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班多:中國不應把南韓當作敵人

2017-03-17
道格·班多(Doug Bandow)
卡托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AAA

CNKOREAA.jpg

近年最讓人吃驚的地緣政治變化之一莫過於南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升溫。但首爾作出加入“薩德”反導系統的決定,讓北京一氣之下將這種關係置於險境。美方決策者們眼下樂見中國把南韓再次推向美國。 

北京與南韓的關係一開始就不妙。美蘇在二戰結束時分裂了這個前日本殖民地,導致出現了兩個獨立國家。1950年6月,朝鮮的金日成挑起吞併南方的戰爭,但美國出手干預後,金氏政權搖搖欲墜,這時中國在莫斯科的支持下將它的軍隊投入戰爭。 

盡管1953年7月達成停戰協議,但真正的和平從未到來。冷戰期間,中國始終支持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直到1992年,中國和南韓才建立起外交關係。 

即便如此,中韓長期也是以經濟關係為主。朝鮮對它碩果僅存的盟友與南方握手言和深感不快,但它保留了與中國的政治上的關鍵聯繫。事實上,朝中關係是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負責,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雙邊關係中也擁有特殊利益,這種關係通常(也許不太準確)被形容為“唇齒相依”。 

今天,中國對韓國的貿易額已經超過美國和日本對韓國貿易的總和。而且政治關係也發生轉變。金日成、金正日和如今金正恩領導的平壤政府罔顧中國的建議和警告,實施核發展與導彈計劃,前二人還拒絕實行經濟改革。 

中國正不想在其邊境見到「動蕩與爭議」。北京多年來一直對這位愚蠢而有名無實的朋友不滿,近年中國與首爾的關係升溫。事實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會見南韓總統朴槿惠,但一次也沒見過朝鮮領導人金正恩。 

不過中國官員擔心,採取切斷能源與食品援助這類更強硬的措施,會促使朝鮮崩潰,引發的難民、衝突和核問題,這顯然會讓中國蒙受損失。更何況,南北統一有可能催生一個與美國結盟並有美軍駐紮的統一韓國,這正是66年前毛澤東的中國竭力阻止。 

出於對朝鮮好有可能具能力將核武器小型化並搭載在導彈上,南韓去年同意加入美國的反導系統,境內部署“薩德系統”(末段高空區域防禦)。北京譴責這一決定,擔心該系統也會針對中國。但中國的嚴厲譴責未能改變首爾的決定。 

所以中國現在把矛頭轉向兩國的商業和文化交流。中國禁止赴韓參團旅遊,限制在中國播放南韓電視節目和流行音樂MV。南韓流行組合的音樂會、粉絲與電視明星的見面會也被取消了。 

中國消費者在網上組織抵制韓國化妝品。樂天集團把土地賣給南韓政府用於部署“薩德”,中國黑客就攻擊樂天集團網站。中國媒體鼓動中國的電視台封殺韓國明星,以及把樂天趕出中國。一些暴徒還砸了現代汽車。 

無疑,這些行為讓民族主義者感到些許愜意,但它卻不會改變首爾的政策。中國官員肯定也不會在針對北京的類似活動面前屈服。南韓政治也許一團糟,但南韓同樣也是民族主義的。 

事實上,中國咄咄逼人的反應在南韓當前政治狀況下尤為短視。朴槿惠總統倒台,提前的總統選舉有可能導致左翼反對派掌權,或許一位左派總統會更願意改變朴槿惠的“薩德”決策。但那樣南韓就可能採取對朝鮮較為寬容的立場,譬如重新開放開城工業園區。 

況且,阻礙韓國文化出口,等於北京是在針對最可能希望與中國建立更密切關係的那部分南韓民眾。上年紀的南韓人更會記得美國在朝鮮戰爭及之後發揮的作用,沒有華盛頓的援助,南方早已被金日成的極權政權吞併了。 

而相比之下,南韓年輕一代是伴隨中國影響下成長的。他們適應這種變化,並從兩國日益緊密中的關係得到好處。在大眾層面中國正在趕上美國。 

但攻擊南韓人的方方面面(流行歌星關導彈防禦什麼事?),等於北京提醒它這個潛在朋友中國仍然是一個獨裁國家,個人選擇必須服從政治目的。取消旅遊團讓南韓付出經濟代價,但付代價的是南韓百姓,而不是政府官員。相反,讓中國遊客淹沒南韓,建立關係,給南韓撒錢,才更有可能讓中國贏得民心。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北京為抗議南韓部署“薩德”而發起的經濟報復行動,反而正遂華盛頓願。美國決策者長期以來一直擔憂中國對韓國的經濟吸引,中國主動限制這層關係讓美國官員喜不自勝。 

說到底問題還是朝鮮。北京、首爾、華盛頓應制定一致方案,推動朝鮮的無核化,在施加更大壓力的同時為後者提供更多安全感。這是有可能產生積極後果的唯一策略。 

同時,中國應該重新考慮其丟棄(南韓)這個新朋友的於己不利之戰略。中韓理應攜手促進地區穩定與和平,雙方啟動合作越快越好。 

 

原文刊於「中美聚焦」,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309/13323.html 

延伸閱讀
  • 西班牙一句諺語說到:「旅行者啊,前頭沒有路,路是人走出來的」。中美關係的未來之路何嘗不是如此呢?歷史無法提供答案,穿過「無知與狹隘的高牆」,才是中美關係的希望之路。

    周德武  201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