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亞非分析特朗普上台後的中美關係

2017-01-24
何亞非
外交部前副部長
 
AAA

CNUS1.jpg

無疑,美國仍然是全球化的重要推動力。美國人常說,“全球化就是美國化”。如今看來,有兩件事影響著美國參與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美國人顯然深深地覺得,全球化已經脫離了“美國化”軌道。這促使美國拿TPP、TTIP開刀,以改變全球經濟治理的規則。新當選的特朗普總統肯定會繼續通過拋棄部分規則、改變另一些規則和制定新的規則,讓全球化朝另一個方向轉變。 

2009年初奧巴馬總統進入白宮開始,美國就不斷實施整體戰略收縮,更多關注本國政治經濟議程,以越來越強硬的內向方式處理國際事務。特朗普政權領導下的美國會如何行事,將為全球化的未來提供一個新的範式。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會使全球治理的一些關鍵領域退步,如現有的自由貿易安排和美國對巴黎氣候變化協議的承諾。這已經在全球化的未來和全球治理方面給世界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 

積極的一面是,我們大可放心全球化並不會在一夜之間消失或全面倒退,因為它已經推動全球經濟增長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並將各國納入一個環環相扣、互聯互通,同時日益相互依存、利益同一的大網。應該回答的問題,不是全球化是否已死,而是“再全球化”或“全球化的再生”。換句話說,國際社會正在進入一個新的全球化時代,在這個時代裡,我們將繼續通過全球自由貿易、投資與合作,來應對全球性挑戰,同時花更多力氣糾正“全球治理的不足”,如國內與國家間貧富差距的擴大,促進社會的公平與公正。 

歷史當然不會重演,但相似事件還是層出不窮。世界正在目睹美國極可能出現新一輪戰略收縮,同時退出部分全球性合作。如果特朗普總統像他一再聲稱的,著手沿著“去全球化”路線“讓美國再次偉大”,那這將給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帶來的新範式。 

當然這是未知的,美國未來的全球化政策仍需要密切觀察。 

在這一背景下,中國的作用變得更加突出和具有決定意義。中國應該做什麼、能夠做什麼,來“使全球化得以持續並再度偉大”,對此人們的期望在上升。這不僅是中國面臨的艱巨任務,也將對全球化的未來產生巨大影響。 

為了讓全球化沿著正確軌道和方向發展,中國必須做幾件事情。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在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全方面鞏固聯合國的核心地位。之後重要的是繼續貫徹落實G20杭州峰會的決定。中國還應該利用世界經濟論壇、G20、APEC和上合組織這類平台,使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和巴黎氣候變化協議的勢頭得以保持。 

如何處理全球化新時代和特朗普當政時期的中美關係 

對中國來說,一是美國新政府上台後要繼續與美方接觸,同時開始真誠地檢討政策,通過加強雙邊合作,最大程度減少分歧,不僅擴大傳統領域合作,也要擴大在網絡安全、能源安全和基礎設施建設等新領域的合作。事後諸葛於事無補,所以保持頭腦冷靜,仔細觀察特朗普政府將會採取什麼樣的對華政策,是中國現在應該做的事。 

對美國新政府來說,它必須繼續遵循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基礎上的“一個中國”政策,充分認識到台灣問題的敏感性和重要性。這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所在。“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最根本性的政治基礎,尼克遜總統以來八屆美國政府都秉持了這一原則,對此決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與此同時,中國必須盡快抓住與美國討論貿易、南海等棘手問題的“機遇窗口”,以便兩國更好地相互了解對方。如果可能的話,雙方應努力達成一個廣泛的“協議框架”,就像2009年奧巴馬總統上台時兩國做的那樣,從而為減少猜忌與揣測、增加互信與信心鋪路。我們應該像習近平主席在首次與當選總統特朗普通電話時提出的,在“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基礎上,更好地處理中美關係這一當屬21世紀最重要之列的雙邊關係。 

我們相信,健全而穩定的中美關係符合兩國和全世界的根本利益。最起碼,可以通過及時密切的磋商,比如已成為中美關係常例的戰略經濟對話,讓可能出現的更多貿易摩擦和其他分歧盡量降到最低。 

對中國來說,二是要讓美國在貿易、投資、能源安全、氣候變化和反恐等各國共同關心的問題上保持多邊合作。 

我們都明白,作為重要的經濟體和全球化的關鍵參與者,美中兩國的共識與合作是影響全球化進程與方向的根本。 

不必說,為了整個國際社會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利益,中國將繼續通過聯合國、G20、金磚五國、APEC及其他國際與區域平台,引領各國共同努力應對氣候變化,推動自由貿易與投資,落實可持續發展議程。 

在這方面,領導力體現為更積極地探討協商如何維護全球治理體系,倡導必要的變革,讓這一體系更好地適應正在到來的全球化新時代。譬如,倘若美國新政府背棄承諾,那麼巴黎氣候變化協議得到的支持就會被削弱。 

對中國來說,三是要不斷為更有效的全球治理提供新思想、新方案,包括新的國際合作模式。“一帶一路”倡議就完全適合這一框架,它的關鍵詞是共同發展,共同繁榮。中國在現代化建設和實現經濟快速增長方面的經驗與成功是新思想的源泉,對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來說是有用的參考。 

總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G20及其他組織的關鍵成員,中國將繼續發揮應有的作用,為一個共同的未來作出貢獻。中國外交會繼續體現當前中國的新定位。 

 

本文節錄自外交部前副部長何亞非1月17日應團結香港基金邀請發表的專題演講。

演說全文: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123/12124.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