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香港在一帶一路的角色不只有金融

2017-05-18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ECON1.jpg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發言時說,「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計劃正在籌備中,有巨大的發展潛力,提供金融服務將會是香港的策略定位」,又說,「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是最自由的經濟體,享有一國兩制優勢,有專業人才能處理一帶一路跨境事務,令香港能發揮超級聯繫人的角色。香港可以滿足一帶一路的投融資需求,提供基礎設施建設所需的大量資金及融資渠道,亦有能力管理基礎建設工程,帶來高質素的基建。」 

這說法四平八穩,很難說有問題,屬泛泛之論。一帶一路可能是世界上促進區域合作及融合的最大平台,是對貿易聯通和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劑強心針。表面上,基礎建設等大項目貫穿其中,但金融合作卻是無形的血脈。習近平在高峰論壇的開幕式上說:「金融是現代經濟的血液,融資瓶頸是實現互聯互通的突出挑戰。中國要建立穩定、可持續、風險可控的金融保障體系,創新投資和融資模式,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建設多元化融資體系和多層次資本市場。」 

香港金融業發達,是全球最活躍的國際金融中心,近年更幾乎一支獨秀,金融服務業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由2004年的13%上升至2014年的17%。所以,香港要支援一帶一路倡議,在金融方面與中國大陸攜手落實一帶一路是不二之路。 

發展金融拉高貧富差距 受惠人口少 

不過,發展金融業也有不足。第一是金融業是高收入、專業性高的行業,金融服務業從業員多是高薪水的「天之驕子」,但他們人數少,金融服務業即使有多大發展,除了增加整體社會財富、拉高貧富差距外,受惠的就業人口極少。根據統計處2015年的數字,香港就業人數為三百八十二萬人,金融服務業是二十四萬左右,比例不足7%。何況,近年因為大量內地資金湧港,金融服務業還處於高速發展期,再多一支「一帶一路」的大補針,對香港整體發展未必全是好事。 

其次,香港是金融中心,新加坡也是,而且它比香港更有天時地利,因為「一路」上的東協國家,它們的一帶一路項目有六成最早出於新加坡,因為很多可提供項目融資的機構都在新加坡。 

我們看一帶一路,不能再沿用「只有金融」來投入「一帶一路」的平台。香港發揮作用地方還有很多,如分享城市管理的經驗、與內地企業合作拓展市場和提供法律服務和教育產業。 

可發揮城市管理經驗為他國「帶路」 

香港在城市管理方面經驗豐富,早在開埠後三十年,香港已是東亞城市建設的模範,日本明治維新時的岩倉使節團、孫中山和李光耀都對香港城市管理讚不絕口。即使是今天,香港的醫療、治安、衛生、民娛等經驗,還是東亞區首屈一指的,香港政府可以通過新設部門分享經驗,協助建設一帶一路的城市少走彎路。 

香港企業和內地企業有巨大的合作和互補空間,香港企業熟悉英語體系的實際操作環境。香港也有不少東南亞的成功商人,他們在當地有商業人脈。 

最後,香港的法律和仲裁中心可為參與一帶一路的各方提供法律諮詢、解決糾紛和仲裁等服務。教育產業是要建立區域教育樞杻地位,提升香港的競爭力。教育產業化是世界潮流,香港大學大專多,本地「少子化」問題,迫使香港要走教育國際化的道路,要吸納東南亞、南亞更多優質高材生到香港讀書,既可以增加經濟收入,培育人才爭強競爭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一直也認為中美貿易戰最後中國必可大勝而回,為何?因為西方國家需要中國,遠比中國需要西方更甚許多!

    汪敦敬  2019-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