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在國慶節論「港盲」

2017-09-29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chinaa.jpg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八周年。

六十八年,彈指一揮間,中國從一個人口龐大、落後捱打、八成文盲的貧窮農業國,躍身成全球GDP第二、文盲率不足5%、全世界工程師、理科博士最多,也是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

特別是最近十年,每次回內地講學、訪問,都會感到各地變化之大,用滄海桑田、日新月異來形容,毫不為過。但奇怪的是,當我回到香港,和同事、學生們聊天時,卻發現他們不少人對中國的變化不聞不問,或冷嘲熱諷,有的還停留在1989,有的又妄自專大,我統稱他們為「反中港盲」,簡稱「港盲」(包括了部份港人和媒體)。

好像歷史就停在哪裡不動,在「港盲」心中,中國「極權」的本質不變,變強變富反是壞事。中國不管變成怎樣,還是那個1989年的中國,因為沒有「真民主」,中國越強,對世界的威脅越大,而香港人首當其衝,現在又失去了英國人的保護。他們有些人明知「反中」沒有出路,卻依然鼓動其他人去反,並附和美日的「中國威脅論」,甚至期望中國會像蘇聯那樣解體。

「港盲」不願意或不敢面對真實的中國和世界現狀,所以「強國」一個貶義詞,「支那」成了常用詞,中國成為他們仇恨和攻擊的對象。如果中國真的像他們想像的那樣,又怎能在國際的政經舞台上,越來越有話語權和主導性呢?

「港盲」的弱點在懶,他們學歷不低,但一碰到中國,便道聽途說,然後加點政客式的貧嘴包裝,就當成是自己的政見。連所謂「學者」、「歷史學家」也是那樣。但他們的胡言亂語就讓更懶惰、更無知的媒體人、手機族青年拿來當教條傳播,形成一種虛假的聲勢。自從有了所謂「民主運動」,香港已變成一個在知識上不長進、高速失智,又愚而好自用的社會。

但「港盲」的「反中」談何容易?美國身體力行反了六十多年,結果呢?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近日指因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且將繼續在全球經濟中擴大重要性,「美中關係似乎正處於轉折點(at a bit of a pivot point),終要考慮建立下五十年的關係」。

日本呢?最近,日本精英階層雲集的Newspicks網站提出了以下觀點:「日本被『中國崩潰論』的觀點所束縛,進而無法正視真正的中國。」他們還創立了一個特集——「『中國崩潰論』的崩潰」,用數字和科學態度探討中國的未來。

所以,「港盲」在抱美日大腿前,要先看看主子的態度的改變。遺憾的是,「港盲」不愛學習,自足於一套自說自話價值觀,對這些新的論述自然是視而不見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