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靖:中國應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的積極力量

2017-02-04
黃靖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
 
AAA

CN1.jpg

對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舉世為之焦慮。特朗普在重大問題上的不著要領及其“美國第一”的極端立場和政策取向,使得世人不僅對美國今後的發展、更對其在世界事務中的“領導”能力和責任產生了極大的困惑。目前看來,特朗普將在以下三個方面給世界的和平與發展帶來負面影響,加劇今後世界格局的不確定性。 

其一,特朗普領導下的單邊主義將給世界的穩定與發展帶來巨大衝擊。特朗普強調“美國第一”,其團隊亦由極端保守人士組成。小布殊執政時期的新保守主義必將在特朗普治下捲土重來,特朗普政府在國際事務中必將推行“美國至上”的單邊主義,這必將給國際社會中的各個多邊機制帶來傷害,並對基於多邊機制的國際秩序造成更大的負面衝擊。 

其二,西方世界在民粹推動下的政治右翼傾向是阻礙世界穩定與發展的逆流。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標誌著民粹主義推動下右翼勢力在西方世界的泛濫。這使得整個西方在政治上日益狹隘保守,經濟上傾向保護主義,宗教文化上排他與沙文主義盛行。這不僅撕裂了長期以來奉行“自由民主”的西方社會,也導致政府治理和政策制定的碎片化。其結果是西方發達國家對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的能力和影響大大降低,甚至起到負面作用。 

其三,世界金融體系的不穩定因素加劇,或將引發新的危機。自1971年8月美國廢棄布雷登森林協議的金本位制以來,美元成為世界金融體系中最主要的信用支撐。但是,美國日益高築的巨額債務不斷侵蝕著美元信用。2008年的金融風暴,其本質是美元信用危機的爆發。其後美國政府的量化寬鬆政策,儘管在相當程度上緩解、轉嫁了危機,但“美元泛濫”卻進一步惡化了美元信用,而滾雪球般增長的美國債務更使得美元信用的“崩塌”難以避免。 

但特朗普上台帶來的種種挑戰,也給迅速上升為世界第二大國的中國帶來了重大戰略機遇。 

首先,中國必須積極推動以多邊機制為基礎的全球治理。當今全球治理的基礎,是以聯合國及各相關機構為支撐的國際政治秩序,以WTO以及各多邊貿易機制為基礎的國際經貿秩序,以世界銀行、IMF、亞發行、亞投行為構架的國際金融秩序。中國不但要闡明堅決維護當今國際秩序的原則與立場,更要積極主動參與多邊機制中的各項事務,團結世界各國,堅決抵制任何有損於這些多邊機制的單邊行為,維護這些機制的穩定與發展,保證中國各項對外政策與這些機制相向而行。 

其次,必須堅持推動中美之間新型大國關係建設。特朗普當選暴露出的美國政治高度分裂表明,美國國內有制約特朗普的強大力量。作為世界第一大國,美國長期以來形成的政治體制以及各利益集團之間的政治格局,絕不是特朗普可以隨意改變的。特朗普如果一意孤行,堅持倒行逆施,必將激活美國社會中的理性力量。誠然,目前美國朝野彌漫著對中國迅速崛起的沮喪和焦慮,反華制華之聲喧囂不已。但這絕不意味著美國有和中國全面碰撞的意願和能力,更談不上達成“圍堵”中國的共識。畢竟,中國通過融入(而不是挑戰)當今世界體系、順應經濟全球化的大潮而取得的“和平崛起”,導致了中美之間不可逆轉的相互依賴關係,使中美關係遠遠超越了雙邊關係的範疇。凡是中美之間的議題,都具有世界意義;凡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挑戰,沒有中美的交流、協商與合作,都不能得到解決,甚至難以管控。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目的,就在於為中美之間避免衝突、合作雙贏提供制度保障。可以預料,特朗普就任後將在各個領域對中國施壓,但其對華強硬立場和政策很難持久。這不僅因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絕不會退縮,尤其是在涉及中國核心利益問題上更是會針鋒相對,而且因為與中國全面對抗並不符合美國的整體利益,也很難獲得國際社會支持,甚至連美國的盟友也會有所保留。形勢比人強。只要中國持續穩定發展,特朗普對華強硬的姿態終究會轉變為討價還價的“交易”模式,從而在客觀上為推動新型大國關係建設提供新的契機。 

再次,順應世界發展潮流、堅定不移地實施有利於多邊機制發展的各項政策。當今世界,經濟一體化、政治多極化是兩個難以逆轉的大潮。作為這兩個大潮的獲益者,中國在習近平主政以來,積極推行了“一帶一路”建設、建立全球夥伴網、發展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籌建亞投行等一系列舉措。顯而易見,這些舉措順應了經濟一體化、政治多極化的發展大潮,同時也促進了多邊機制在亞太和歐亞大陸這兩大關鍵戰略區域的發展。從長遠看,只有以合作發展、互利雙贏的多邊機制為制度保障,才能在各國之間建立起可持續的命運共同體,從而為世界和平與發展奠定紮實的基礎。 

 

原文刊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124/12141.html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在中美談判中為什麼要堅持某些基本原則?不僅僅是因為中國國家和國民發展的天賦權利,不僅僅是因為國家和民族的尊嚴,而且還因為美方許多期望、主張本身就背離客觀經濟規律且自相矛盾。

    梅新育  201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