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畫家黃配江

2017-09-28
 
AAA

小老畫家黃配江

文詩

 

黃配江,大約五呎二吋高,86歲,是個小老畫家,人稱黃伯,說話顛三倒四,節奏古怪。 

問人生哲學,他答:「我沒有框框。一有框框我就跑了。」說話如是,畫畫也如是。 

黃伯說,既然「點」對「線」、「心」對「肺」,那麼「點心」為什麼不可以叫 「線肺」?上課時,他問學生:「蘋果為什麼不可以是黑色,而且瘦長如豆角?」 

可是,細聽之下,他的冷笑話中卻夾雜了睿智的道理。玩笑不恭的性格,也造就了他放逸的毛筆下,不求形似,但景略意長的畫作。 

宣紙上,寥寥幾組彩色的線,成了樹椏,枝幹一致地倒向左邊——風來了! 

art2.jpg

再看另一幅,一條線突然急煞車般勾了一個尖,再打個小小的圈——就是鼻子;往下再繞一個小扁圈,成了咀,是個男人的側面,然後一暈嫣紅變成他的外套。 背後遠遠的山巒,也就幾條線。 

也有整幅畫遠近都是山,看那茂林綿密不斷的筆觸,中間小小的屋,沒有激盪,卻勝在意境。 

黃配江手下的線條雖然走勢粗幼不定﹐卻不浮躁, 彷彿看見畫家的手腕與指間,興之所至地搓來、轉去,一筆一劃都在自然流動。 

多年來,黃配江始終堅持自己「沒有風格」,但如果硬要形容他的作品,就在空間、節奏:一個「活」字。 

art1.jpg

他說,畫畫時不會事先仔細安排格局,而是任由第一筆延伸至第二筆,由第二筆衍生第三筆,如此發展,心思從一個普通的圓,聯想到太陽、宇宙……乃至星球的生老病死……其時,一幅畫已經「自己把自己完成了」。 

黃配江從小喜歡畫,年少時隨家人從澳門來香港定居,住到長洲,總往山丘上跑,畫山、畫水、畫樹、畫船。  

畫家說家裡不富裕,沒能負擔正規的藝術學院或請名師教導,但他說這沒窒礙他的學習,反而讓他領悟到畫畫的根本:不是不注重基本功,而是不被因循憋死。學會了以後,就把規矩都「且學且遺忘」, 回歸內在的感覺,找回小孩的率性。 

「其實每個人生來都會畫畫,只是你不相信自己。所以你就去跟人家學,別人於是給你看『大人畫』,你就學了畫『大人東西』,有了知識,扔掉了感覺。小孩畫的是『感性畫』,他覺得太陽是怎樣就是怎樣,憑的是感覺,沒有對錯。」 

art3.jpg

從廿多歲開始以畫畫為事業,除了賺錢糊口的「行貨畫」,黃配江大半生就漫遊於他所謂「感性色彩」之中,先是水彩,再涉足油畫,繼而水墨彩墨,也習書法。這本畫冊收錄的正是畫家過去二三十年間的部份作品 。 

黃配江欣賞李後主的詞,常唸「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許是早意識到人生苦短。 所以,問他追求的是什麼,他笑說沒有,只專注一件喜歡做的事,「時間都拿來畫畫、畫畫、畫畫、畫畫⋯⋯」 

黃伯至今還是住在島嶼上,每天寫寫畫畫。家裡狹小,不時打開大門通風透氣,間或有貓跑進跑出。 

art4.jp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數碼化」和「產業化」正正是提升整個文化藝術生態環境的突破口。
    在不同的文化藝術和創意產業的範疇上,一直有不少人在香港這片獨特的文化土壤上,創出一番文化藝術的成就。筆者相信,只要以大灣區為切入點,善用創新科技,開拓內地市場,注入更多市場化的活力,香港必能在國際文化舞台上,再佔一席,說好中國故事。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