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中央主導釋法 司法界料掀「整風」

2022-11-30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11-30 at 11.18.34 AM.jpeg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涉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律政司反對黎智英聘請英國御用大律師,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申請被拒,特區政府決定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這將是香港回歸之後的第六次釋法,不過這次解釋的是香港國安法,而非基本法。此次釋法完全由中央主導,而從國務院港澳辦的聲明,針對司法界「整風」似乎不可或缺,以落實二十大報告提出「完善特別行政區司法制度和法律體系」。

回首這場風波,緣於香港法院批准由英國御用大律師Tim Owen代理黎智英案。律政司反對的理據相對薄弱。案件上訴到終審法院,律政司提出涉及國家機密的案件不宜用海外律師。但根據普通法原則,若上訴方在終極上訴時,提出之前從未在下級法庭探討過的新論點,終院不應批出上訴許可,終院因此在28日拒絕上訴申請。行政長官李家超在判決3小時之後提出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

從港澳辦的聲明,北京事前已經估計律政司將敗訴。因此,中央人民政府「日前」已向行政長官發出公函,要求其就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包括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等有關情況提交報告。所謂「公函」,就是向特首發出指令,特首據此提交報告以及要求釋法。

值得注意的是,港澳辦發言人還引述「香港社會特別是堅定的愛國愛港人士和法律界正義人士」對法官的批評,語氣相當凌厲,「有些法官簡單套用審理一般案件的原則、程序和習慣以及所謂『國際標準』來約束香港國安法的適用和執行,是未能正確認識香港國安法的憲制地位,是對香港國安法權威性、凌駕性的無視,是罔顧國家安全和香港繁榮穩定,已對案件的依法公正審理和香港國安法的準確實施構成重大挑戰,對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帶來重大風險。」並且指出「這些意見值得高度重視」。

shutterstock_621675425.jpg

言下之意就是中央認可這些意見,只不過是給香港法官面子不直接批評,以免引發震蕩。由此也可窺見中央對司法機構,尤其是法官缺乏政治意識、國安意識、大局意識的不滿。事實上,涉及串謀勾結外部勢力的大案,牽涉國家安全,世界上也極少國家容許外國大狀為被告抗辯。尤其是國際政治波詭雲譎,美英不斷操作「香港牌」打擊北京,即使是司法方面亦不放過,年初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與副院長賀知義就在倫敦壓力之下辭任香港終院非常任法官,干擾香港司法運作昭然若揭。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北京對司法機關的不滿由來已久,首任中聯辦主任姜恩柱在回憶錄,就批評香港有些法官「長期習慣於普通法,對中國內地的法律制度缺乏了解」,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香港在憲制上已經發生歷史性的深刻變化」。中央只是因為擔心影響香港法治的金漆招牌而隱忍,但在二十大報告終於首次提出「完善特別行政區司法制度和法律體系」。

參與二十大報告起草工作的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鄧中華在《黨的二十大報告輔導讀本》提出,今後將在四大領域撥亂反正:管治領域、司法領域、教育領域、傳媒領域。其他三大領域的整頓早就展開,司法領域「要完善特區司法制度,增強司法法律界對憲法、《基本法》、國安法的正確理解和運用。」

因此,這次中央重拳出手,主導國安法釋法,也可以視為對司法領域的撥亂反正,司法界「整風」也將陸續展開。不過,考慮到司法界的敏感以及維護香港法治,相信並非暴風驟雨式的「整風」,仍會強調香港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權及保持普通法的制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北京釋法與香港的司法獨立並不是並行關係,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對立關係,一次的釋法未必會損害到香港的司法獨立。對國際投資者來說,他們近年對香港營商環境的信心,更多建立在港府能否消除中美關係的緊張狀態所帶來的不穩定性。

    戴慶成  2023-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