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將走向何方?廉德瑰答中評

2022-04-27
 
AAA

 shutterstock_1075372364.jpg

42.jpg

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近日接受中評社專訪,他表示,日本的親台派多年來試圖提升日台關係,將來還會動作頻繁,但是,只要日本還遵守四個文件精神,中日關係的大局就不會被親台派帶節奏。

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日本表現活躍,追隨美國對俄制裁。廉德瑰認為,日美同盟制約了日本的對俄政策,現在俄烏戰爭還處於進行中,所以日本還不能淡化對俄制裁措施。隨著時間的推移,局勢緩和以後,日本對俄政策會有改變,畢竟對俄制裁的後果日本也要買單,不符合經濟利益。

隨著中美戰略競爭加劇,美國也有意強化美日同盟,日本會怎麼做?廉德瑰認為,在中美戰略競爭中選邊站,不符合日本利益,日本會繼續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廉德瑰說,中日邦交正常化是戰後中日關係的里程碑,邦交正常化以來50年,雙方關係飛躍發展。雖然兩國之間還存在分歧,但是和平友好是兩國有識之士的共識,兩國友好關係具有重要政治意義,不可動搖。

 廉德瑰,2003年獲早稻田大學文學博士,現任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文化經濟學院教授、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出版《美國與中日關係的演變》(2006)、《“大國”日本與中日關係》(2010)、《日本的海洋國家意識》(2012)等專著、著書和教材多部,在中文學術期刊《日本學刊》、《現代國際關係》、《台灣研究集刊》、《東北亞論壇》和日文學術期刊《軍事史學》、《年報日本現代史》、《亞洲21世紀》等發表學術論文四十篇。

以下是專訪全文:

中評社:去年以來,日本頻頻插手台灣問題,如2021年4月,美日峰會的聯合聲明中首次提到台灣;安倍晉三多次表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灣也開放了一批福島食品入台。您認為日台關係提升會在多大程度上衝擊中日關係?在台灣問題上,日本未來是否還會有進一步舉動?

廉德瑰:在台灣問題上,美國和日本的親台派企圖開歷史倒車,觸碰兩國關係底線,違反中日聯合聲明承諾,是對中日關係的損害。親台派多年來試圖提升日台關係,將來還會動作頻繁,但是,只要日本還遵守四個文件精神,中日關係的大局就不會被親台派帶節奏。

 中評社:疫情發生以後,中日之間的貿易往來不降反增。今年年初RCEP正式落地生效,日本是其中一員,同時中國也在積極謀求加入CPTPP。在國際經濟形勢、政治局勢面臨多重不確定的情況下,中日經貿關係為什麼會變得更加密切?這對中日關係、東亞局勢有什麼意義?

廉德瑰:中日在經貿方面具有明顯的互補性,是努力實現雙贏的重要領域,這是雙方的共識,也是中日關係的基礎,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存在“政經分離”共識,政治是經濟的基礎,政治底線被突破,勢必嚴重影響經貿關係。雙方應該在政治穩定的基礎上,穩定經貿關係,為地區和平做貢獻。

中評社: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日本表現活躍,追隨美國對俄制裁,與克里米亞危機時親俄的表現形成鮮明對比,您認為日本政府這樣做是出於什麼目的?會對東北亞局勢有哪些影響?

廉德瑰:日美同盟制約了日本的對俄政策,安倍內閣也對俄羅斯實行了制裁,不過因為克里米亞危機很快結束,沒有影響日俄關係。現在俄烏戰爭還處於進行中,所以日本還不能淡化對俄制裁措施。日本在表態上是蹭熱度,借題發揮,日本說反對用武力改變現狀,是針對台灣和釣魚島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局勢緩和以後,日本對俄政策會有改變,畢竟對俄制裁的後果日本也要買單,不符合經濟利益。

中評社:您認為日本是否會借由俄烏衝突加快修改和平憲法的步伐?

廉德瑰:日本修憲派會利用任何機會鼓吹修憲,但是能否成功取決於民意,俄烏戰爭並不直接威脅日本,民意不會轉向支持修改憲法。

中評社:日本自去年啟動核廢水排海計劃以來,受到國際社會的質疑,中國和韓國都表達了強烈的抗議,日本的這一計劃是否會成為東亞新的不穩定因素?中國應該如何應對?

廉德瑰:日本啟動核廢水排入大海計劃以來,受到國內外的批評,中國應該與國際社會一起進行譴責。但該問題不會對東亞和平造成影響,也不會成為東亞新的不穩定因素。

中評社:隨著中美戰略競爭加劇,美國也有意強化美日同盟,在這一背景下,日本是否仍會堅持在中美之間尋找平衡的外交戰略?

廉德瑰:在中美戰略競爭中選邊站,不符合日本利益,日本會繼續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

中評社:您曾說過,日本文化具有強烈的傳統東方性,日本在意識形態上站隊西方其實並沒有多少文化基礎。新冠疫情暴發後,西方國家應對疫情時出現的混亂讓弗朗西斯·福山的“歷史終結論”備受質疑,也讓“文明衝突論”再次回到人們的視野中。如果從“文明”的角度看,中日之間未來是否有更多、更緊密地合作與交流的機會?

廉德瑰:關於東西方的衝突,實質上是地緣政治衝突,文明和意識形態都不過是借口和遮羞布,日本的選擇主要以利益為根據,不是以文明為根據。中日之間存在安全利益和經濟利益的一致,未來以大局為重,強化人文交流是可能的。

中評社: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您如何評價50年來中日關係的發展?

廉德瑰:中日邦交正常化是戰後中日關係的里程碑,邦交正常化以來50年,雙方關係飛躍發展,作為鄰國友好合作,也在不同社會制度之下求同存異,發展良好關係,為東亞地區和世界和平作出了貢獻。

雖然兩國之間還存在分歧,但是和平友好是兩國有識之士的共識,兩國友好關係具有重要政治意義,不可動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中評智庫基金會、中國評論通訊社不久前通過ZOOM舉行會議,邀請中日關係史學會副會長、中國前駐日本大使館參贊呂小慶,日本法政大學教授、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趙宏偉,台灣輔仁大學日文系特聘教授何思慎,日本阪南大學教授洪詩鴻,台灣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教授沈有忠,北京外交學院教授周永生等學者與會。會議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中評智庫基金會高級研究員王鍵主持。

    202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