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深度:黃清賢談大陸戰略定力

2022-09-07
 
AAA

 106459941.jpg

南開大學台灣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行政管理系教授黃清賢近日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表示,大陸時隔22年發布第三本涉台白皮書,是因為時空變遷,國際形勢變化,必須把台灣的定位講得更清楚。

黃清賢說,從國際角度看,中國大陸已經發展起來了,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卻想抑制大陸的發展,想打所謂的台灣牌。從國內角度看,中共二十大即將在10月16日召開,對於台灣議題也必須有一個更明確的定位。本次發布的白皮書非常詳盡地將台灣問題的歷史、現狀,以及未來如何處理進行了論述。

本次發布的白皮書中多次提到“和平統一”,並提到實現和平統一的具體路徑,黃清賢認為必須對大陸的戰略定力予以肯定,“在‘倚美謀獨’和‘以台制華’的挑釁下,中華民族要實現偉大復興,就必須有戰略定力。”

至於台海局勢是否會進一步升級,黃清賢對中評社說,大陸近期在台海所進行的軍事演習與其說是針對台灣同胞,不如說是針對外部干涉勢力。大陸的態度其實是很清楚,不主動求戰,但也不怕戰。“所謂不主動求戰,就是如果別國的軍機不進來,軍艦不進來,大陸為什麼要求戰?現在大陸正處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中,現在就是要發展,為什麼要提起戰端?但是今天如果打進來,或者已經到家門口,大陸也不怕戰,縱使會付出代價、付出成本,但這是保家衛國,大陸也必須拿出態度和實力。”

白皮書專辟一章講述“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光明前景”,這是否意味著大陸把統一進程推進到了下一個階段?黃清賢說,隨著時勢變遷,“台獨”勢力的聲浪越來越高漲,外部干預的勢力也越來越強大的時候,大陸一定要對統一有更強烈的表態,已經不僅僅是“兩岸必須要統一”,而是要說明如何統一,統一之後的台灣什麼樣的,統一之後的中國是什麼樣的,所以大陸確實把統一提上了日程。

國民黨近年在兩岸路線上有所動搖,黨內對是否堅持“九二共識”未能達成共識。作為國民黨前大陸事務部主任,黃清賢表示,“九二共識”是1992年兩岸透過函電來往確定下來的共識,這個共識不僅是現在兩岸陷入僵局,想把僵局打開的錦囊妙計,更是當時國民黨執政時與大陸在處理兩岸事務時所形成的財富,也是國民黨留給台灣民眾的財富。

黃清賢說,“九二共識”是和平共識,是讓台灣可以發展的共識。國民黨必須勇於把這些事實講出來,把願景擘畫出來,才有可能再度為兩岸民眾做事情,也才有可能獲得一個正面的歷史定位。

黃清賢,南開大學台灣研究中心主任、國台辦南開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基地研究員、中華兩岸新時代交流協會理事長、中華日報社長特別顧問兼大陸新聞中心主任,曾任中國國民黨主席特別顧問兼大陸事務部主任、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董事、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民黨智庫)董事。

以下是訪問全文:

國際局勢變化 大陸發布白皮書講清台灣定位

中評社:本次白皮書在佩洛西訪台後、二十大召開前發布,您如何解讀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發布第三本涉台白皮書?

黃清賢:這本白皮書發布的時機恰到好處。

大陸發布的第一本涉台白皮書是在1993年,那時李登輝要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所以這本白皮書明確了台灣的定位,也就是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2000年大陸發布第二本涉台白皮書的時候,李登輝正在推動兩岸所謂特殊國與國關係,時間剛好是在台灣經歷了所謂政黨輪替,民進黨還沒有上台執政的時候。這本白皮書同樣更強調台灣的定位,而且更清楚地說明台灣政府只是地方政府。

之前發布的兩本白皮書都是向國際強調,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第三本白皮書時隔22年才發布,是因為與22年前相比,時空變遷,中國大陸已經發展起來了,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卻想抑制大陸的發展,想要打所謂的台灣牌。

從國際角度來說,佩洛西竄訪台灣想表達的是美國想把台灣變成大陸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阻礙。從美國國內角度來說,這是政黨惡鬥的產物。因為美國的中期選舉已近,民主黨想拿台灣牌作為反華的象徵。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現在大陸需要去面對國際時空的演變,必須把台灣的定位講得更清楚。

就大陸自身而言,中共二十大即將在10月16日召開,對於台灣議題也必須有一個更明確的定位。所謂更明確的定位,就是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中,台灣究竟應該站在什麼位置?台灣如何與大陸一起完成民族復興的偉業?本次發布的白皮書非常詳盡地將台灣問題的歷史、現狀,以及未來如何處理進行了論述。

中華民族要實現偉大復興 必須有戰略定力

中評社:自1978年《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後,大陸在台灣問題上一直堅持“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本次白皮書中也多次提到“和平統一”,並提到實現和平統一的具體路徑,您如何看待大陸在堅持“和平統一”上面的戰略定力?

黃清賢:我認為對於大陸的戰略定力,我們必須予以肯定。在“倚美謀獨”和“以台制華”的挑釁下,中華民族要實現偉大復興,就必須有戰略定力。因為我們希望包括台灣民眾在內的兩岸民眾可以過得更好,如果要過得更好,就要用和平的方式來達成統一。

在實現統一的過程中,縱使西方用軍艦軍機在台灣海峽進行侵擾,大陸一直把握住了和平的大方向。同樣,為了讓兩岸民眾,尤其是台灣民眾能夠生活地更好,大陸是用對待同胞的態度在處理台灣問題的處理。即使有一小撮的人傾向於“台獨”,甚至想要“倚美謀獨”,但只要和平還有希望,大陸就不放棄。

坦白說,很多愛國同胞對大陸堅持和平統一這一立場也有保留性看法,但大陸的策略是一貫的,還是以和平統一為主,除非到了萬不得已。

中評社:白皮書中也提到,如果“台獨”分裂勢力或外部干涉勢力挑釁逼迫,甚至突破紅線,我們將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佩洛西訪台後,大陸多次在台海周邊軍演,您如何解讀大陸軍演的目的?您認為局勢是否可能進一步升級?

黃清賢:就像白皮書中所寫,大陸會盡一切努力來實現和平統一,但是如果美西方、“台獨”勢力不斷挑釁,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大陸可能也必須用一些非和平的方式來實現國家統一。白皮書中也講了,非和平的方式絕對不是針對台灣同胞,針對的是與虎謀皮的“台獨”勢力,尤其是“反華”的外部勢力。

至於大陸在台海所進行的軍事演習,從更大範圍來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其他國家的軍事力量、非和平力量進入到我們的領土範圍,我們該做的事情就是保衛疆土。

也就是說,大陸的軍事演習與其說是針對台灣同胞,不如說是針對外部干涉勢力。大陸要讓他們知道,如果希望台海和平,就不要把船艦開進來,不然就是非軍事象徵。現在外部干涉勢力把軍艦開進來了,大陸也只好演習告訴他們,如果侵門踏戶,到了我家門口了,我就要防衛;如果要打進我家來,我就要擋住。我認為祗有從這個角度看,才能夠理解大陸的軍演的動機。

至於局勢是否會升級,大陸的態度其實是很清楚,不主動求戰,但也不怕戰。所謂不主動求戰,就是如果別國的軍機不進來,軍艦不進來,大陸為什麼要求戰?因為現在大陸正處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中,現在就是要發展,為什麼要提起戰端?但是今天如果打進來,或者已經到家門口,大陸也不怕戰,縱使會付出代價、付出成本,但這是保家衛國,大陸也必須拿出態度和實力。

展望統一後前景 大陸將統一提上日程

中評社:白皮書專辟一章講述“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光明前景”,大陸以前對統一後的展望這部分內容講得比較少,您認為大陸為何此時在白皮書中強調這部分內容?這是否可以說明大陸已經將統一進程推進到了下一個階段?

黃清賢:前兩本白皮書主要是向國際社會表明台灣問題的由來以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隨著時勢變遷,“台獨”勢力的聲浪越來越高漲,外部干預的勢力也越來越強大的時候,大陸一定要對統一有更強烈的表態,已經不僅僅是“兩岸必須要統一”,而是要說明如何統一,統一之後的台灣什麼樣的,統一之後的中國是什麼樣的,所以大陸確實把統一提上了日程。

其實從1949年之後,兩岸統一就一直被提上日程,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當“台獨”勢力已經把“台獨”似是而非的假好處講了二三十年的時候,大陸是不是也應該把統一的好處清楚地表達出來?大陸對統一好處的說明是有基礎的,不是空中樓閣。從1980年代之後,兩岸的經貿來往暢旺,台灣每年從大陸所賺得的外匯都已經超過1,000億美元以上,甚至於直逼2,000億美元。如果沒有大陸的順差,台灣的對外貿易其實就是逆差。

在兩岸還沒有統一的時候,台灣就已經得到這麼多好處,兩岸統一之後,很多貿易上的門檻都可以解決,台灣明顯可以得到更多好處,包括安全上的困境也可以解決。事實上隨著大陸發展強大,台灣的安全、在國際事務上的參與都有更多空間。現在白皮書表明統一後的好處,不只是大陸實質上推進統一,也可以讓更多台灣民眾理解統一不是單方面對於大陸來說是一個歷史的要求,而且更多是著眼於台灣民眾可以過得更好。這是這本白皮書對於統一論述的一個亮點。

中評社:白皮書中提到,“統則強、分必亂”,這是一條歷史規律。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華民族的歷史和文化所決定的,也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和勢所決定的。您認為應該如何從文化的角度理解中華民族對統一的追求?

黃清賢:自古以來,中國就是大一統的國家,這是歷史使然與必然。唯有大一統才能夠發揮整體的力量,中國之所以成為四大文明古國當中唯一一個延續至今的文明,也就是大一統的力量。

中華文化的特質是一直用有容乃大的方式吸納外來力量,從漢族到漢滿蒙回藏等56個民族,已經不純粹是古代的漢文化,而是一個包容性非常強的中華文化。現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已經開始,在這個過程中,必然有台灣的地位,台灣也必然隨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更加發光發熱。

中華文化源自於中國大陸,又在台灣發展地更為茂盛,更為符合現代文明的要求。所以在統一的過程中,台灣除了經濟實力可以更強、安全可以更有保障之外,更重要的是中華文化可以吸納更多現代文明,加上中國古時候傳留下來的一些好的傳統,可以增加世界文化的發展模式和文化多元性。這是兩岸統一帶給世界文化領域非常好的典範,我們應該好好珍惜。

中評社:近期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訪問大陸遭到綠營圍剿和國民黨內部分勢力的質疑。您怎麼看這一現象?您認為國民黨在當前兩岸關係形勢下能夠發揮的作用?

黃清賢:夏立言副主席訪問大陸這件事,從總體來上來看是好的。民進黨上台之後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制度性溝通管道都斷了。在2016年習洪會和國共論壇之後,國民黨幾乎也斷了2005年以來建立的國共交流平台。這些情況對兩岸,尤其對台灣來說是非常不好,甚至是危險的。

所以夏立言本次來訪大陸,從整體來看應該予以肯定;可是如果從微觀的角度看,就會發覺國民黨內部真的出了問題。一件好的事情,甚至是讓台灣民眾覺得至少還有國民黨可以維護兩岸交流的事,在黨內居然被質疑了,我們就要想一想為什麼會有質疑?

第一,發出質疑聲音的人不知道、不懂。這表明黨內對於兩岸路線從來都沒有認真思考過,沒有認真想一想國民黨的定位應該是什麼。第二,發出質疑的人知道,但是覺得不對,這就更可疑了,這部分人的路線和想法到底是跟民進黨“台獨”路線一樣,還是根本對於兩岸交流這一國民黨的地基,其實是不喜歡的。

國民黨本來有很好的定位,可以為兩岸民眾,尤其是為台灣民眾做很多事情,但是卻把路走歪了,而黨內又沒有及時糾偏,所以就會出現包括黨主席去訪問美國,現在還要去訪問日本等一系列事情。國民黨不是不能跟這些國家有一些互動,但更重要的是必須理解自己既然叫中國國民黨,歷史使命是什麼、黨章是什麼?祗有堅持自己的使命與初心,才會得到兩岸民眾的認同和支持,更重要的是重返執政才不會是空中樓閣,才會是真正有可能實現的結果。

“九二共識”是國民黨的財富 不應丟掉

中評社:今年是“九二共識”30周年。國民黨在兩岸路線上仍然有所搖擺,黨內對是否堅持“九二共識”未能達成共識。您認為國民黨在這個新的“十字路口”上應該如何進行選擇?

黃清賢:“九二共識”是1992年兩岸透過函電來往確定下來的共識,這個共識不僅是現在兩岸陷入僵局,想把僵局打開的錦囊妙計,更是當時國民黨執政時與大陸在處理兩岸事務時所形成的財富,也是國民黨留給台灣民眾的財富。但現在國民黨卻要把這份寶貴的財富丟掉,這讓人想起中山先生講過的一個故事:有一個挑夫,平時愛買彩票,並習慣將彩票藏於自己扛活用的竹扁擔里;某一開獎之日,他猛然發現自己所買彩票中了百萬大獎,頓時欣喜若狂,覺得自己再也不用幹力氣活謀生了,得意忘形之際居然將扁擔扔進了江里——當然,那中了百萬大獎的彩票也隨著扁擔一道沉入江底了。何況國民黨現在還不是得了彩票,而是想要去得彩票,結果先把彩票丟掉了。國民黨其實只要好好回顧1992年與大陸所達成的“九二共識”的過程,以及在這個共識之下,國民黨後來為兩岸做了多少事,幫台灣民眾爭取了多少利益,包括1993年簽訂了4項協議,2008年再度執政後又簽署了20項協議,就知道應該何去何從。尤其是現在台灣海峽烏雲密布、劍拔弩張的時候,唯有重新拾回“九二共識”,才能真正推動和平。

所以“九二共識”其實是和平共識,是讓台灣可以發展的共識。國民黨必須勇於把這些事實講出來,把願景擘畫出來,才有可能再度為兩岸民眾做事情,也才有可能獲得一個正面的歷史定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根據台灣內政部統計,去年失蹤人口有1.9萬人,扣除離家出走等,這裡面有多少人被詐騙集團擄走甚至殺害而無人聞問?在被詐騙者的背後,可能有更多辛酸無奈的故事亟需社會伸出援手。

    莊慧良  2022-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