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冊:逆權之後的南柯一夢

2017-10-13
言冊
文化工作者
 
AAA

taxi1.jpg
(《逆權司機》電影劇照)

一個飽受生活壓迫的的士司機,為了賺房租去搶生意,怎知引來一連串意想不到的衝擊。在戲院看《逆權司機》時,不時聽到附近傳來飲泣聲,韓國光州市民在八十年代反抗獨裁軍政,為何會引出香港人這麼多眼淚呢?我旁邊坐著的幾名年輕女生,都是學生模樣,電影演到軍人毆打平民、男大學生要下樓幫忙時,就開始情緒激動;到底她們看的是螢幕畫面,還是腦內回憶呢? 

從小人物角度出發,描述政治動蕩、時勢混亂的大時代,向來是電影的慣用手法;這樣觀眾才會產生投入感,不會覺得事情離自己九萬丈遠。戲中單親爸爸沒有遠大志向,也不關心政局,一心一意不讓人阻他搵食,正好道出任何國家的大部分小市民心聲。這種只關心自己和家人生活的想法最普遍真實,香港地的升斗市民何嘗不是。 

劇中主角到了光州,逐漸嗅到危險氣息,三番四次想逃離,甚至差點喪命於暗巷之內。心驚膽顫過後終於離開那地方,但在一碗麵的時間後,他回頭折返。有什麼驅使他違背幼女的盼望,偏向虎山行?老實說,不是什麼民主大義,不是自由人權這些大道理,大叔在意的,其實是在麵館內那些對話。自己明明知道真相,卻聽到旁人誤信謊言,無辜的人受到誣陷,更何況他受過這些人的恩惠,出於良心的責備,他改變決定。試想想大家從小到大,有沒有過類似經歷?心中會否覺得委屈?能夠促使一個普通人去冒險,說到底不過是良心。 

大叔感謝光州幾個朋友的一路協助,回到光州竟發現那位年輕小伙為了大義而犧牲,當場帶來無窮震撼。就算不懂大道理,他也要完成年輕人用命換來的任務。最終他們成功了,然而電影卻在結尾寫下一個反高潮,大叔不願意德國記者再找到自己,內心無非是怕再惹禍上身,才故意留下假聯絡方式。正好提醒大家,衝動熱情過後,大叔還是回歸到小人物身份,就像角色扮演的完結。當然他的內心有了一顆種子,只是那種子未必再發芽了。 

但也許不定哪天,種子得到良心灌溉,終將以燎原之勢茁壯成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創意產業日新月異,電影應該嘗試以新的模式運行,從而尋找新的商機,傳統電影界無須視OTT市場為敵,相反,與其合作更具創新性,這樣藝術與科技才能在新時代下共榮。

    政策‧正察  2020-09-28