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寧:廢青 恃老賣老 關愛座

2018-04-16
林奕寧
自由撰稿人
 
AAA

在時間巨輪下,今日的恃老賣老,正是昔日的廢青,無教養的人變老不會自動變得有教養,今夕廢青拒讓座,他朝君體也相同。教養無分世代,只分有或無。

seat1.jpg
是什麼讓關愛座淪為批鬥座?關愛座為何會好心做壞事?(橙新聞資料圖片)

讀到市民因關愛座引起打鬥的新聞,本人第一個反應是冷笑,心想終於發生了,日後一定陸續有來。

自小,長輩老師教我們要讓座。那個時代沒有關愛座,不論是什麼座位,遇到有需要的人,我們都應讓座。不知誰自作聰明設計了關愛座,本人只想用「多舊魚」來形容此等偉大發明 - 自此,年輕力壯者只要不坐在關愛座,面對長者或孕婦可以繼續打機或玩電話,以前要扮瞓覺現在可以慳返;而長者呢,只要你有一點點白頭髮,夠厚顏無恥,也可以於關愛座上中氣十足地講電話,然後健步如飛地下車。

以上兩種情況,在公共交通系統內屢見不鮮,就不詳述了。關愛座的設置,除了引發社會矛盾外,別無用處;再加添了世代問題、中港矛盾、種族爭執等等議題,每天登上報紙A1不是問題。

那麼,是什麼讓關愛座淪為批鬥座?關愛座為何會好心做壞事?

一)誰可以坐關愛座?法例是道德的最低底線,關愛座淪為批鬥座是最好的例子。關愛座的招紙上標明四類人群可享關愛座:老人、手抱嬰兒者、孕婦、傷殘人士。單單針對以上四類人群,每一群人的定義都能有千百個註腳。老人應該以年齡去區別嗎?還是以身體衰老程度?手抱嬰兒者連嬰兒車是否可以更優先?懷孕初期胎兒不穩VS腹大便便又如何定奪誰最有需要?傷殘人士針對身體各部位的殘障,是否需要醫生證明與比較才決定關愛座誰屬?

四類人群以外,還有各種「另類」人群。例如M痛,相信各位姊妹都認同可以痛不欲生,能坐上尊貴的關愛座或一個普通座並不算太過份吧?說到這裡,大概會有人說M痛算什麼!其實,身體狀況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正是關愛座未能詳細例明受惠人群的原因,同時也是令市民不忿「應該是我」的東西落入別人手中的原因。賭氣的想,難道需要每個交通系統內設置一名醫生,以醫學角度定奪關愛座的分派?

本文不打算跌進關愛座與資源分配的陷阱,反而希望:

二)回歸道德根本,重新思考什麼叫禮讓

讓我們一起讀論語的兩段話。

《論語‧為政第二》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這段說話說明了若只用政策或刑罰來規範人民,人民難免因法例而順從,變得無羞恥之心。相反,管治者應以道德和禮教去教化人民,讓他們知廉恥,培養出良善的心。

在由未關愛座之前,很多人為了不讓座會扮睡覺,這還算有丁點羞恥之心。現在根據本人的觀察,坐在普通座位的年輕力壯者,已經很少會扮睡覺。這種道德的倒退,讓人心寒!

《論語‧里仁第四》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這裡談到一個更理想化的境界。孔子說,能講求禮讓來治理國家,那治國有什麼困難呢?不能用禮讓治國,所制訂禮又有何用呢?

此句正正點出關愛座為什麼淪為批鬥座。在沒有禮教與道德的教化下,強行制定的所謂「禮」如有何用呢?關愛座代孔子回答了我們。

三)廢青與恃老賣老從何而來?

本人從不(敢)坐關愛座,而且見到有需要人士都會讓座,每次對方要不婉拒,就是道謝,沒有例外!當大家指摘廢青有多無能、長者持老賣老有多討厭的時候,難免重覆世代之爭。其實,在時間巨輪下,今日的恃老賣老,正是昔日的廢青,無教養的人變老不會自動變得有教養,今夕廢青拒讓座,他朝君體也相同。教養無分世代,只分有或無。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睇住「滴滴」殺入,一路滿心歡喜的想幫襯下,況且有100蚊的優惠,分分鐘搭個的士都真係一蚊都唔使。只不過,等我實際使用的時候,卻屢次失敗,不是Call唔到車,就是的士佬就算車身貼住「滴滴」的廣告,就算你叫到佢,就算你抵達目的地,佢竟然同你講:「唔好意思,我收現金」。

    陳小偉  2018-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