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李家超強調「我和我們」 恰反映林鄭單打獨鬥之弊

2022-04-19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Z.jpg

參選下一任行政長官的李家超表示,「深知前路充滿挑戰,但我相信『我和我們』只要貢獻出自己的力量,互相補位,將能共同為香港打開新篇章!」

李家超不斷強調團隊合作,恰恰反映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單打獨鬥,對政府施政並無好處。林鄭向有「好打得」之稱,無人會否定她勤力,但如果倚靠「好打得」一個人或少數人單打獨鬥,又不請示中央,這是否作為「雙負責」特首的應有特質?

李家超強調團結,他的團隊觀念是做事不分「你或我」,要強化「我和我們」共同解決問題的團隊文化,這段話無疑反襯了現屆政府的不足。眾所周知,有「好打得」之稱的林鄭月娥,事無大小一手抓,但單打獨鬥做不到多少事甚至壞事,正如李家超所言,只有上帝才懂得所有事情,「要自己做晒所有嘢,係無可能㗎。」

事實上,林鄭月娥雖然當年競選特首時以「We Connect」(我們連接)作為競選口號,但其上任後以來,屢見施政爭議,包括2019年引爆的反修例風波,令特區政府陷入前所未見的管治危機,社會出現嚴重撕裂,林鄭月娥亦不時被批評自我感覺良好,後續的疫情防控失效,亦見其自把自用作風。

以修例風波為例,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2019年6月12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強調,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訂《逃犯條例》,修例由特區政府自行發起。林鄭亦承認:「此修例並非由中央提出,我並沒有收到中央指示去做。」林鄭由於缺乏法律素養,又加上自把自為閉門造車提出修例,造成的負面影響不可估量。林鄭2019年6月15日與建制派會面時多番道歉,形容自己提出修例是「撼頭埋牆」,「令建制派未來選舉可能受到影響」。一場風波牽動全港、台灣甚至中美局勢。

以北部都會區為例,林鄭透露北部都會區的計劃,基本上是與規劃署前署長、港深合作策略規劃顧問淩嘉勤教授「黑箱作業做出來」。林鄭譏笑前政府無膽量、無見識,無條件規劃未來,「淩嘉勤教授會跟大家分享,因為(北部都會區計劃)基本上是我與他兩人『黑箱作業』地做出來的。」

再以「洪門宴」為例,林鄭「好打得」性格和謀略發揮得淋漓盡致,到了兇悍程度。一是借「洪門宴」掩飾自己抗疫失措把香港推入深淵的責任,把香港疫情失控歸咎「洪門宴」爆疫成為播毒鏈,但實際上「洪門宴」並未形成播毒鏈;二是借機為「搶班奪權」墊下連任基礎,將建制派官員、議員以及政商界高層一網打盡,製造恐怖氣氛,並讓AO官員審查他們,營造自己和AO愛將們鐵定成為下一屆政府團隊的強烈氛圍。

前車之覆,後車之鑒。李家超強調重視團隊,適當地將研究、執行的責任下放給各個團隊,這也是管理學上的重要課題。事實上,李家超反覆強調,政府做事不分「你或我」,而要強化「我和我們」共同解決問題的團隊文化。

李家超在3月11日會見傳媒時闡述其施政理念強調,「唔係我一個人開新篇,係共同開新篇,團隊放諸於政府就係公務員,放諸社會就係共同力量」,多番強調管治是「團隊」,雖然實際表現有待未來驗證,但反觀林鄭月娥同日強調「自我」,以「我」為開首的句子多達30次,政界不少人都明批暗踩她剛愎自用,或許聽其言已可知一二。

李家超拜會多個社團及建制政黨選委,指自己重視「共同力量以及團體精神」,與他於宣佈參選的記者會提及要強化「我和我們」的團隊文化「一脈相承」。他又謂,對付每一問題均會動員全體參與,「只要齊心就會事半功倍。」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去年7月,向香港管治者提出要求,指不僅要想幹事,還要會幹事、能幹事、幹成事,「以結果目標」就是不止要做事,還要把事情做好,「講咗當做咗、做咗當做好」的一套,已經不管用了。李家超提出要處理深層次問題,包括房屋、醫療、青年發展等,要惠及社會和市民,更要讓市民真正得到實惠,分享發展紅利。李家超深深感到,未來5年是香港由治及興的關鍵時刻,「出於我對國家的忠誠、對香港的熱愛、對市民的負責,我有信心在我未來迎戰公職生涯中最大的挑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