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修改議事規則是建制派當前首務

2017-09-29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labo1.jpg

立法會復會在即,有報道指建制派醞釀趁在泛民6名議員被取消資格的空檔,修改大會的議事規則,其中包括限制修正案數目以及點人數等安排。但有建制派人士卻擔心,立法會復會後將有多項重要的法案等待通過,在3月的補選前,未必會有足夠時間來審議修改議事規則。有意見亦指近日香港政治風波接二連三,如果再修改議事規則,隨時會引發更大的反彈和爭議,不利社會大和解云云。 

無疑,近日香港政局山風欲來,「一地兩檢」爭議、校園「港獨」事件、大學民主牆各種越界言論以至何君堯風波等,都令香港政局愈趨緊張對立。然而,如果因為怕惹起爭議而鳴金收兵,不利用現時有利時機修改議事規則。先不論這樣向泛民「示好」有沒有作用,就是從政治角度來看,修改議事規則是建制派的統一政綱及立場,大多數建制派人士都曾經在選舉政綱中提出修改議事規則、限制拉布。現在落實政綱的機會就在面前,如果建制派又以各種政治考慮而放棄機會。然則,建制派還如何向支持者交代?建制派的政治立場又在哪裡?因此,不論有任何考慮,建制派都沒有理由放過修改議事規則的機會,否則將較宋襄公更加愚蠢。 

從社會利益來看,拉布更是非限制不可。這不是說修改議事規則是為了不讓少數派發表意見,而是近年的事實已經說明,無目的、無止境、無限制的拉布已經成為香港社會的最大妨礙。試想在立法會,連財政預案、長者生活津貼以至各種關係經濟民生的撥款,都無一例外地在立法會遭到拉布,立法會的時間、官員的精力在議事廳內互相虛耗,還如何集中精力謀求發展?就如在立法會休會前夕的最後一次財委會,就因為拉布而令東涌新市鎮擴展等多項撥款未能審議,這個涉及4萬9千多個住宅單位的發展計劃,又無端的被延遲了幾個月的時間,香港還要虛擲多少光陰? 

拉布不能無止境無限制 

近年,社會積存不少怨氣,當中既有政制的原因,更多的是民生問題未有解決,但上屆梁振英政府難道看不到這些問題嗎?當然不是,但由於立法會長期陷入拉布、不合作,導致梁振英有力難施,自然難以政通人和。殷鑑不遠,新一屆政府更不能再重蹈覆轍。 

一些泛民人士不時以外國也有拉布為例子,認為以拉布作為政治手段無可厚非,但問題是,討價還價都要合理,拉布人士的要價,不是強人所難就是故意刁難,就如要求梁振英下台、要求政府取消「人大8.31決定」,等等,這些要價政府怎可能應允? 固然,以拉布作為表達政見甚至表達不滿的渠道沒有問題,但卻不能無止境、無限制,修改議事規則不是要阻止少數派發言,而是要將拉布制度化,既容許適當拉布,亦有限制,避免無止境的拉布令立法會空轉。 

其實,現時議事規則以及法庭判決,已經明確立法會主席剪布的權力,而現任主席亦更加積極地行使剪布的權力。但酌情權始終不是制度,修改議事規則就是要將拉布、剪布制度化。只要有制度規管,少數派可以繼續表達意見,亦可將對立法會運作、對政府施政的影響減至最低。建制派在修改議事規則的態度是明確的,現在更應將此作為當前首務,能趕在補選前進行自然最好,就算不能,以此作為補選的主要議題,亦是不錯,關鍵是必須一以貫之,態度明確,而不是因為一時的民意、一時的爭議就連自己的立場都可以擱置一旁,這只會令支持者失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