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地從何來(七)》貨櫃碼頭搬去長洲南真係work?拆解填海計劃4大疑問

2017-05-31
   
AAA

團結香港基金日前發表新一份土地房屋政策研究報告,建議推動大規模填海「新玫瑰園計劃」,報告見街之後都引來社會不少討論及疑問。譬如:「填海?破壞生態喎,咁多棕地你唔用?」「貨櫃碼頭搬去長洲南work唔work架?」「填海填嚟咪又係益左啲發展商起豪宅!」 

咁多問題要解答,《思考香港》一於訪問有份撰寫報告的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葉文祺(Ryan),正所謂「有嘢問Ryan哥,佢一定答得多」,相信大家看完本篇文章,都會對香港土地問題有更多了解,「長知識」! 

RYAN1.jpg
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葉文祺(最右邊)。

Q:報告其中一個焦點是貨櫃碼頭地改建屋,搬至長洲南?點解會咁諗?交通配套點算? 

現時葵涌貨櫃碼頭位置,是「臨海靚地」,交通配套齊全。假如在30年後,貨櫃碼頭對香港的經濟效益、重要性已經有所改變,改作住宅用途是否更合乎整個社會的利益呢? 

為何建議將貨櫃碼頭搬到長洲南,是參照香港水域圖,中部偏南水域是唯一一個可作大型填海地方。這亦是參考了新加坡做法(將原有貨櫃碼頭搬到大士南面的新填海地,見圖)。假如方案落實,當然要做交通配套,當日後中部水域人工島、東大嶼都會建成之後,建隧道或大橋接駁長洲南,實際距離不如現時看的那麼遠,當然這是比較長的規劃。而根據政府數據,現時經香港轉口「唔會落地」的貨物佔近七成,「如果有七成貨唔需要轉口,其實唔需要運返市區,對於接駁橋需求,亦未必想像中咁大。」 

SINGA.jpg 
圖片來源:政策‧正察

Q:大地產商佔貨櫃碼頭主要擁有權,點樣「氹掂」佢哋支持?填海計劃的公私營房屋比係幾多?係咪又用來「起豪宅」? 

包含葵涌貨櫃碼頭用地在內,整個填海計劃落實後,我們都想以資助房屋為主,甚至做到「八二」比。(八成公營,兩成私人)「不是100%(公營房屋),有公屋有私樓,雖然冇同地產商傾過,但對於佢哋,唔係好差嘅選項。」 

至於貨櫃碼頭收地事宜,需要政府及持份者兩邊作溝通,可能到30年之後,大家可能已覺得貨碼對香港貢獻不大。現時貨櫃碼頭地契訂明租用年限於2047年屆滿,「政府到時可收回土地,唔係話真係要咁做,但事實上談判過程,需要政府、發展商及貨櫃碼頭擁有者再傾。」 

Q:蒲台島係咪會變「監獄島」?居民反對聲音點解決?「新玫瑰園計劃」其餘填海選址做啲乜? 

除了赤柱監獄之外,小欖、壁屋監獄,喜靈洲戒毒所都可以一併搬遷到蒲台島。根據資料,島上僅有十多人住,設施匱乏,供電要依靠發電機,食水接駁欠佳。如果填海帶來發展,對當地居民亦有好處。另外,其實我們建議監獄不是直接建於蒲台島上,而是在蒲台島填出來的用地上。至於保安問題,我對香港懲教署及警察都很有信心。 

其他選址方面,南丫西可作住宅用途,將軍澳可作數據中心及住宅用途,屯門可以住宅為主,亦可作新工業及類似科學園用途。這只是初步構想,整個計劃他日落實,土地用途如何分布都未必跟現在想的一樣。 

ROSE.jpg

Q:填海影響生態喎,咁多棕地,收返唔得咩? 

團結香港基金一向支持覓地建屋要多管齊下,包括發展棕地、增加發展密度、改劃土地等等。基金會不反對發展棕地,但由於大部分是私人土地,收地時間長,亦要考慮現有物流作業如何覓地安置。香港未來30年需要9000公頃土地,需要大規模造地,填海是最可行辦法。而其發展效益亦更高,因為可得來一大片地皮,比起在社區改劃個別土地,可作更完善規劃。本港不少大型屋苑、如太古城、沙田第一城、美季新邨都是建於填海地上。 

基金會提出的填海選址不是憑空想像,而是根據2012年政府土地供應策略文件的25個建議選址當中揀選,其實政府當時已經排除一些非常不適合填海的地點,例如對海岸線及生態造成較大影響的水域。其實,今次填海方案「冇郁過維港」,亦未牽涉東、西部較高生態價值水域。而是主要集中於生態價值較低的中部水域。另外,現時比較新式的填海方法,如非浚挖式填海,對生態影響已少了很多。其次,香港水域有16萬公頃,基金會提出填海選址只有3500公頃,佔整體水域2%,是否可在另外98%水域做生態補償方案呢? 

填海計劃,一定遇到非常大阻力。環保團體、不同持份者都有意見,事實上是難落實的。但基金會想做的第一步是引起社會討論,希望社會有這個意識,由下而上,凝聚共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