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政府應積極回應年青人訴求

2017-08-22
文武
學研社研究員
 
AAA

PROTEST1.jpg
大批年青人參與聲援入獄社運人士的遊行。(香港電台)

衝擊立法會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社運人士,及涉「重奪公民廣場」案的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被高院上訴庭改判入獄6個月至13個月。民陣等團體20日發起遊行,有兩萬多市民參加。政府當局有必要認真回應這些市民的訴求,尤其是年青人追求民主,希望建立更理想社會的願望,政府應細心聆聽。政府既已關閉了「違法達意」的激進抗爭之門,就應該考慮開啟另一扇和平溝通的門。 

兩萬多市民參加周日的遊行,遊行由民陣、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社民連、香港眾志、土地正義聯盟等團體發起,香港大學、中文大學、浸會大學、城市大學、嶺南大學、樹仁大學和珠海學院的學生會亦有到場。遊行隊伍由灣仔修頓球場至終審法院,以「反抗極權無罪」的黑色橫額牽頭,主要訴求是抗議律政司就刑期提出上訴,令16名社運人士入獄。 

年青人仍尊重司法 

在高院作出裁決後的這次遊行,雖然有部分人情緒十分激動,但遊行基本上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未出現過往常見的衝擊警察,遊行後包圍某處,或惡意阻塞交通,破壞公共設施的行為,這也可視為法庭裁決後的正面效果,對此,政府有必要作出正面回應。 

參與遊行的年青人,雖目的地是終審法庭門外,但主要的訴求是反對律政司的司法覆核,而非針對法官、法庭和法院,這說明年青人仍然保留着對司法的一種敬畏之心,他們並不反法,不盲目抗法,但反對政府以法律抑制年青人改變社會的嘗試。 

參與遊行的年青人中,有不少人對懷着一種失落的心情參與遊行,他們中有不少人,滿懷一腔熱情,對未來社會發展充滿理想,一心想用赤子之誠,改變社會,令香港變得更民主,政府的施政更能符合民意要求。這種赤純的熱情,未能令社會發生多少改變,這難免令人感到失望,也令年青人有失落感和無力感。 

違法達義行不通難免失落無力 

過去一段時間,有些「有識之士」提出了「違法達義」的口號,令一部分青年人誤以為這是可以改變社會的一條新的出路,不少青年人又再燃起一腔熱情,投入其中,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令香港發生一些改變。 

法庭的裁決,宣告「違法達義」此路不通,希望改變香港未來的青年們可能再次面臨迷惘的失落感。 

青年人對未來發展有憧憬,希望以自身的努力,改變香港,實現心中的理想。這是一種積極的力量,每個社會都需要年青人的這種力量去推動社會的發展。雖然年青人難免過於理想化,過於激進和急於求成,但不能因此而全面否定年青人的想法,政府有必要認真聆聽年青人的心聲,將年青人的熱情,引導至健康的軌道上,這樣社會才能保持健康有活力地發展。 

政府需更寬容積極展開溝通 

在年青人感到迷惘和失落之時,就會有些人從旁發出誤導性的聲音,慫恿年青人對抗、對立,甚至以更強烈的暴力行為發洩心中的不滿和被壓抑的情緒。政府要小心這些誤導年青人的聲音,要與這些人爭奪年青人。 

在遊行過後,政府當局發了一個簡單的聲明作為回應,大致表明了政府維護市民的言論、示威、集會等自由和權利的決心不變,以及再次重申律政司的檢控和上訴決定不存在任何政治考慮等。這種官式化的回應,猶如隔靴搔癢,顯然未能產生積極正面的作用。 

筆者認為,在這個時刻,政府須要以更大的勇氣,直接面對年青人,在堅守反對所謂的「違法達義」式的激進政治表達之外,也應該以更加寬容和積極的方式,敞開大門,與年青人溝通、對話,將年青人的熱情,引導入正軌,推動社會向前發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高等法院上訴庭改判三名年輕的“佔中運動”領導者,包括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入獄;因其參與9·26“重奪公民廣場”分別被判處六至八個月監禁。從最開始,這三人及其他“佔中運動”領袖就一直堅稱,他們的行為是和平的公民抗命。

    龐俊怡  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