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子健:特朗普幫了梁振英?

2016-12-02
劉子健
Fintech 擁護者
 
AAA

tai.jpg
銀行家估計香港住宅市場將出現調整。(大公報資料圖片)

久久沒乘船來往灣仔尖沙咀,面貌已完全不一樣,似乎活力多了,人流不錯,周邊商舖也多元化了,感覺上政府區議會做了不少功夫。

話說有天早上金管局老總到立會匯報第三季外匯基金表現,筆者當然在中午約年輕銀行家聚餐見見面聽一下最新環球形勢,約見面就是在碼頭旁的意大利餐廳,來一枝簡單的 prosecco 當然不少得。

這個年輕銀行家很厲害,心水很清,主攻貨幣學,時常受北京上海邀請作形勢分析,在十月份已經大膽假設特朗普會勝出選舉,他列出幾個理由。

第一,美國民主黨奧巴馬政府集權,政府權力太大令能源業和銀行業飽受罰款問題打擊,暗裏反抗的心態形成。第二,貨幣政策明顯扭曲全球金融形態,富人只要有貸款能力已經就贏了市場,只要低利率多一個月就已經能養遊艇私人飛機生活無憂,造成仇富仇精英心態。第三,傳統白人生活受外來威脅太大包括新移民,深感資源受威脅,改變現狀是天經地義的事。

我不相信銀行家馬後砲,他相信沒有美國民主黨的左派思想會對全球來一個洗牌,資產價格會受美國聯儲局大幅而快速的加息而下跌,同時非美元資產給大幅拋售而重回合理價格。

筆者就問銀行家那豈不是就幫了現任特區政府一把,銀行家也同意,香港住宅市場理應受新辣招和借款利息增加兩面夾擊而出現調整,也多口一問那什麼時候大概是谷底,熟悉政治的他,答得我有點玄,2018年世界杯後吧。大家知道貨幣政策通常十二至十八個月見效,他的判斷也是理所當然。

我從來不懷疑銀行家的理性思考,世界往後怎麼走,我相信民粹主義也會繼續流行一段長時間吧。聽說意大利眾銀行有流動性問題,歐羅兌美元見一算,應該一會兒就到,明年花開時走一轉巴黎就對了。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