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芷楓:泛民議員勿中離間計 教育撥款涉民生更迫切

2017-07-18
林芷楓
教育顧問
 
AAA

choi1.jpg
上次財委會會議,最終需腰斬。(文匯報資料圖片)

四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出乎市民意料之外,被高等法院裁定在宣誓司法覆核案敗訴。一石捲起千重浪,林鄭月娥開局與泛民極力建立的友好氣氛﹑努力營造的行政立法友好關係岌岌可危。

之後財委會會議上,主席陳健波評估認為會議無法聚焦議程,決定休會。最受事件直接影響的,莫過於教育界的一眾老師及莘莘學子。教育界對當中36億元撥款的審議進度焦急,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明確表示,如果教育撥款未能在休會前獲得通過,本地學校就未能在2017/18年度落實常設教席職位。不但影響學生和社會人士,還有許多的教師或剛完成教育課程的準教師,也將失去相關職位空缺。

多名教師需為工作煩惱

有從事教育工作的朋友,近日就大吐苦水。該名朋友任職小學教師,完成本學年工作後希望轉換工作環境。剛巧近日面試並獲錄取的另一間小學教席,正是因教育撥款而得以開設。該小學校長表示一旦撥款不獲通過,該新職位隨時「泡湯」,朋友恐怕要於新學年開始前,要再為新工作煩惱。

筆者朋友的經歷相信不是個別例子,而且受影響的不但是教育界,還影響林鄭月娥與泛民互動的佈局,讓林鄭與泛民同樣陷入兩難。DQ議員行動是梁振英前特首所策劃,林鄭月娥可說是「啞子吃黃蓮」。林鄭月娥假若劃清界線,可能被建制派視為支持這四名議員;她若支持梁振英做法,又會被視為「CY2.0」,使行政立法關係繼續梁特時期的撕裂。是故她目前只能把責任推向法院,以尊重法律和法院裁決為由含糊立場。

泛民的情況亦不好過,一旦泛民採取激烈行動癱瘓議會,教育撥款無法獲得通過,支持者中首當其衝的教育界必然出現反彈,對泛民口誅筆伐,一眾受影響的教師亦會出現怨氣。但泛民若一切如常地開會,又會被視為對同道中人的議員冷酷無情。

按照目前情況發展,若無法再加開會議,暑假前只餘下8小時可以審議教育撥款。而這8小時假若泛民作出不合作運動,會議必然流會。上周五財委會內,民主派議員接力質疑會議合法性,多次起哄擾攘。既然民主派已就合法性作了表態,相信要找一個下台階也需要一些技巧。

建制權鬥令市民成犧牲品

就此事件亦可看到,梁振英為首的鬥爭路線建制派,於議會中仍然陰魂不散。梁振英「樹倒卻未有猢猻散」,當日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涂謹申就批評會議本來可以順利進行,但建制派卻不斷用言論挑釁。建制派不但未有為教育撥款護航,反而扯林鄭政府的後腿,間接阻礙教育撥款審議,背後恐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梁振英早已被傳與林鄭月娥不和,以他為首的鬥爭派可說機關算盡。借褫奪議員席位一案,既可挑撥離間泛民與林鄭月娥政府間的合作關係,又可使她藉教育撥款項目爭取政績﹑營造民望的希望落空。建制派中的權鬥,結果受害的卻是普羅市民,教師﹑學生和家長都慘成犧牲品。

民主派議員就事件感到憤怒,要為事件作表態是情有可原,但所謂事有輕重緩急,實在不能意氣用事。現屆政府已盡了全力推動教育新資源方案,但還得寄望泛民合作。一旦撥款拉倒,泛民與政府長遠合作就難以樂觀,恐怕政界以致社會均會對政府及議會灰心。只有寄望民主派開會討論後能以民生為重,以行政立法和諧關係為重,作出明智的決定,但願暑假前餘下八小時可以通過教育撥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社會有必要知道連串示威行動的代價,大批示威者於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大樓內的消防、保安,以及通訊系統損毀嚴重,修復需時,有估計維修費用高達半億。

    吳永嘉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