的都是垃圾,對你越有利。什麼?到有市場的地方去?祝你好遠,但你有那樣的高瞻遠矚嗎?還來得及嗎?

產業。真正的戰略產業,現在看出來了,其實就兩個,能源和糧食,其他產業多點少點,差別不大;有或沒有,差別不大。有意思的是,能源和糧食,世界上就兩個國家能夠自給自足,但不包括中國。其他的產業,衝突中輪流清零吧,希望排在後面。阿里巴巴就比海航幸運,因為它排在後面。

資源。有資源就漲價,源頭漲價比什麼都凶,供給側改革真對了,就是提得太早,不明白的人太多。當大白菜都沒得吃,就知道供給側的厲害了。以後歇歇吧,別再瞎吵吵了。

文化。文化是衝突的彈藥,不是衝突的消毒劑。文化從來都是革命的必須品,忽悠的墊腳石,帶方向用的,帶暈了算。真正的思想家很少,而且確實可有可無,他們從來不屬於當代。

武器。世界上有一種武器叫「俄羅斯武器」,主要靠用嘴使力。所以,印度與中國的衝突,一定要用冷兵器。

航運。以後都是「非對稱航運」,靠的是靈活機智的運氣。正常的航運節奏,一去不返了。

條約。以後多邊不如區域,區域不如雙邊,雙邊不如沒有,君子協定恐怕比條約的用處大,因為條約的基礎不存在了——信用。律師幹什麼去呢?可以改行噹噹志願者。

貨幣。除了美元,其他都不是貨幣,因為交易空間很小,差不多相當於「三條」吧,白條、借條和欠條。注意,白條和白條之間的合作結果,不會是有效貨幣,依舊是白條。

資本。資本繼續擁有力量,但更加緊密的與地緣政治結合在一起,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如果融合進錯誤的地緣政治,當然也就灰飛煙滅,否則當然就會強大。

政治。有政治運作,但沒傳統的、平衡的政治體系,任何基於經典理論的政治,都已經被證明失敗了,剩下的只有利益集團。如聖彼得堡、利庫德、英國俱樂部、新奧斯曼等。

學科。戰後社會科學,很多要修改了。米爾斯海默都要被學生們轟出大學,教授如不想失業,要早謀出路,否則連個雞蛋都換不到。

生活。祝大家未來好遠,但生活從未像今天這樣真實,讓你放棄一切幻想,要麼有生活,要麼沒有。泡沫粉飾的一切生活,什麼這個族、那個圈,我的個性、我的未來,將會突然遠去,生活的本色將會顯現。

這就是烏克蘭戰爭帶來的變化。不是有錢你就明白了,也不是不想知道,它就不存在。反正明白不明白的,就寫這麼多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俄烏衝突已9個月了,態勢呈拉鋸式膠着,前景令人焦慮不安。弄清俄烏衝突前景,當然避不開源頭。

    202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