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香港有可能成為翻版的韓國和台灣嗎?

2017-08-21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j1.jpg

上週,在律政司上訴之下,上訴庭重新判決衝擊立法會審議新界東北撥款案和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案,原本較輕的裁決均被推翻,兩案共16人需即時入獄,其中「雙學」的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尤為引人關注。不少意見均認為,牢獄生涯反而會進一步增加上述人等身上的光環,強化他們對年輕抗爭者的影響力及號召力,其中黃之鋒更將自己與韓國和台灣為爭取民主而身陷囹圄之人相提並論。那麼,香港又有可能成為翻版的韓國和台灣嗎?黃之鋒等人有可能成為香港的金大中、施明德嗎?筆者相信可能性微乎其微! 

首先,香港的政治環境不一樣。韓國和台灣當年的抗爭者是直接面對他們想要推翻的政權,而香港的黃之鋒等人所追求的,相信不是推翻中國大陸的政權,而是在香港實現他們所謂的真正的民主。但問題是,香港不過是一個地方政府,在重大的憲制問題上,香港政府並沒有多少發言權,真正能拍板的人在北京。只要北京不點頭,哪怕香港政府被黃之鋒等人推翻,他們的目的也不會實現,而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梁振英被他們搞得無法競逐連任,但香港的憲制有任何變化嗎? 

其次,香港的政治土壤不一樣。韓國和台灣都長年處於嚴峻的生存環境,韓國要面對朝鮮,台灣要面對大陸,時刻都可能遭遇滅頂之災。為了盡可能避免內部問題干擾政府處理外在的巨大威脅,當年韓國和台灣的政府都對民眾實施嚴格的管控,官民之間長期矛盾重重。在內憂外患之下,兩地的民眾也普遍更具有憂患意識和抗爭精神。而香港並沒有外在威脅,港英政府的管治也相對寬鬆得多,香港人長期處於穩定的環境之下,相比起政治,大部分人更關心如何過上更好的生活。 

第三,香港所處的國際環境不一樣。韓國和台灣的民主化過程中,美國是重要的推動者。如金大中曾被判死刑,但在美國的干預下改判無期徒刑;又如美麗島事件的審判,在美國的壓力下,施明德等人的裁決大大減輕。韓國和台灣之所以要向美國屈服,是因為美國是他們最重要的保護傘。黃之鋒等人的二次裁決公佈後,美國也不痛不癢地表達了反對意見,但中國會向美國屈服嗎?中央乾脆懶得回應,只由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發了一通聲明了事,然後就沒有下文了,兩國的態度更像是例行公事。 

最後,是香港的民主推動者不一樣。金大中和施明德等人是真正的民主鬥士,為了理想奮鬥終身,哪怕拋頭顱、灑熱血,也在所不惜。至於黃之鋒等人,表面上看起來勇猛無比,其實根本就是懦夫行徑。他們知道香港政府並不會將他們如何,才敢於屢屢作出激烈抗爭,既可博得好名聲,又不用付出多少代價。他們曾胯下海口聲稱自己是違法達義將會自首,結果確是想盡辦法抵賴拒不認罪,如此算計,如此缺乏勇氣和擔當,還自命民主鬥士,實在笑掉人的大牙,難以令人信任。 

綜上所述,香港並不具備客觀條件和恰當人選,因此無法成為韓國和台灣的翻版,黃之鋒等人自然也沒有可能成為香港的金大中、施明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高等法院上訴庭改判三名年輕的“佔中運動”領導者,包括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入獄;因其參與9·26“重奪公民廣場”分別被判處六至八個月監禁。從最開始,這三人及其他“佔中運動”領袖就一直堅稱,他們的行為是和平的公民抗命。

    龐俊怡  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