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蘅:香港豈是警察社會?

2022-07-06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7-06 at 10.44.59 AM (1).jpeg

今年七一是香港回歸二十五周年,第六屆特區政府也於是日就職。蕞爾小島的大日子竟引起外媒關注,《經濟學人》雜誌發文報道,稱:「香港用了二十五年成為警察社會。」(Hong Kong is a police state 25 years in making)事實上,先前珍寶海鮮舫沉沒,也引起該雜誌關注,稱:「近年中共破壞香港的民主制度。珍寶海鮮舫代表着一個較有希望的時代,如今逝去如風!」(China’s Communist Party has undermined Hong Kong’s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in recent years. Jumbo represented a more hopeful era, now gone.)外媒的文宣攻勢無孔不入,於斯可見!

WhatsApp Image 2022-07-05 at 5.16.20 PM.jpeg

(Economist網頁截圖)

珍寶海鮮舫本是漁港文化的遺蹟,說它的沉沒象徵一種文化的終結還說得過去,《經濟學人》卻偏偏政治上腦,硬和民主拉上關係。如今,新任行政長官李家超曾經做過警察,擔任過保安局局長,就又硬把香港稱作「警察社會」。難道他日做過漁民的人成為特首,香港就成了漁民社會?做過藝人的人成為特首,就成為藝人社會?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做過演員,難道烏克蘭就成了演員社會,專門演戲騙人?美國也有總統是軍人出身,如艾森豪威爾,他的治下,難道又是軍人社會,實行軍管?這未免過於籠統吧。可是,《經濟學人》就是如此「順理成章」,弄出了這麼一個似是而非的名堂。

更令人揪心的是,「警察社會」這個名詞不如「藝人社會」、「漁民社會」那麼中性,當中實蘊含貶義。警察社會是絕對專制的別稱,指不受法律約束,僅憑藉暴力維持政治統治的地方。這樣的地方蔑視法制,否認民主,肆意踐踏公民權利。十七、十八世紀的普魯士和奧地利就是典型的警察國家。香港是這樣的地方嗎?

《經濟學人》這樣的指責可說是非常嚴重,而其之所以有這種說法,無非是因為香港於2020年頒布了國安法。然而,世界各地都有國安法,難道就都成了警察社會?這似乎說不通吧。這種指鹿為馬的技倆,與美國政客謬言黑暴下的香港是「一道美麗風景線」一樣,都是睜着眼說瞎話。

事實上,香港社會依然是個法治社會,一切有法可依。實行國安法後,市民仍然可以批評政府,政府的抗疫政策就被坊間批評得很厲害,但也沒有人因而犯法。政府聲稱國安法只針對四宗罪、少數人,從這一點看來,是完全符合實際的。完善選舉制度以後,議員、特首也都是循法定程序選出來,或許與西方的制度不同,但卻不是無王管。香港也十分尊重人權、自由,以抗疫為例,為了保障市民的私隱,令市民安心,「安心出行」並沒有追蹤功能,不需要開啟GPS定位功能,個人資料不會被保存超過收集資料目的所需的保存時間,存放在應用程式內的出行紀錄在31天後就會自動刪除,可見特區政府並非無所不用其極地搜集數據、管束市民、漠視人權。

李家超無疑有警察這層背景,也做過保安局長,他成為特首,或許可視作國家重視國安,但這不等於漠視法治和人權。其實,現代文明社會,警察都應是文明之師才對,特別重視法制、尊重人權,好像香港警察,縱然黑暴多麼暴戾,都應對得當,沒因平暴搞出人命,實在難能可貴。難道都像美國的警察那麼暴戾,動不動就對民眾開槍?此警察不同彼警察,此社會亦不同彼社會,《經濟學人》不要搞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也覺得有些眼花繚亂。原因是施政報告沒有一個「綱」,指的主要不是指文章的標題,而是香港目前、未來幾年或更長時間發展經濟的總方針。而發展基建、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搶企業」、「搶人才」等,都只是遵從那個方針的工具。「以結果為目標」,是需要方針來實現的。

    吳幼珉  2022-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