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中國駕馭微妙的對俄關係

2022-09-19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075372358 (1).jpg

時隔七個月後,中國與俄羅斯的最高領導人又再會面。不過,彼一時、此一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本周在烏茲別克斯坦見面,時空環境已大為不同。

兩人上次見面是在冬奧即將開幕時的北京。彼時,世界還在競猜俄羅斯是否會入侵烏克蘭,中國承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壓力,正努力與俄羅斯抱團取暖,宣布雙邊關係「上不封底」。眼下烏克蘭戰爭已開打,普京被西方國家視為破壞國際規則的「公敵」,不僅受到空前嚴厲的制裁,最近也在戰場上失利,處在敗退中。

最重要的不同,是普京更需要中國了。有評論形容,處在俄烏開戰以來最脆弱時刻的普京,將把中國視為救命稻草。反之,中國也看穿了這點,正更小心地拿捏微妙局面。一方面,中國必須維持與俄羅斯「背靠背」的戰略夥伴關係,如果因為俄羅斯倒下了,西方國家的火力就會集中對準中國;另一方面,如果在軍事或經濟上明顯援俄,就會觸發西方對華制裁,並且不利於中國在中亞地區的戰略布局。

當前的局面,對中國而言,既是危,也是機。

其實,已有清楚跡象顯示中俄關係不如此前熱絡,反而有些冷淡。比如,俄羅斯上周就對外透露,普京和習近平會在烏茲別克斯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峰會期間會面,但是中國外交部直到本周二(9月13日),都遲遲不願證實會不會有「習普會」。

普京顯然更需要用「習普會」作對內宣傳,以提振個人聲勢,凸顯俄羅斯繼續得到中國的支持。克林姆宮也對媒體稱,上海合作組織提供了有別於西方中心機構的「另一選項」。中國也有興趣打造非西方主導的國際地緣政治組織,但俄羅斯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本月上旬,中共三號人物——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對俄羅斯進行了訪問,中國官方的文告全文未見「烏克蘭」三字,反觀俄羅斯國家杜馬發佈的文告,則突出中國表示「理解」和「支持」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一段流傳到推特上的視頻,顯示栗戰書對俄國家杜馬議長沃洛金說,美國和北約直接逼到俄羅斯家門口,「俄羅斯採取其認為應採取的一些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從不同的方面給予策應。」

一些網民認為,這坐實了中國支持俄羅斯開戰的說法,殊不知,「理解」和「策應」已是降了調子。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本星期一(9月12日),會見即將離任的俄駐華大使傑尼索夫時說,中國願不斷「做細做實」兩國高水平戰略協作內涵,弦外之音是「在現在的水平做好即可」。

實際上,自從俄羅斯開戰以來,中國一直採取模糊曖昧或所謂「平衡」的立場,尤其克制不在軍事上支持俄羅斯,否則俄羅斯近期不會向伊朗、甚至朝鮮求購武器。當然,中國也對俄羅斯做出實際的「策應」,比如不久前中俄新簽訂的能源合約,將天然氣交易改為以人民幣和盧布支付。然而中國作為更具實力的國家,它不會成為俄羅斯的利益代理人,而是會維護自身的多面利益。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副總裁方艾文(Evan Feigenbaum)就分析,中國的目標是在戰略層面與俄羅斯保持一致,以抵禦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壓力,但不在戰術層面支持俄羅斯,以維護中國對國際市場准入利益,避免被西方制裁,同時建設與中亞其他國家的關係。別忘了,後者與烏克蘭都同屬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都非常害怕俄羅斯,也在警覺地觀察中俄有多親近。由此可見,「習普會」不是習近平疫後首次出訪的最大焦點,布局中亞戰略才是。

這不,他出訪首站地哈薩克斯坦,就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深感不安,公開遠俄羅斯而親西方。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今年6月就罕見地當著普京的面,表示不會承認烏東地區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的獨立。

6323d088e4b01ef739cf2964.jpg

中國深耕與中亞地區關係也長逾20年。2001年,以中國與俄羅斯等中亞六國發起、以反恐、反分離和極端主義為主旨的上海合作組織成立。這個西方評論人筆下的「不自由政體」聯盟,近年來在國際地緣政治上發揮愈來愈大的影響力。201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也加入。隨着伊朗今年「入會」,人口總數將佔全球44%,經濟總量佔全球四分之一。

然而,俄羅斯才是中亞地區原來的老大,忌諱中國在當地擴張影響力,如今俄羅斯深陷烏克蘭戰爭,讓中國有了進取的機會。提出長達25年之久,一直因俄羅斯阻撓而無法開建的中吉烏鐵路,本星期四(9月15日)總算由中國、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正式簽署文件開建,就是一個例子。

中國正採取「兩手策略」,在地緣政治利益與自身政治理念的矛盾中努力平衡,目的是實現自身利益。不過,大國政治整體上都會愈來愈複雜,比如印度一方面加入美國主導的印太四國(QUAD),另一方面不配合西方制裁大量購買俄羅斯能源,最近又從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中打退堂鼓,這也很讓大家看不清,也叫西方很頭痛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