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別當普京是傻子!

2017-01-31
俞邃
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AAA

putinaaa.jpg
分析認為俄羅斯不會與美聯手。(新華社資料圖片)

特朗普競選總統過程中和當選總統之後,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彼此示好,都表示了改善關係的意願。特朗普提名任命普京的“摯友”、埃克森美孚首席執行官蒂勒森出任新政府國務卿,被認為意味深長。據悉特朗普還將俄羅斯從“重點防衛”中除名,俄已不被認為是美國的首要威脅。另一面,12月29日奧巴馬下令驅逐35名俄羅斯外交官,以此作為對俄羅斯涉嫌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報復措施。普京總統卻回應,“我們不會驅逐任何人”,將“以特朗普總統所推行的政策為出發點,制定未來恢復俄美關係的措施”。 

這一切信號表明,美俄關係勢必發生某種變化,問題是變化會在哪些領域,變化的進度和限度又將如何。也許是在釋放試探氣球,對於美俄關係改善,俄官方發言人表態謹慎。例如俄總統新聞發言人德米特裡·佩斯科夫12月14日稱:“現在對未來做任何預測都根本不合邏輯,更不要說沉湎於幻想,認為一切一下子就會變好了。”12月21日他又說,俄方希望特朗普政府幫助改善凍結的俄美緊張關係,但不指望立即取得突破。 

回顧冷戰結束的20多年,俄美雙方既在較量中合作,又在合作中較量。合作,舉其大者:一是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盡管2009年擱淺。二是反恐,盡管當前在敘利亞合力打擊“伊斯蘭國”各懷打算。三是共同參與解決伊朗核問題和商討處理朝鮮核問題。四是雙方接受2015年11月30日至12月12日聯合國氣候變化巴黎大會達成的歷史性協定。較量,主要圍繞北約東擴。北約席捲中東歐國家,還想進一步把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原蘇聯版圖國家拉進北約。烏克蘭危機後對俄羅斯實行經濟制裁,源於北約東擴。美國在東歐部署反導系統,也屬於北約東擴範疇。 

看來,特朗普上台後最有可能與俄合作的領域,無非一是在敘利亞反恐協調合作步驟,但要有一個磋商過程。11月16日《華盛頓郵報》引證美官方人士言論稱,美國當選總統在就職典禮後,可能恢復與俄羅斯在去年9月達成的聯合空襲敘利亞境內恐怖分子及設立聯合執行中心的協議。二是美國部分解除對俄經濟制裁,但要受西歐大國制約。哈佛大學教授、國家管理教研室主任蒂莫西•科爾頓認為,特朗普正式就任總統後,對俄經濟多個領域實施的制裁可能被部分解除,但這將是複雜的過程。三是逐漸恢復原先的北約-俄羅斯理事會關係。雙方可能在該組織框架內就如何修正歐洲安全進行對話。不過,俄總統發言人佩斯科夫表示,特朗普可以通過說服北約減緩擴張步伐或是從俄邊界附近撤軍,來提升華盛頓與莫斯科之間的信任氛圍,但俄羅斯不指望即將上台的美國政府會迅速放棄擴大北約。與之相關,美國可能低調處理在東歐部署反導系統,但不可能立即放棄已建設施。此外,還可能恢復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談判。至於有人說特朗普要拿克里米亞問題與俄在敘利亞問題上做交易,即便如此,特朗普也難以在克里米亞問題上公然袒護普京。總之,鑑於俄美之間結構性矛盾根深蒂固,兩國關係的改善是有限度的,跌宕起伏仍將是不可避免的。 

值得一提的是,人們紛紛議論特朗普懷有“聯俄抗中”意圖。特朗普的口號是“讓美國再度強大”,讓美國成為全球最強勁的經濟體。他看重中國,卻懷有防範中國快速崛起之心。不過,美國自身的利益豈能容許他把精力與資源都用於與中國格鬥?美國商界高層人士已在表示擔憂,認為美中若打貿易戰,首先受傷的是美國民眾。至於慫恿俄羅斯一起對付中國,普京當然心中有數。俄羅斯在國家振興途中長期受外部壓制,唯有從與中國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中獲得最有力支持。俄羅斯不可能以犧牲中國作為換取與美國改善關係的籌碼。況且,上述俄羅斯可能與美國合作的領域,也都觸犯不了中國的核心利益。俄羅斯專家較普遍認為,特朗普上台為俄美緩和關係提供了新機會,可能竭力把俄納入遏制中國軌道,但俄不會與美聯手。俄與美國關係無論好壞,中國對俄來講都有其自身價值,極為重要。12月12日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網站文章也指出:“有些人說,對美國最大的挑戰是中國而不是俄羅斯。不過,華盛頓的機制也許不會讓特朗普隨心所欲。” 至於中國,那必定會始終不渝地力求與美國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同時將與俄羅斯更緊密協作,根據時局變化,尋找更多、更靈活的利益契合點,共同應對全球化的挑戰。 

 

原文刊於「中美聚焦」,題為「且看下一步俄美關系如何發展」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120/12063.html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居安樂而思憂患,能幫助我們對當前極其複雜敏感、充滿各種陷阱的國際環境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同時為國家和世界和平穩定、經濟發展多做思考和籌劃,也要準備付出必要的努力甚至犧牲。

    何亞非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