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達:逼立軍令狀 23條立法

2017-09-11
劉仲達
資深媒體人
 
AAA

inde1.jpg
日前有團體到中大校園表明反「港獨」活動。(文匯報)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基於對北京的不信任,不少港人抗拒基本法23條立法,然而「港獨」沉渣泛起,特區政府束手無策,勢必逼中央施壓,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提交立法時間表。 

香港高等院校的民主牆風波持續發酵!中文大學民主牆上出現「港獨」海報,有內地生疑因不滿當中內容,撕去海報,引發衝突,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周豎峰以「支那」辱駡「反獨」的內地生;教育大學出現冷血「恭喜」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字條,城市大學亦出現針對蔡若蓮的冒犯標語。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孟子認為,人具有四端,即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這是與禽獸唯一差別。不管有多大的苦大仇深,多麼崇高的理想,不管對「紅色局長」有多大的不滿,多麼希望「來生不做中國人」,但如果連惻隱之心、是非之心也沒有,根本與禽獸無異。 

標語已超出言論自由底線 

事件發生之後,從特區政府到教育界,紛紛表示強烈譴責,民主黨也守住基本底線,發聲明慰問蔡若蓮,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侮辱死者的行為。然而以公平正義自命的公民黨,其黨魁楊岳橋卻表示,大學民主牆一向都是學生互相激辯之地,「有人貼上恭喜,不滿的人自然會在同一面牆上反擊,毋須校方操心」,若校方追究到底,勢必開創大學以言入罪的先河。 

言論自由有底線,這是個淺顯的道理,西方國家亦禁止納粹、反猶太的言論。不久前,兩位中國遊客在德國國會大廈外面拍照,使用了納粹姿勢致敬,馬上被警方拘捕。事件是非黑白本來很清楚,楊岳橋之流對張貼者沒有半句批評,反而擔憂「以言入罪」,荒唐之至。 

沒錯,民主牆是校方授權學生會自行管理,但問題是民主牆已經失控,出現泯滅人性的標語,突破底線,嚴重影響了大學聲譽,校方還能袖手旁觀嗎?校方如果不追查,任由這種惡毒言論蔓延,那才是最大的不負責任。 

政府有必要表明立場 

一些「公知」也冒似客觀地指出,社會氣氛敵我分明,少數人的憤怒凌駕理性,話鋒一轉,就稱「事件原本不必升溫至此,惟官員輪番發聲、高調譴責,反而挑動反對者情緒」,擔心事件令政府有藉口收窄大學自由空間。 

這完全是混帳邏輯。發生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高官如果還不出來亮明態度,還需要這樣的政府嗎?而把事件升溫歸咎於官員「挑動反對者情緒」,根本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 

對於民主牆事件,教育大學的態度鮮明,反之,中大校方對於民主牆的港獨標語,本來要求拆卸,在遭遇學生會抗議之後,卻作出妥協,承諾在未有共識之下,暫不拆除「宣獨」橫額。中大校長沈祖堯此前的公開信,雖然表明「港獨」違反基本法,也沒有任何措施,只是稱校園「不宜成為政治角力之所」。 

中央或促交23條立法時間表 

包容不等於縱容!過去幾年,個別大學的校方對於學生的激進乃至違法行為,一味採取放任、甚至討好態度,最終導致更加「無法無天」。周豎峰粗口橫飛、滿嘴噴糞,就是典型的例子。 

港獨違反基本法,違反憲法,但如今似乎沒有本地法例可以制裁。林鄭月娥雖然表示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憲政責任,但只「希望在任內創造條件展開立法工作」,擺明不想碰這個燙手山芋。 

中央政府對林鄭的苦衷也有所理解,習近平公開批評「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但仍沒有要求立軍令狀。如今港獨再起,勢必刺激中央政府的敏感神經,遲早要求林鄭提交立法時間表,而不只是虛無縹緲的「創造條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最近發生的自殺式襲警案顯示有孤狼和恐怖組織潛伏本港,伺機發動攻擊,當局有必要起草更嚴厲的23條立法。這些恐怖分子對公眾構成的威脅絕不能低估,立法和執法機關必須慎重考量這點。

    郭文緯  2021-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