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一直鍾愛香港

2016-09-05
簡何巧雲(Rachel Cartland)
社會福利署前助理署長
 
AAA

854592.jpg

我有幸能赴海外度假,不過這卻令我更加珍視我的家鄉香港。

度假時最適宜拿上一本大部頭小說,譬如《米德爾馬契》(Middlemarch)。 該書結尾時向「那些不求聞達、活得真誠的人們」致敬,因為「世界上善的增長,部分有賴於那些並不驚天動地的舉動」。 香港就有無數這樣為他人福利默默履行自己職責的普通人。

即便是我們的名人們,也擁有著被低估的高貴品格。 如果奧運會有個專案比拼「壓力之下的優雅度」(grace under pressure),毫無疑問香港自行車選手李慧詩將包攬全部獎牌。 背負著全港期待的她,在凱琳賽中因為碰撞事故而喪失了獲勝機會。 但她沒有責怪任何人,也沒有自怨自艾。 她給我們所有人展示了何為運動員精神。

我們希望看到李慧詩未來能繼續征戰奧運賽場,當然還將有更多香港運動員出現在奧運競技場上。 在裡約奧運會上,我們的游泳運動員表現優異,並且一項由賽馬會和業餘游泳協會提出的富有創意的聯合倡議,將為未來的勝利打下基礎。 從這個夏天開始,數以千計的一年級小學生們將有機會參加24小時免費游泳課。 要啟動這樣一項倡議需要繁複的組織工作,包括游泳池、孩子、時程表、老師之間的匹配,並且最令人感動的是,所有參與者都將獲贈一套泳衣、泳鏡和泳帽,這確保了孩子家長們不會因為額外開支而卻步。

跟蹤香港選手的奧運會比賽動態令我花很多時間上網,而這又帶來了其他驚喜。 我反復觀看了一段視頻:一名在人流密集的蘭桂坊揮舞斧頭的暴徒被警員制服。 這一刻,我們大多數人都會承認,「我可沒有這樣的勇氣和沉著來制服暴徒」。 兩名警員前後夾擊:一個負責面對暴徒進行談判,而另一個則從其身後悄悄接近並乘機將其制服。 要知道,這兩位警官只是恰巧在這一區域執勤,他們並非屬於專門應對危機的精英小隊。 這證明了我們紀律部隊的水準,而就在不久之前兩名消防員還在履行職責時犧牲了生命。

蘭桂坊事件目前還未開庭審理,因此我們不能妄下斷言。 不過,已經有人抱怨,香港不完善的心理健康服務應負有責任。 向這一領域,以及廣泛地向社區健康領域投入更多資源是值得的。 花掉一部分我們儲備的基金是政府的優先事項,而這一領域應當得到優先關注。

同樣,我們也應該為我們的公共醫療設施感到自豪。 幸運的是我身體相當不錯,但我還是在香港和國外看過幾次急診。 我的個人經歷讓我更青睞香港。 我們的急診工作預算微薄、任務繁重,但仍能保持公平和專業的態度,令窮人和富人平等接受治療。 這是具有高度秩序的團隊工作,需要醫生、護士、輔助人員密切合作。 此外,有效的資訊技術、高效的藥房和良好的系統也合力支援他們。 我必須承認,在英國醫院我見過大量時間被浪費在尋找供藥商、電話號碼等事情上。 香港從沒發生過這樣的事,因為所有事情都組織得井井有條。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大體上等待治療的病患都已準備好合作並靜待醫生,而不像一些其他國家,總會出現鬧事的醉酒病患。 我們的公民尊重秩序和理性,並希望事情安排有序,這令那些自私者和好鬥者占不到便宜。

很快,我就將回到我們美麗的海濱之城。 它最寶貴的財富就是它的人民,以及他們對彼此和體面生活的尊重。 我很期待愉快歸來。

簡何巧雲( Rachel Cartland), 長期在香港政府擔任公職,上世紀 80年代在衛生和福利局工作,1995年至2006年擔任社會福利署助理署長。


(此稿原刊登在China Daily Asia,英文原文︰http://goo.gl/WUVi1S )

 

延伸閱讀
  • 今次親子山遊帶大家重臨香港島。這個繁盛的小島,翠綠的郊野公園卻近在咫尺,在我們彼鄰。

    戴緻賢  2019-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