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半年後的黃之鋒

2017-08-18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JOSHUA1A.jpg
(大公報資料圖片)

2014年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案覆核在17日判刑,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和常委羅冠聰被上訴庭判監6至8個月。上訴庭法官潘兆初表示,本案情節嚴重,3人不能指法庭的判刑壓縮他們依法示威、集會或言論自由的空間。而根據《立法會條例》,任何人士因任何罪行被判刑期超逾3個月,立法會選舉在其被定罪的日期後5年內舉行,都喪失在選舉中參選及當選的資格。換言之,黃之鋒等人若往後上訴或減刑不成功,都不能參加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

這一次,黃之鋒等人終於碰到鐵板,他們本來可做叻仔傳人,卻玩砸了一個民主派玩了三十多年的遊戲。

怎說?

自八九年後,香港「民主派」一直在玩一個又打又鬧又有糖吃、皆大歡喜的遊戲。遊戲最重要的是「鬥而不破」:口號可以喊得聲嘶力竭,表情可以做得慷慨就義,但行動卻只有也只能是遊行示威、遊行示威和遊行示威,口術和表情就是所有的表演。

已故的司徒華是此道老手,他控制着道德利器支聯會,每年招一次魂,卻從來不會落實支聯會的主張: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因為司徒華知己知彼,明白邊界在哪裡,才能玩鬥而不破。

五年前,黃之鋒因推倒國民教育而竪子成名,五年來,他都是在精人出口,等笨人出手,也混得名成利就,成歐美大學寵兒,淋漓盡致地表現了港式的叻仔文化。

他在2014年12月玩過一次絕食時,我以為他已體會了如何「鬥而不破」。那一次黃之鋒聲稱無限期絕食,此舉充滿計算,我正想看他如何脫身。歷史上,餓極食樹皮,易子相食的記載說明人一旦饑餓,是何等的不理性,要無限期絕食,黃之鋒需要多大勇氣和毅力啊。結果,他在沒有下台階的情況下,就匆匆回家,讓一群在搖旗吶喊的傳媒瞠目結舌,我當時判斷,黃之鋒深懂港人精叻文化,唾面自乾、食位甚準,不怕「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指責,是民主派來日的「可造」之材。

可惜,黃之鋒這一代還是道行不夠。他們生於安樂,物質豐盛,幾近飯來張口,沒有空調、沒有網絡便叫苦連天,他們的忍耐力和堅毅力都弱不禁風。但又不知天高地厚,碰巧是他們又個性張揚,一個個是小王子,小公主,喜歡把話說到盡,動不動就死有輕於鴻毛,話不投機就要生要死,他們沒有受過苦,把擁有的視為必然,所以不珍惜,所以以為什麼都皆可拋;沒有底線,以為什麼都可爭。

結果,國教玩成了、佔中玩大了,又玩自決、港獨、最後還失控,暴亂了,他們以為大人們每事都會對他們留有餘地,所以也才有羅冠聰那句表達「玩大了原來要罰」的幼稚話(法庭有否想過阻嚇了一整代想親手改革社會的年輕人?)

古語有云:童子操刀,其傷實多。這次童子也傷到自己了,半年後出獄的黃之鋒會發現他年紀還輕,但更大的舞台沒有了,他也沒有了利用價值,只能在街上叫囂,當他發現無肉可食時,下一站就是到台灣或美國讀書,不過,前提是美台朋友還記着他,這個可能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