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亞非:中美兩國是世界和平與經濟增長之關鍵

2017-03-11
何亞非
外交部前副部長
 
AAA

cnusa.jpg

特朗普政府上台僅一個半月,全世界就領教了美國外交政策的諸多意外。一些人因此擔心中美關係可能惡化,而這一關係無疑是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其利害攸關不僅影響兩國的長期利益,也繫乎世界和平與全球經濟增長的前景。

儘管近來人們的預期頗為悲觀,但在兩國的交流與磋商當中也有強烈跡象表明一個良好的開端有望出現。

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演講中所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中美關係亦如此,既面臨著巨大的機遇,也面臨嚴峻的挑戰。

當然,最有意義的事件是2月10日習近平與美國總統進行電話交談。兩位領導人都重申,他們決心在“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基礎上拓展兩國合作,成為在雙邊及全球範圍內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的良好合作夥伴。

特朗普總統強調,美國政府將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因為它是美中關係重要的政治基礎。特朗普總統在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最近的會面中重申了上述積極表態。

我並不以為中美關係自此會一帆風順。我想說明的是,兩國都認識到了更好的雙邊關係對世界和平與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性。這確是一個堅實的開端。

誠然,與美國其他外交政策一樣,特朗普總統的對華政策仍在變化之中,需要一定時間成型,但基本輪廓已然可見。這裡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方面:

首先,一個最基本的認識就是中國和美國這兩個當今世界強國需要合作而不是對抗。在許多領域,尤其是維護世界特別是亞洲地區和平,以及促進兩國和全球經濟的增長方面,兩國的國家利益是趨同或者是相當接近的。

其次,經濟合作與貿易摩擦可能會同時增加,因為美國新政府的重點是通過“買美國產品,僱美國人”,通過其雄心勃勃的基礎設施改造計劃,從貿易夥伴那裡獲取更多經濟利益。這將給它的主要貿易夥伴中國帶來挑戰,同時也帶來機遇。

第三,在雙方交往當中,意識形態界限可能暫時模糊(最終還會重現),但美國新政府繼續以自己的方式增強地區軍力和實際部署,實施亞太“再平衡”,將使地緣政治糾葛變得突出。隨著美國開始執行在韓國部署“薩德”的決定,並鼓勵日本及其他盟國繼續制造與中國之間的潛在沖突,地區安全形勢將變得更加複雜、更加充滿風險。

第四,兩國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方面必須作出調整,以應對全球化浪潮的變化和美國在氣候變化等全球治理領域內的立場重塑。

總之,有了好的開端,有了雙邊關係朝正確方向發展的強烈跡象,兩國應該做些什麼才能見到成效呢?這裡有幾點建議:

1、必須加強對中方提出的按“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原則發展中美關係的戰略理解。尊重彼此核心利益是這種理解的中心,為此中國反複強調,它的立場是“一中政策”不可談判。同時,當此複雜動蕩時期,雙方在各領域的同期行動必須使雙邊關係保持平穩。雙方達成什麼樣的戰略共識,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兩國能否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它指的是現存大國與崛起大國為解決它們之間的衝突通常會訴諸戰爭。我們希望並相信,美國和中國有足夠的政治智慧證明這一理論是錯的。事實上,正如習近平主席的洞見,太平洋有足夠空間讓中國和美國繁榮並且和平共處。

2、幾十年來,經濟上的相互依賴與合作一直是中美關係的基礎,它讓兩國受益。這一活生生的事實,在特朗普政府實踐其“美國優先”政策,試圖達成、修改包括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在內的美中貿易協定與安排時需要牢記。

與自由貿易投資的長期利益相比,短期好處(如果有的話)應該仔細權衡。

要減少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我們首先應當全面了解順差的去向。美國在華企業是從中受益的,包括美國在內的為中國最終產品供應元件的諸多國家分享了大部分順差。“就業流失”也一樣。美國經濟學家的研究顯示,八成以上就業流失的直接原因是技術革命。簡言之,是機器代替了工人。

美國還可以擴大和增加對華出口,包括決定向中國出售剩餘頁岩氣和石油,取消對中國的軍民兩用產品銷售禁令。

一些調整是必要的,但兩國之間經濟合作與雙向自由貿易投資的大方向必須保持不變。

3、為從兩國共同戰略利益出發維護世界和平,美中兩國責無旁貸地應共同努力,為亞太特別是東亞地區制定一個新的安全框架。過分依賴針對第三方的軍事聯盟並不能為所有人提供充分的安全保障,只有新的合作與集體安全安排才能實現這一目的。

對中國提出的、被眾多國家接受的這一新安全觀,應當給予更加嚴肅認真的考慮。

就這一點來說,如何化解朝鮮半島核危機和日益緊張的局勢對兩國至關重要。任何對朝鮮的設施進行外科手術式打擊的建議都無異於點燃戰爭導火索,我們不應允許有戰爭發生。中國不會接受一個擁核的朝鮮半島,也不會容忍任何引起另一場戰爭的行為。按照同樣邏輯,在韓國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是中國完全不能接受的。華盛頓和首爾應該重新考慮這種魯莽的、破壞該地區脆弱的戰略平衡的舉動。我們必須密切合作,繼續通過和平的政治談判尋求適當的解決方案。

作為大國,美國和中國確實負有《聯合國憲章》所闡明的特殊責任,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全。在當今全球化時代,這種責任也包括應對經濟和其他方面的挑戰,為此兩國之間的合作關係必不可少。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308/13288.html

 

延伸閱讀
  • 從貿易戰到肺炎疫情,中美關係達到近年來前所未有的冰點,受此影響,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正轉變對華態度,所有夾在其中的中國企業,恐怕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都無法安穩。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