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何去何從?陳沛良答中評

2022-05-23
 
AAA

 46.jpg

長期以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同。而近年來的新冠疫情、近期緊張的俄烏政治局勢及美聯儲加息,為香港金融市場帶來不確定性,亦使得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面臨著一些風險和挑戰。香港立法會議員、中國太平保險(香港)總經理陳沛良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當今世界的競爭,歸根到底是“人才戰”。希望特區政府積極研究相關政策,吸引全球知名院校培養的優秀人才在港就業,擴大本港的人才儲備。

陳沛良指出,新冠疫情對香港金融市場的影響是首當其衝的。香港是諸多國際金融機構的亞太區總部所在地,而特區政府採取“嚴謹的入境防控措施”令不少外國企業和專業人士在商業經營上感到不便和擔憂,他們開始將公司業務搬遷至與香港定位類似的新加坡。他表示,現時已有不少駐香港企業的中高層管理人員申請轉調至其他疫情防控較為寬鬆的地區工作,而中高層管理人員的離開亦伴隨其在香港的家庭成員會一併撤離,將會很難再回流返香港,影響深遠。

陳沛良強調,職位撤離,人才流失,進一步導致大量資金流失,這將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造成衝擊。特區政府應密切關注這一趨勢,並因應本地疫情變化及考慮本港經濟發展等相關因素,適當調整相關地區到港人士的檢疫要求,以便利他們到港進行商業活動。毫無疑問,要穩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殊地位,留住人才是至關重要的。當今世界的競爭,歸根到底是“人才戰”。希望特區政府積極研究相關政策,吸引全球知名院校培養的優秀人才在港就業,擴大本港的人才儲備。

“近期的國際局勢亦備受關注,俄烏衝突持續,全球金融市場遭受劇烈衝擊。”陳沛良說,首先,儘管香港與俄羅斯、烏克蘭在經貿、金融等領域的直接聯繫較少,受到的直接影響有限,但作為高度開放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金融市場與全球金融市場發展息息相關,俄烏衝突很可能通過全球經濟間接影響香港;其次,地緣政治變化復雜難料,俄羅斯海外資產被凍結及被剔除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的個案值得警惕。在近年中美關係不斷惡化的情況下,香港金管局及銀行業界必須就不同情境做好預案,一旦出現極端情況,希望亦能把風險管理到最好,損失控制到最小。

近日美聯儲宣佈加息0.5%,由於香港實行聯繫匯率制,港幣與美元掛鉤,這是否會對本港經濟造成衝擊?對此,陳沛良認為,美聯儲加息對香港資本市場影響有限。因為香港金融財政體系較為穩健,外匯儲備充足,有助於保證港元匯率穩定。但是如果美聯儲加息幅度過大,由此帶來的風險值得特區政府謹慎應對。

近來有不少輿論擔心新加坡會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香港在如何做好應對方面,陳沛良認為,雖然香港與新加坡在金融方面的比較與競爭從未停止,未來也將持續,但長遠來看,對香港前景依然持有信心,相信新加坡不會取代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第一,是因為香港與內地不斷加強的經貿聯繫是香港獨特的競爭優勢。數據顯示,中國內地對香港的外國直接投資(FDI)流入和流出依存度指數為62.64%,香港對中國內地的FDI依存度指數達54.87%,這表明香港與內地的互相依賴指數高。香港與內地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為香港金融市場應對外部衝擊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

第二,香港作為內地企業走向國際和國際企業進入中國內地的主要平台,也提升了香港對於境外資金的吸引力。未來特區政府要藉助“背靠內地,面向全球”的特殊定位,以更廣闊的視野規劃香港金融行業的發展,進一步加強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金融定位,使其更好地服務國家發展戰略,亦使香港在金融領域產生更大的國際影響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如今俄羅斯資本和商業機構在全世界可以說是寸步難行。有中國作為俄羅斯的戰略夥伴的因素,保證了俄資金的安全。而香港國際化的投資環境,這種既不在西方陣營,又聯通西方的特點,正是俄羅斯最需要的。

    路易  2022-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