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華德·斯托弗:與中國為敵 美國錯選對手

2017-03-24
霍華德·斯托弗(Howard Stoffer)
紐黑文大學國家安全部副教授
 
AAA

cn1.jpg

雖然美國的軍費支出已經超過中國、俄羅斯等後面七個國家的總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宣布,他正尋求為美軍增加540億美元(預算)。增加這些軍事預算拿來做什麼呢?也許是要用更多的坦克、飛機、航母去打另一場常規戰爭。但這似乎又不合邏輯,因為美國的真正對手仍然是國際恐怖組織,而它們既沒有固定的軍隊,也沒有標準的常規軍事裝備。擁有常規軍事力量的潛在對手是俄羅斯、中國、朝鮮和伊朗。如果特朗普把俄羅斯的威脅排除在外(這有可能是錯的),那麼我們未來的主要對手似乎就是中國了。 

2016年中國的(國防)開支大約為1.02萬億元人民幣,或1470億美元,而美國如果再增加540億美元的話,軍費支出將達到6030億美元。去年中國國防開支增加約7%,差不多是GDP的1.3%。即使我們料想那些公開的數據不準確、偏低,再給它增加1%,中國的支出也依然大大低於美國。中國經濟還在以6.5%的速度增長,這意味著它的軍費開支與GDP增長是同步的。同時,中國軍隊眼下的現代化建設會在長時間內讓北京沒有能力進行遠離海岸的大規模力量投射。 

那麼,為什麼特朗普總統要在貿易、匯率、地區影響力和遏制朝鮮方面與中國為敵呢?美國是最大單一經濟體,是增長最快的發達國家,對進口產品最為開放。作為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市場,美國的貿易失衡並不是國家負債的主要原因。中國對美國出售商品實際上增加了就業。中國並沒有偷走美國鋼鐵製造業或煤炭產業的就業,這些產業的競爭力江河日下是因為自動化,因為有更便宜的天然氣等替代能源。廉價的中國勞動密集型商品並沒有替代我們的出口。美國製造業經濟中的資本密集型技術部門(電信、製藥、半導體、機床、農用設備和工業化學品)並不受中國進口品的影響,而且它們還彌補了相當大一部分對華貿易逆差。 

中國經濟過去六年一直以兩位數增長,它已經試圖減少對出口的依賴並更加倚重自己廣闊的國內市場。中國還持有約1萬億美元美國國債,這讓它不可能去威脅購買了它大部分出口產品並養活了他們的美國經濟。 

與此同時,俄羅斯利用維基解密以信息為武器直接干擾和影響美國的大選,並一直在全球進行全面而持續的反美活動。上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去年12月驅逐了31名俄羅斯“外交官”。特朗普總統卻要求把國務院2018財年的預算削減37%,並撤除了該機構的高級職位,而它們正是美國首先利用外交接觸來應對威脅與挑戰的第一防線。 

為把多變而危險的朝鮮政權帶來的安全威脅降到最低,為維護亞洲地區的穩定,相比俄羅斯,美國更加需要中國。美國在聯合國同樣需要中國,因為中國支持聯合國在非洲的維和行動,並幫助在世界各國提升聯合國的價值。與其向一個希望蘇聯復活的領導人尋求友誼,美國更應該專注於與中國建立合作夥伴關係,以應對世界上最艱巨的挑戰。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原文刊於「中美聚焦」,原題:霍華德·斯托弗:錯誤的對手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320/13759.html



 

 

 

 

延伸閱讀
  • 西班牙一句諺語說到:「旅行者啊,前頭沒有路,路是人走出來的」。中美關係的未來之路何嘗不是如此呢?歷史無法提供答案,穿過「無知與狹隘的高牆」,才是中美關係的希望之路。

    周德武  201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