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香港將面對一個碎片化的立法會

2016-08-30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香港新一屆立法會很快就投票揭盅,各路候選人盡最後的力量拉票。筆者判斷,新一屆立法會組成建制派和反對派兩大陣營的格局不會有大的變化,席位在2,3席上落,但是終歸反對陣營不可能席位過半,而建制派席位也未能超過三分之二。不過,可能新一屆立法會是更加碎片化的立法會,議事殿堂恐怕將更是亂象叢生,說不定淪為潑婦罵街,惡漢喊打喊殺的街市。

碎片化首先體現在反對陣營的進一步分化分裂,原來社民聯,人民力量和熱普城就與泛民飯盒會分裂,成為最激的一族。殊不知,本土以至港獨後生的出現,使到反對陣營的政治光譜出現激中還有更激的「勇武者」。反對陣營這一政治光譜的變化,使到其溫和勢力的空間進一步壓縮,一兩個“勇武者”拖住民主派的大隊往右轉。

從占中開始,溫和泛民就實行一個自私的策略,他們不認可激進人士的做法,但是有袒護,縱容他們,「我不同意他們……但是尊重他們……」,成了泛民飯盒派的標準的範式語言。以至,到了旺角事件出現,還有泛民人士溫情的表示理解,甚至指是「官逼民反」。到了港獨公開叫板,泛民飯盒會又說「我反對港獨,但是尊重思想自由,表達自由」。這種策略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借力打力,利用「勇武者」的無知來對北京和港府施壓。殊知,溫和泛民自己威望和定力也是不濟,到頭來反為「勇武者」拖著走。

尤其,在溫和泛民紛紛退下火線,留下者是原來的二線人物,更加無法鎮住那些「勇武者」。民主黨的劉慧卿,何俊仁,單仲楷;公民黨的梁家傑等有議會經驗,較有叫座力的資深議員退下,使到民主派個個都是「新仔」。未來的局面是立法會裡一大堆反對派組織,在這些單個組織裡頭已經難找領袖,更加遑論整個反對派陣營有一兩個「話得事」的人物。蛇無頭不行,反對陣營的碎片化,必然帶來議事的碎片化。反對陣營各行其是,將使到立法會更難形成共識,更難通過法案。可能到時,反對派個個鬥激,就像梁家騮一樣一人「拉死」一個法案。

未來立法會還可能出現一些非傳統泛民的,又非傳統建制派的人士。他們的立場飄忽,時而倒向反對派,時而支持建制派。也就是說,政府要通過法案,將增加遊說工作量,也增加了難度。這也是新一屆立法會碎片化的一個表現。

事實上,原來的建制派也處於更新換代之際,資深的議員曾鈺成,譚耀宗等退了下來,新的還給人稚嫩的感覺,即使是李慧瓊不是新人也還給人不成熟的感覺。

建制派還有一個大問題,那就是自由黨到底還算不算建制派,也成疑問。

最後,新一屆立法會能否選出有威望的主席,也是問題。一個碎片化的立法會,若沒有強而有力的主席,恐怕要開個正常的會議都難。

(作者:劉瀾昌,為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延伸閱讀
  • 民主黨過去在當年政府推出特首普選方案時,支持所謂的「公民提名」,如今,民主黨設立的甄選機制,為何又不搞「公民提名」

    陳凱文  2021-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