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鴻:香港發展靠政治爭執?

2017-03-07
陳文鴻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
 
AAA

luena.jpg
筆者認為香港不能只看政治爭執,而要重視發展,以及同內地與國際的關係。(大公報資料圖片)

香港社會的發展是靠甚麼呢?是靠坐食山崩地花盡上一、兩代人辛勤努力積下來的萬億元儲備?抑或是靠關着門以為憑本地資源和力量還可有發展?

亞洲金融危機、沙士疫症顯示出若不是內地旅客的個人遊,香港經濟會大大的衰落。其後的十多年,香港的繁榮與發展也是靠內地旅客帶來的消費需求、內地貪官在港洗錢,和因內地發展因素帶來經濟人才、貨運與投資的利益。若剝奪了內地因素,香港經濟必然崩潰。而近年抗拒內地、排斥內地,香港經濟也逐步走下坡,航運量已從全球首位降至第五位,消費逐年減少,經濟增長處於低水平。與內地周邊城市如深圳、廣州、佛山之快速增長相比,香港回歸後明顯是在倒退。倒退不因回歸,而是因香港與珠三角等內地的經濟合作從增長走向減緩,與回歸前的發展趨勢背道而馳。

政客解釋是內地因素破壞香港,實際是香港建立在內地因素上的優勢被香港的政治破壞。而這破壞,除了一連串政治性的反政府示威,還有意圖奪權的佔中、旺角暴亂乃至公開宣揚港獨,已是正面衝擊一國兩制,而精英的人心變化更深遠地把破壞延續。暴亂不成,港獨不成,便轉入地下。今屆特首參選人提政改便見其影響。或者當選的特首還遵守一國兩制,但實際施政會怎樣呢?

無論是政改或23條立法,香港參政者只看表面的政治爭執,也主要是與中央政府攻防,沒有香港在中國之內發展的主張與規劃!

五月中旬北京將召開一帶一路的高峰會議,習主席主持,至少十多二十國的元首參與。俄德英的元首將會出席,美國總統也在被邀之列。這應該是一帶一路倡導提出三年多來的一個大總結、大提升,也應該反映在中國政府將全面推展習近平主導的世紀大戰略。

作為中國最國際化城市的香港,會怎樣響應呢?還是讓反中反共的政治思潮主宰着媒體和政府決策,對國家的大戰略不聞不問,甚或堅決抗拒。連梁振英政府提出一百個獎學金的計劃也似在政治壓力下夭折。當美國的國際大戰略只是對付中國,不會幫香港發展,也不會邀請香港加入任何美國主導的經濟組織,例如奧巴馬時代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美國不理會香港,香港卻不理會國家的大戰略,這便是自我製造出愁困圍城的愚蠢。不願工作的年輕人只望坐吃儲備,以反對發展、反對國家來企圖吃議員的政治飯,整個社會、政府與企業是否也甘願被他們綁架呢?

我擔心的是,像今屆特首選舉的所謂政綱中,無論是政治、經濟、社會、民生都是只看眼前,局限於香港內。既沒有甚麼中長期發展規劃,也不明白香港可能關着門坐吃山崩地自顧自生活。政綱不提發展、不提遠景、不談與內地及世界關係,更連觸動世界格局轉變的一帶一路戰略也不顧。雖說是地方政府,但香港不是尖沙咀,而是世界城市,在國防外交外還有對外貿易等。沒有世界觀的特首,是香港之福嗎?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灼見名家,獲作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政府需要向市民提供信心,包括提出未來數年對經濟產業和企業的支持,包括提升政府在產業政策方面的支持和投放,以及繼續採取措施,例如到外國遊說、爭取外國商界認同和支持,維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及引入新資金到香港投資、開設職位,帶領香港進一步經濟轉型。

    蔣彥亮  2019-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