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財:從美國國旗下跪風波可見香港國歌法立法有其必要

2017-10-04
華德財
會計從業員
 
AAA

sonf1.jpg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狠批美式足球聯盟的球員比賽時不尊重國歌和國旗,風波不斷蔓延。由足球界伸延至籃球界,NBA總冠軍金州勇士不獲特朗普邀請到訪白宮,勒邦占士等球星紛紛炮轟總統,許多美國的美式足球運動員及籃球員於開賽前對國旗下跪,至於觀眾以支持者略多,但也有不少人反對。反對者有人對賽場中的球員報以噓聲,更有人燒毀原先收藏的相關球星球衣。美國民眾及社會亦因此事而走向撕裂。 

許多人把事件歸咎於特朗普總統的火爆性格,其性格固然是風波的導火線。下跪原先只是表達對種族歧視的不滿,是否不愛國有討論的空間,特朗普將這一事件上升到了愛國的高度,措辭強硬得火上加油。但無可否認,美國沒有刑事性的國旗法亦是問題的原因之一,今次事件是曝露了帶來的惡果。 

美國旗法無懲罰規定

美國《國旗法》之301款國歌具體規定:在演唱國歌時,如果有國旗展現(例如升旗),穿制服的軍人要行軍禮,其他所有人應該面向國旗立正,右手放在心口上致意。如果沒有國旗展現,所有的人應該面向音樂方向致意。但是,美國《國旗法》雖然是聯邦法規,如果民眾違法,並無任何懲罰規定,特朗普總統也只能督促球隊班主解僱違規的球員。社會對此並未有形成較一致的共識,從而引發了這場風波,並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中國早已有刑事性的《國旗法》,而最近《國歌法》也開始實施,一定程度就避免了美國的爭議,也遏止了有人借法對國旗﹑國歌去表達政治立場。國旗﹑國歌均是一個國家的尊嚴象徵,並非代表某一政黨或政治立場,故此透過反對國旗﹑國歌用作表達政治立場並不應該鼓勵。香港有反共﹑本土派的球迷曾噓中國國歌,就為本地足球運動帶來了政治陰影,其中在2015年世界盃外圍賽,香港足球總會更因此被罰款4萬港元。最近全國人大常委會剛通過的《國歌法》將會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成為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特首林鄭月娥就稱會按照《國旗法》先例,透過本地立法處理。

實施國歌法需經過充份諮詢

有泛民主派就認為,香港的國歌法應盡量寬鬆及非刑事化。但美國的國歌及國旗法法例相當寬鬆最近既然已現出問題,可見不宜照搬;但訂立得嚴謹,又可能限制了市民的創作和表達自由,甚至激起民意反彈,把本意是好的立法變成與市民對立的層面。透過法律,能賦予一套統一客觀的標準去制約市民就相關問題的操守,若單靠輿論去制約未免過份主觀。今次特朗普批評球星的國旗事件中,民眾較偏向同情一眾美國球星,但美國體操選手加布麗埃勒·道格拉斯就曾於巴西奧運會頒獎儀式上作同樣事宜,沒有按規定在奏國歌時手按左胸及面向國旗,卻在國內輿論引起差不多一面倒批評﹑最終在贊助商取消合約的威脅下道歉。雖然如此,不依賴輿論不等於漠視民意。政府於訂立國歌法前有必要充份諮詢民意,訂立一個能獲普遍市民接受的法律鬆緊程度,往後執法才能「路路暢通」。 

近年有小部份激進份子利用國歌去批評內地人,因而多了意見認為有必要透過國歌法應阻塞這些漏洞,使其負上一定法律後果。筆者對此方向大致認同,但法律不外乎人情,假若不是中港矛盾劇烈,政府無力紓解,又何以會引起這些發洩的手段呢? 回歸之初梁國雄等激進示威人士曾以焚燒國旗形式表達不滿,經警方以國旗法執法後,近年此做法於社運界已幾近絕跡,而改用其他示威手法去宣洩及表達訴求。可見示威者多數只求表達意見,並非有意挑戰法律,故有關立法不宜矯枉過正。香港目前並未出現美國的撕裂局面,加上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後社會氣氛變得和諧,各方人士絕對可以就立法「有偈傾」,慢慢尋求共識,毋須操之過急地立法。立法並不一定與自由成對立,只要能以清楚的條文去界定犯事的定義,達到無枉無縱,自然能為市民所接受,維持社會的和諧氣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