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來自中國古訓的啓示,香港需要怎樣的特首?

2022-04-27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R.jpg

李家超人稱「超哥」,可見他有很接地氣的一面。事實上,他也密集的走訪香港各界,聽取各方的施政意見,然後吸納到施政綱領之中。這般循例的競選工程,不能不做,不過超哥可要心水清,千萬不要再犯林鄭月娥用一年時間去討論土地房屋問題的錯誤。其實,香港由治及興和疫後重建,作為下一任特首無非就是先要抓幾件「大事」,鋪排好「起勢」,然後對長期積累的結構性問題分清輕重緩急去解決,達到「以結果為目標」。

在走訪中,李家超面對的必然是方方面面的人士,方方面面的人士都要「謀本方面的利益」。超哥只能是聽,不能有所應承,因為特首須高屋建瓴,從香港根本利益出發去拿捏,實際需要異常清醒,找到利益的最佳「平衡點」。超哥的競選宗旨,已有此意,因此市民大眾尤有期待。成都武侯祠有一「攻心聯」,筆者認為,超哥由「武官」蛻變為治港的「政治家」,真值得細細品味:

能攻心則反側自消,
從古知兵非好戰;
不審勢即寬嚴皆誤,
後來治蜀要深思。

如所周知,香港經歷2019年黒暴以及五波新冠疫情襲擊,傷痕累累,數百萬人染疫,9,000多人不幸病逝,正常的社會生活和經濟運作停頓,失業上升,庫房支大於收。說超哥接過一個爛攤子,並不為過。然而,因為落實了香港國安法和完善了選舉制度,加上國家的支援,由治及興和疫後重建的政治基礎具備,只看他如何踢頭三腳。

無疑,大亂達到大治,必是強調修養生息。但是,要做幾件立竿見影的事呢?超哥恐怕須「審時度勢」,更要懂「攻心為上」。

筆者認為,第一,必定是通關。通關的障礙主要在內地,需要說服內地其實香港的「群體免疫」水準是相當高的,打過三針,如果再加中過招的,是很安全的。再加上,過關前一週做足核酸檢測,是「三保險」了。一旦通關,香港「生番嗮」,否則李家超你的日子很難捱。

第二,有關23條立法,不要倉促行事。始終,這是爭議性很強的立法工作。一些條文敏感,不但對香港內部而言,而且對於外國各種人士也都很關注。可以吸取03年立法和19年修例立法的經驗教訓,現在內部有足夠的時間推敲條文,然後再有足夠的時間諮詢。固然作為香港憲制責任的23條立法拖了很久,但是香港當務之急是修補社會裂痕。

所以,第三,超哥上場,可以醞釀一次「特赦」,尤其對18歲以下的青少年。「武官非好戰」,如今治港有心思。

睇超哥落區聽取各方意見,大家都說,土地房屋問題不是講而是做,關鍵就是要快做。筆者同意現任特首又蹉跎了5年,不過,也不能只是做就得,還要「平衡」地去做,否則「寬嚴皆誤」。現任特首,用了一年時間去大辯論,講來講去,多數說要做的都是大家說過的,也只是否決了梁振英開發郊野公園的邊陲地區的提議。所以,筆者對這一年的浪費時間一直耿耿於懷。

筆者認為,不但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可以開發,而且,郊野公園中心地帶也都可以開發,關鍵是規劃得好。規劃得好,郊野公園面積不但沒有縮小,反而因為住屋和山野融為一體,更提高了郊野公園的生態價值。事實上,國際上很多地方都是融為一體。

現任特首浪費了一年,然後又劃了明日大嶼和北部都會區兩個大餅。這兩個大計劃,都是不錯的,但是太慢了。結果,輪候公屋時間表又延遲了,交不到功課。相信,超哥「以結果為目標」,是有所指,也令市民大眾有期待。


不過,房屋問題始終是一個敏感的問題,一方面是基層等候上樓和期盼置業,另一方面呢,則也怕樓價大跌。怕樓價大跌的,當然首當其衝是大地產商;但是占全港一般的有樓階層也是希望資產保值;還有呢,自然是財爺,派了那麼多糖,從哪裏補回收入?於是,超哥的治港政綱恐怕也不能再有一個「八萬五」,而是要拿捏到一個很好的平衡位。

要避免「寬嚴皆誤」,筆者相信有這麼幾條:第一,盡快開發土地,保證足夠供應。第二、有序放出熟地,控制樓市橫行。第三,大量發展「居屋」,既滿足青年置業夢想,也舒緩「上樓」排隊。相信,超哥會是一個實幹的「平衡大師」。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獨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