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芷楓:浪漫的地區活動 -- 漂書

2017-08-03
林芷楓
教育顧問
 
AAA

BOOK1.jpg
(設計圖片 來源:網上圖片/文匯報資料圖片)

暑假來到,好久未試過像最近一樣忙,兩星期間帶小朋友到了書展,也去了兩次國內和海外交流團,在機場和會展出出入入,心思都放在年輕學生上。 

這陣子香港下雨下過不停,時而驟雨,時而傾盆大雨。難得回家的這些時間,都一直在恍神。幾次巴士漏了雨傘,又在便利店中丟了八達通,又因為趕著出席一個午飯時間臨時召開的緊急會議,在另一餐廳中匆忙離去而遺下外套。我都沒有馬上發現,直到過了好一陣子,想要用卻找不到這些東西才敲一敲腦袋,「太大意了」。我也沒有馬上展開搜索或打電話查問失物去向,太匆忙的日子,電話在,身份證明文件在,能先出境出席海外交流的會議是當下的要事。 

返港後大雨都落完了,陽光普照,慢慢整理好手頭上的工作,才走到巴士總站、便利店跟餐廳碰碰運氣。誰不知我的漫不經心居然遇上好運氣,雨傘、八達通跟外套都分別找到了。這年頭還有失而復得,路不拾遺這回事,也可能是因為都是不值錢的東西吧。意外的失而復得造就了整個星期的好心情。感覺離港數天後,整個香港怎麼頓時變得如此親切友好呢?若這些大意的遺失物品換成誠懇而不經意的傳達信物,是不是可以在這個城市推廣漂書漂物,或是隨便放下帶著勵志語句的公仔,留待有緣人拾得物品? 

女神Emma Watson 早前就響應Books on the Underground的號召,把書本藏在倫敦地下鐵站內的角落,等待有緣人尋得寶書。漂書,指書友們在書本貼上特定的標籤放到公共場所「放漂」,供有緣人閱讀。而有緣人漂得書本之後,可跟從標籤上的指示,以相同的方式將漂得的書再次放漂。許多社區組織和區議員都逐漸推廣設立社區書櫃,鼓勵推廣閱讀文化。最近就有區議員在地區展開漂書活動,讓區內居民可以把家中的藏書拿出來與別人分享。 

漂書毫不拖泥帶水、乾淨利落,又做到共享資源,最重要的是,不少書本看完一次就擱在書櫃,能夠與區內的年輕人和小朋友分享,既可提升人文素質,也可以有效循環資源。隨緣樂助,又可分享知識和擴展精神空間的意義。陌生人之間的相處多了一個浪漫的相知相識的溝通方式,而又維持人與人之間溝通的獨立性。出席完一連串的交流後,更有感認識新朋友雖好,遇上志趣相投的人難得,但興趣若廣泛而不專一,倒繼續需要與極多人進行不同而頻繁的交流。 

而回港後,把遊走天下的見聞與朋友交流,拿著漂回來的書,坐在最愛的電影中心消磨一個下午,外面下多大的雨,也感到一份安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買書買了50年,藏書數以萬計,是時候放手了。這幾年一直在和「斷、捨、離」拔河,拉拉扯扯沒法處理掉一屋舊書,最近決定狠心切割。

    鄭明仁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