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百年馬拉松》不就是中國夢嗎?

2017-01-07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huunreda.jpg
白邦瑞著有《百年馬拉松》一書。(新華社) 

去年初,我看了一本叫《百年馬拉松》(The Hundred Year Marathon)的書,作者其時是美國國防部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書裏邊盡是先有結論,再找證據的拉雜寫法,主旨是說中國用欺騙的戰術,60年前就有一個秘密的百年戰略計劃,要讓美國不知不覺地幫助中國富國強兵,最終中國不但要超越美國,而且要以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制度取代美國領導的世界秩序,這騙局直到今天還騙了美國云云。 

書的內容無甚足觀,但寫書人大有來頭非寂寂無名。去年下半年,香港廣為流傳一段片段,承認了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美國政府介入「佔中」行動。承認者侃侃而談,臉有得色,他就是白邦瑞。2014年10月 「佔領」期間,白邦瑞接受美國霍士電視台訪問,被問到美國政府是否有份介入「佔中」,他承認美國政府主要透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提供過數以百萬計的資金,協助香港推動「民主」。而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有人負責處理《香港政策法》,確保香港民主發展。而白邦瑞是NED成立法案的起草者,完全明白基金的作用:「資助世界各地的民主運動」;換個說法,即是以民主之名顛覆不親美的國家。 

而這個白邦瑞,十多天後,可能出任特朗普的首席中國事務顧問,直接影響到特朗普總統的對華政策,所以,他在書中所表達的想法頗可一論。 

白邦瑞能說流利普通話,出道甚早,曾在列根政府擔任國防部主管政策規畫的助理次長;按他自己所說,早在70年代初就曾上書,促請美國早日與北京建交,主張跟中國交往合作,甚至出售武器予中國,是70年代「聯華制蘇」的代表人物之一。 

不過,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在蘇聯解體、中國崛起後,白邦瑞轉為「屠龍者」。他強調這書中所述均係事實,有的是解密文件,有的是脫逃者口述等。問題是,根據這些事實就能推出他的結論嗎?他舉中國「深謀遠慮」的例子令人啼笑皆非:如中國從美國取得資金、技術,以提升中國實力;又解放軍不透明;又說,1995至2000年北京政權在美國發起遊說運動,最終促成美國國會通過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待遇」(PNTR)等。這些都是事實,但這不是「國之常情」嗎?中國只是和大多數大國一樣,透過各種途徑追求富強。就如你不能說中國每年涉及二億多人的春運是為戰爭動員演練吧? 

更何況,中國長期是亞洲區霸主,即使在民族最瀕危時,國人的大國情懷、富強意識還是不減。就以孫中山為例,他寫過《實業計劃》一書,集中地體現了他關於全面發展中國國民經濟、迅速達到世界先進水準的理想,為國民經濟建設所制定的一個宏大設計方案。又如毛澤東在最一窮二白時,提出「要在大約幾十年內在經濟上趕上或者超過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後有「15年超英,20年趕美」的名言。 

這書繪影繪聲,卻使我看到某些美國精英假學術之名,行戰略抵制之實,他們輕率下結論及嘩眾取寵的偏好,都是為了美國利益製造理論基礎。 

用中國人的說法,他的「百年計劃」是這意思:一個世紀以來,中國為回應西方列強做了不少激烈的嘗試,由洋務運動開始,一代又一代的中華兒女為了實現振興中華的理想,前仆後繼,英勇奮鬥,到今天,中國走過捱打捱餓階段,開始繁榮昌盛、生機勃勃。 

美國人回頭一看,覺得當年太小看了中國的潛力,「放生」了中國,故巧立了一個「百年計劃」的名目。這幾年,美國「屠龍理論」架構已建好,下一步就是付諸實行。但問題是,今天的中國已非2001年入世前的中國,更不是八十年代艱難掙扎的中國,也遠非七十年代「聯華制蘇」時的中國,美國今天才覺醒,回頭已是百年身了。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中國來說,這波媒體戰會是一個挑戰,如何不出現中國駐美記者所擔心的局面,讓大多數中國新聞機構在美國慢慢消失,值得思考。但更為重要的是,如何從敘事上更好地講好中國故事,如何更好地在國際上展現中國的面貌,這恐怕才是應對好美國的挑戰的重點所在。

    銀鳴  202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