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議員叫完口號可否做實事?

2016-09-06
 
AAA

 【思考香港短評】新一屆立法會多了一片年輕人的天空,熱血公民的鄭松泰32歲,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分別30及25歲,年紀最小的香港眾志羅冠聰更只有23歲,打破了本港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紀錄。

這班年輕人,無太多政績,亦無穩定樁腳,都能順利走進立法會,靠的是打正「政治旗號」,提出掙脫政府的管束,亦批評「老泛民」的迂腐。能夠當選,實是選民對新生代給予的機會與期許。

有的是「鍵盤戰士」,「網上KOL(意見領袖)」,是這班年輕議員的起步點。但今日起,身份轉變,晉身成代議士,就當自覺增添一份責任,需要糅合社會不同群體,帶頭減少撕裂,推動社會發展。簡單幾句漂亮的政治口號,或者可以為自己帶來一張立法會「入場劵」,但市民會問「之後呢?」

扶貧委員會的報告顯示,香港去年貧窮人口回升至97萬。社聯的調查顯示,20至34歲的年輕成人,逾半月薪低於工資中位數的1.47萬元。青年議員有何良方舒緩貧富差距?本港土地供應不足導致樓價高企,青年望樓興歎;還有租金昂貴,青年創業困難,種種現實而又逼切的社會問題,未來如何解決?

在今次選舉論壇,年輕候選人重政治輕民生。有的還提出本港可以開發天然氣,令本港能源能自給自足,但多次被質問「氣從何來」?她都答不出來。對於候選人,選民儘管一笑置之,給予最大包容。但選舉已經過去,激情過後,候選人進入議事殿堂,就應該負起的責任,少些空談,多做實事。當你會批評上一屆立法會議員只懂「掟蕉」、「做舉手機器」,那麼,也請你們取得市民授權後,交出成績,給予大眾解決民生問題的可行方案。

延伸閱讀
  • 民主黨過去在當年政府推出特首普選方案時,支持所謂的「公民提名」,如今,民主黨設立的甄選機制,為何又不搞「公民提名」

    陳凱文  2021-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